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第五百九十章 直播年夜饭(下)

第五百九十章 直播年夜饭(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挪威海鳌虾的钳子非常小巧,冷不丁看上去就跟发育不良似得,不过味道却是货真价实没有一点折扣。

    林愁说,

    “海鳌虾的肉质要比青虾节虾等紧实一些,虾肉的香味也比较重,如果煮的稍久几秒,肉就会像胶皮一样难吃,我更希望大家吃到的是原汁原味的海鳌虾,所有煮的是七分熟,这时虾肉中的蛋白质还没有完全变性水份得到一定量的保存,口感十足?!?br />
    林愁咬了一口虾肉细细品味,紧致细腻,海味十足。

    他笑道,

    “嗯,我认为这是完美的七分熟,外面的虾肉洁白无瑕,中心部位有细细一缕‘糖心’,希望不要丢人...”

    他将虾肉被咬过的横截面在镜头前展示,“各位,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弹幕,

    “哇,我以前还以为七分熟就是夹生呢?!?br />
    “不一样不一样,那怎么能一样呢,眼见为虚入口为实,再离近点我咬一口尝尝再说!”

    “低调承包这一口虾肉?!?br />
    “↑↑↑休想!”

    柏小猫显然对盘子里那几只肚皮朝上的大螃蟹很感兴趣,

    “这个是叫鹾蟹?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把它们反着摆...这个姿势感觉好过分哦?!?br />
    林愁汗了一下,这姑娘关注点总有点奇奇怪怪的,

    “咳,肚皮朝上是为了好区分公母,脐部尖的就是公蟹,圆的就是母蟹,一目了然想吃哪个拿哪个?!?br />
    “鹾,读作qiàng,是盐的别称,意味咸味,从字面上理解,卤,就是卤水,差,就是公差,古代时候公差是抓人的,所以鹾蟹的意思就是用盐卤水把蟹的味道‘抓’出来,让它更鲜美?!?br />
    “鹾蟹是大灾变前舟山地区的特色烹饪方法,一份调料三份水,这个比例是严格限制不能改变的,变了,也就不是真正的鹾蟹了?!?br />
    “鹾蟹最主要的味道就来自于盐,有的人很喜欢三斤水一斤盐的比例来制作鹾蟹,完全不再放其他香料?!?br />
    “不过我在里面加了糖、醋、酒、花椒、辣椒等等,用的螃蟹是最常见的红膏梭子蟹和青蟹,这两种螃蟹都属于肉多丰满的类型,腌制了差不多四五个小时吧,四到二十四小时是鹾蟹最佳的食用时间,盐与各种味道会随着时间越来越重,依据个人口味,可以适当选择腌制时间?!?br />
    “生吃螃蟹活吃虾,鹾蟹是生制螃蟹比较简易又美味的做法,很家常,它与醉蟹的味道有很大的区别?!?br />
    林愁说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多,于是起身分蟹,每人一只,

    “咳咳,说多了说多了,大家吃啊,别看我?!?br />
    雷横看看碗里的螃蟹,忽然抬头,

    “我觉得听林老板讲这些菜的来历、味道、吃法,比吃菜本身更让人满足?!?br />
    “此言不虚?!?br />
    柏小猫皱眉看着碗里的螃蟹,这是一只比她两个巴掌放在一起还要大一倍的母梭子蟹,浑身晶亮散发着一种清鲜味,

    “生的哎...不过好像没有什么腥味?!?br />
    雷横很疼爱这个小丫头,亲自动手帮她将蟹壳掰开,

    “丫头,科研院可从来没有这种菜品,错过了可就不好找喽?!?br />
    柏小猫有点心惊胆战的用筷子戳了戳螃蟹,那模样很像是第一次看见整条鱼的小猫。

    “从来没吃过生的螃蟹,感觉有点奇怪,有点害怕?!?br />
    红膏蟹属于梭子蟹中的贵族,季节适合的时候,十只里面也只有三只左右会有红膏,价格比普通梭子蟹高出一半。

    四敞大开的蟹壳中心处满是红膏,颜色橙红,像是本身就在发光一般,映着火光时仿佛就变成了一团燃烧的烈焰会随时从蟹壳里一跃而出一般。

    柏小猫纠结的看着蟹膏,

    “好像果冻啊,到底要不要吃呢...想想就很可怕...”

    于是他瞪了林愁一眼,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林愁莫名其妙,心道这姑娘瞪我干啥?

    柏小猫终于夹起一筷蟹膏,颤颤巍巍犹如筷尖上升起一座锥形小山峰,她能用手感觉到这些蟹膏彼此绵连的吸力,看似脆弱,实则很有力度。

    蟹膏入口嫩滑、质感饱满,鲜美的滋味瞬间便在口腔内鼓荡起来,仿若有一场海上风暴在凝聚、成形,当真惊心动魄。

    林愁问了一句,“好吃么?”

    柏小猫一瞪眼,

    “好...唔...勉勉强强将就吧,当然要是你能让我抽一试管血的话,我可以在违背良心的基础上给你个五星好评?!?br />
    林愁微笑,

    “不用了,谢谢?!?br />
    “小气鬼?!?br />
    “至于这个杂拌海菜和生醉海胆就不说了,想必大家都是经常吃的,唔,在座的各位知道的,男人嘛,看见海胆不用说别的,吃就是了,尤其是生食,好着呢?!?br />
    秦武勇嘿嘿一笑,“雷老爷子,金老爷子,别人我不知道,您二位可一定得多吃啊?!?br />
    “哦?”

    “像您二位这种高端知识分子,子嗣后代想必会继承你们的头脑继续为基地市做出巨大贡献,海胆强精壮阳效果奇佳,包管二位常吃龙精虎猛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雷横一根螃蟹钳子丢在秦武勇脸上,

    “兔崽子,连老子的玩笑都开,老子的辈分都够做你爷爷了,什么子子孙孙无穷尽也?!?br />
    “哈哈哈~”

    众人笑成一团,气氛异?;独?。

    秦武勇指着一盘葱烧海参说,

    “这个我会做,是先用葱炸出葱油再炖的海参吧?”

    林愁很给面子的点头,

    “上好的食材毋须复杂的烹饪手法,海参是登岛时发现的那种红海参,这附近有很多,新鲜的红海参可以刺身,肉质非常弹牙但美中不足的是稍有涩味,用葱油烹饪是最好的去腥去涩手法,加上饱饱的汤汁在石锅里炖上几个小时,胶质渗出汤汁粘稠收干,就是最简单最实在的吃法?!?br />
    这是桌上最大的一个托盘,里面横着六条完整的巨大红海参,有成年人手臂长却像大腿一样粗,圆滚滚的。

    海参身上的每个棘刺都被完整的保留下来,厚实的肉质显现出黑褐色,并透着一点暗红,浓稠的汤汁在海参上缓缓流淌,仿佛镀上了一层融化的黑巧克力。

    秦武勇笑着拿起刀将海参分割开来,即使经过了几个小时的炖煮,海参的韧性仍然有部分留存,切下一环后,被压扁的部分就立刻回复原状。

    奇怪的是,从外表看去,海参是红褐色,而从内壁看去,则又是渐次渲染的半透明,很像是人瞳孔周围的发散条纹,只不过颜色是青红相间。

    这才是品质上佳的红海参,一身的颜色都集中在外表皮上。

    满满一块海参入口,牙齿开合间尽是脆韧,破开布满软韧棘刺的表皮后,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般的感叹,充盈至极的胶质入口即化,软、糯、鲜、甘。

    众人都是咬着满满一大口海参,整个口腔都被填满的感觉格外让人满足,咀嚼时一不小心汤汁就会从沿着嘴角奔流,吃相万分狼狈,但现在可完全不是顾忌颜面的时候,每个人都在拼命咀嚼。

    艰难又不舍的将嘴里的海参咽下肚子,秦武勇说,

    “唉...以后怕是再不能吃到这么美味又....巨大的海参了?!?br />
    “是啊是啊,平常能买到的不过手指头长短,最大的也不超过巴掌长,哪儿能跟这个比啊,都有快一米长了吧,比我腿还粗实?!?br />
    弹幕幽幽怨怨的蹦出一堆,

    “刚才我比划了一下,用无用哥的脸做参照物的话,这海参肉的厚度大概是半张脸宽——无用哥把那一整块都塞进嘴里了啊喂!你的嘴是黑洞吗?”

    “唉,别提了,我真不该这时候看直播,一桌子菜,我有点没胃口了?!?br />
    “这得是多残忍的主播才能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儿啊?!?br />
    “哎各位,你们发现没有,我咋觉着林老板比无用哥更适合做主播呢?”

    “对对对,能吃能做还能讲的头头是道,林老板,咱兄弟们建议你也开个直播,保证每天几万十几万流量还是有的,到时候兄弟们就抛弃无用哥,天天守着你开播给你捧场?!?br />
    秦武勇一脸假模假样的慌张,

    “哎哎哎,你们昨不还说是我铁粉呢么,这怎么今儿就叛了?搁古代你们这属于卖国贼知道不,再说了,林老板大家大业的,看不上咱这点油水儿,对吧林老板?”

    林愁这会儿正忙着给大家伙儿分椰子煲,“???你说啥?”

    秦武勇对着镜头摊手,

    “你看,我就说了看不上了吧——你们期待的林老板根本就不重视他的粉丝,还是老老实实看无用哥的直播吧?!?br />
    弹幕,

    “嘁?!?br />
    “嘘~”

    “丧尽天良,看得见吃不着?!?br />
    “人家这么美美哒小仙女,居然对着屏幕流口水了,呜呜呜,好丢脸?!?br />
    “无用哥,你带粉丝直播都过去好久了,啥时候开下一期啊,别再带燕小六那种货了,来个漂漂亮亮的女粉丝呗,咱大家伙看着也养眼啊,(疯狂暗示),比如↑↑↑那个~”

    “喂,发生委嘛,这里有主播直播艹粉月入百万,你们管不管?”

    秦武勇翻着白眼撇撇嘴,捅咕一会盘子里的椰子,指指镜头,

    “林老板,给你的新晋铁粉们讲讲这蟹肉煲呗?!?br />
    林愁一点没客气,

    “原盅椰汁蟹肉煲用的是半青的椰壳,这时椰壳还没有完全脱水,可以直接放在火上烹饪食物,大家看这个椰壳?!?br />
    林愁打开椰壳的小盖子,

    “这里面其实是半硬的材质,椰肉已经被我刮了下来,直接把椰子蟹的肉取出来放进椰子和椰汁里,哦,我还加了一朵芭蕉花进去,这岛上到处都是芭蕉花,可惜没有成熟的香蕉,芭蕉花有非常别致的甜香味,配合海鲜炖汤非常美味,当然它用来烤鸡也是很强大的组合,烤出来的鸡香而不腻,非常软嫩?!?br />
    椰壳里的蟹肉煲完全类似于淡奶油的颜色,蟹肉和椰肉在奶白色淡汤中静静等待着它的主人亲口品尝,粉红色佛焰形状的芭蕉花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夏日般静谧的甜香,与椰子的清香和来自海洋的鲜物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格外引人期待。

    柏小猫很欣喜的用小勺舀起一勺汤,轻轻吹了吹,薄唇微抿,

    “咦,完全不烫耶?!?br />
    林愁说,

    “椰壳还是青色的,里面水分很多,里面的椰汁看似沸腾,但温度其实没有那么高的,凉下来的也比较快?!?br />
    “哦哦~”

    用植物的果壳烹饪食物已经流传了相当久远的时间,但这种方式永远都不会过时,它所带来的与众不同的味道是任何人工制造的器皿都不能二次赋予给食物的。

    就比如椰壳,椰壳当然也是有味道的,半青的椰壳如果尝过之后就会知道,它的味道有一种青涩的清香,不苦涩、很清淡。

    加热后椰壳会有一部分水分重新析入到椰汁和蟹肉中,在任何人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就已经给里面的食材带来了别致而丰富的底味。

    是以,原盅椰汁蟹肉煲的烹饪不需要任何调味,甚至,连盐都是多余的。

    ——蟹肉本身除了清甜之外就已经带来了足够的咸味,这种咸,正是大海最本真的鲜美味道。

    看似清清淡淡的椰汁一入口,那种鲜美简直无法形容,明明是温热的,却有一种海风般的清凉感,晶莹如玉的蟹肉就更是绝妙的搭配,从外表看去,它与椰肉几乎无法区分,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真正的椰肉内里有着淡淡的网状纤维。

    蟹肉煲整体给人的感觉很像是饭后甜点,但吃过之后才能明白,他是它是真正的“主菜”,不光能给人味觉上的享受,也完全可以填饱肚子。

    椰汁椰肉里的糖分是对大脑最友好的讯号,那才是大脑所需要的营养成分,也是连通脑海最深处的饥饿感的源泉。

    几十个人凑在一起稀里哗啦的低头吃肉喝汤一言不发的场面很壮观,声音就更别提了。

    如果秦武勇直播间的弹幕能化作武器的话,现在这个可怜的岛屿早就已经被轰炸到大陆架底下去了。

    秦武勇第一个喝完了汤,

    “咳咳,那什么,蚌肉大串儿怎么没人吃呢,那可是本人的创意,绝对美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