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武侠修真 -> 华山女剑神-> 301.风雨铸剑城8

301.风雨铸剑城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纯粹的白。

    绚烂的红。

    无穷的冰雾与烈火纠缠。

    空气,海水,甚至火焰,这一切都被冻结,而又在下一刻,复被烈火消融,冷与热,冻结与融化交替轮回,席卷十方。

    岸边,万水成涛汹涌,已吞没了岸上数丈之地,月牙湾的百船晃动,像是随时会翻转沉没,船上的人也从初时的好奇观望,过度到了跳船逃生的阶段,一个个发足劲儿上岸而来。

    而岸上。

    城门下,城楼上。

    聚来者已不少,还有更多的人正在汇聚来。

    有披甲戴盔之人,有粗布麻衣却气势俨然者,也有形体枯槁年老持杖唯有眼神锐利者。

    还有城主欧百炼,他站定在城楼上,左右有两名老者并列,更左更右,以及身后,还有多名甲士。

    全都盯住那处战场,关切战局。

    城门下。

    当那个怒喝的女子声音出现,明月天双眼蓦地睁大。

    双肩颤抖,身上在逸散出寒气,低低嘶吼着:“是她……幽星,一定是她!”

    “我知道是她……姐姐,有老祖在,我们先忍耐,不要妄动!”

    凌珊出声提醒,说话时,自己则闭上眼睛,屏气凝神,但一只手已搭在剑柄上,经脉之间,真气奔腾如海。

    气,蓄势待发,而剑,光寒在即。

    无论凌珊,还是明月天,心里身外,此刻皆盈动着三分冲动,如箭在弦,一触即发。

    那个声音,

    哪怕气急败坏,也如此渺渺空灵,如世外天女,如此地……令人难以忘却。

    十年不忘。

    若说,在万莲岛首次正面对上之前,她们对青龙门的仇,更多是单纯地因为昔日师父毕生所憾而视寇仇,相对空泛,那么对她,这个师父之所以消逝的直接凶手——缥缈天姥的恨,则是切身体会的。

    当初近一个月从蜀地到中原的追杀,映像有多深刻,时至今日的怨与愤,便有多浓厚。

    往后十年日夜轮转不休的冰火之劫,痛苦有多难耐,时至今日的怒与恨,便有多强烈。

    但现在,不是暴起发作的时候。

    她们需要做的,只有一个,忍千般心绪,静待结果,争取获得机会,去做最后一根稻草,压倒骆驼,以及……

    提醒!

    提醒老祖要有狮子搏兔的决心,千万别抱着只是帮忙,成可,不成亦可的随便心态,免得一不留神,反让人跑了。

    ——

    海面上。

    无极老祖凌空虚度!

    本是洒脱游戏的脸色,三分阴沉。

    她在这个红衣女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力量。

    曾经求而不得的力量。

    那股寒力。

    太阴。

    并非随便一股热力,便是太阳,也并不是随便一股冰寒,便是太阴的。

    但眼前的寒气来由,恰是!

    白潮是一股极寒之气形成的冰雾,而这股极寒之气,是太阴的一种表现方式,究其本质,还是太阴之力。

    太极可由太阴与太阳化生而出。

    但武当山的太极,是一个已成系统已有结果的整体,在修习之时,已省去了最艰难的阴阳相合的步骤,能直通太极,故而武当山的太极,有阴阳之相,却又不分彼此,合而一体。

    而分化的太阴与太阳,九方神州之内,唯有百花谷一家,别无分号。

    至少目前为止,如此。

    这个女人忽然释放出的太阴本质,就像她身上那股极烈火力一般,虚浮无根,绝非自我修炼而成的。

    那火,是铸剑城的不灭圣火。

    那么太阴,又是何处来的太阴?她哪里来的太阴之力?

    是造化功何时外传了?

    或者,她是其他大陆之人,而那里,也有可成太阴太阳的绝学?

    “这是……”老祖在疑虑之间,欧神空声音低沉地说道:“哼!想开天门?先将圣火还来吧!”

    有他们这种层次,眼力是绝不会差的,这个女人的底细,早已看明白。

    她不是先天,甚至连天门都没有开。

    而能与先天纠缠,靠的是她对武道的理解。

    一种武道意境。

    武人从脱胎换骨开始,便有可能将精气神凝成一股武道意境,悟性越高天资越强,便越容易。

    而当这份意境足够强大,便能发挥出超越内功境界极限的威力。

    武道绝学,在武人大周天圆满之后,让人能继续以浅薄之力击败内功深厚者的几率,已急剧锐减,武学境界越往后,越是如此。

    而那时,以弱击强,成其后伪境,主要能依靠的,就是武道意境。

    但先天是一道天堑。

    理论上。

    只要开天门,便只差元神未成,武道意境、内功水准皆不会比先天差,算半个先天,故真实战力上几乎能比肩,就算最终不是对手,也能抗衡许久,但开天门之前,就算武道意境强悍,也是如何都不应该能抗衡先天的。

    偏偏她做到了。

    她对武道的理解,未必能比得上开天门的近道者,更别提先天闻道之人,但她必定已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路径,其道已明,若能再进,恐怕便不是只进一步,而是能连进两步了——

    一步开天门,一步虚空化神。

    到时,就算他们两人联手,固然取胜不难,但想要留下她的可能便不大了……就算能留下她,圣火被吸收炼化,留下她,又有何用?

    那么,在她成功前,阻止她,势成必然,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欧神空须眉怒张,加催十方火界,与冰火之力所成的双极气息之茧纠缠,想要压制,希望击散。

    暴烈之气弥漫,空气与大海被引燃,甚至引爆,气象恢弘,声势隆动。

    但对方气劲纠缠,如万年乌龟壳,哪怕摇摇欲坠,却始终坚守。

    “难!”

    老祖滞空观望,没有出手,先前一击,阻断对方逃生之路,剩下由欧神空自行解决便是,她目光如炬,冷静吐出一字。

    但这字难,不是说欧神空阻其成道难,而是说其成道难。

    对方的确在开天门,但就算他们二人从此刻开始坐视不理,她也极难成功,否则,自盗火之日至今这么多天,她早就可以试着突破,何必拖延至今?现在不过是随着自己的插手被逼到绝境,冒险一搏罢了。

    不过,老祖心中也有些好奇,现在看来,对方费尽心思盗取铸剑城圣火,目的显然是为成其武道,看她冰火齐身冲击天门,看来走的也是阴阳化一的路数,但又不同于张三丰的混元太极,也不同于自己的混沌无极,不知是怎样的武道。

    欧神空处事果决,只片刻,见强势压迫不成,眉头一皱,立即又改定策。

    只见漫天火光一收,尽汇掌间,然后,陡然间化作一道火柱,冲向敌人,融入圣火之中?;鸸庠居行蚱交旱囊荻北涞昧杪?,那冰与火守望互生消解互克的态势,登时失衡。

    圣火圣火,终究是铸剑城的圣火。

    远去或潜藏时便罢了,既然近在眼前,那么身为铸剑城的先天人,总有钳制、总有引导的方法。

    慢,但有效。

    ——

    这是在高手的交锋之中,所以他们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皆迅捷无比,各种念头转动,各种打击应对,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而到这时。

    城门下,

    凌珊提气高喊的声音方起:“老祖,那人就是缥缈天姥?!?

    方圆数里,声势隆隆。

    但因激战而神觉尽展的先天人听来,分外分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