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七节 败家少爷

第七节 败家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秦大少自然不清楚福伯对他的失望,依旧该花的花,该用的用,丝毫不知节俭二字为何物,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参加邻里街坊的红白事。

    这让主人非常有面子,成天在街坊当中炫耀不停,致使日后请秦大秀才参加自家举办的大事成为秦家村的时尚风景。

    想想也可以理解,一个县城就那么几十个人成为秀才,分配到各村各镇又有几人呢?

    “少爷,能跟你念叨念叨些事情吗?”福伯面露忧愁期期艾艾地向光赤着上身正练习俯卧撑的秦浩明说道。

    “你继续,还有四十个?!鼻睾泼骱茸枳∠胍没鹕淼恼旁?,拿起毛巾,转身朝福伯方向走去。

    伤势初愈,秦浩明便指使人在后门山竹林开辟了一小块空地,依据地形改变成一个训练场所,什么单双杠、石墩、吊环、箭靶等等不一而足,每日里拉着张云勤练不止。

    “福伯,有什么事情,您老请说?”秦浩明边擦汗边对老人言道。

    “少爷,有些事情原本不应该由老奴来说,只是……只是……”福伯低垂着头,吞吞吐吐不知道如何开口。

    “福伯,浩明落难承蒙您老不离不弃照顾多年,实乃当亲人看之。但有什么问题,无须顾忌,不妨直言,可好?”秦浩明目光清澈望着老人诚恳的说道。

    虽然书呆子已逝,但是作为继承这幅躯体的主人,秦浩明对于这样一个忠心耿耿一心护主的老人,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

    “老奴觉得学业科举方为少爷正道,舞枪弄棒非读书人所为,望少爷专心学业才好?!笔艿角睾泼鞯墓睦?,福伯鼓起勇气对他说道。

    看得出来,这件事情在他心里憋了很久。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身份,恐怕早就出言相劝。

    “放心吧福伯,我自有分寸,耽误不了学业,再说这也是强身健体??!”

    老人家是一片好意,科考为官重振秦家早已根深蒂固深入骨髓,多说无益,反而是善意的谎言更能让他安心。重生的秦浩明不是迂腐的书呆子,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少爷明白就好,少爷明白就好?!?

    福伯满脸欣慰不停地点着头,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心情开朗许多,索性借着这个机会继续劝导,“另外老奴希望少爷能节约财物,给秦家村民的随礼不宜过多,毕竟今后花销甚多。再说当初秦向天侵占家财时,大多数人可是袖手旁观未施援手??!”

    纵使时间过去多年,老人提及此事依旧面有不甘。

    秦浩明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既然占用人家的身体,有些事情自己就必须负责解决。

    过往秦家虽说不是什么高门大族,但让秦浩明安心科举是没有什么问题。如果不是他的表叔秦向天行卑劣之事,断然不至于落魄至此,甚至命丧黄泉。

    “冤有头债有主,无关其他族人的事情。我会让秦向天把吃下去的连本带利全部吐出来,是不能让他继续逍遥下去了,不然没有天理??!”

    “所以少爷才要用心苦读,他日高中为官总有报仇雪恨的一天,一个小小的典吏岂不手到擒来?!?

    福伯显然误解秦浩明的意思,还把此事当成一种鞭策,借以鼓励。

    秦浩明微微一笑并不说破。大丈夫快意恩仇,恩怨情仇唯恐过夜。若按福伯的说法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一雪此恨,这不是他秦浩明的风格。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男儿仗剑杀人行,或许才是他的真性情。

    一个小小的县城典吏,虽说民间畏之如虎,但如果真有需要,秦浩明自信有十几种方法让对方无疾而终。

    只不过在他看来,杀了秦向天并不是这件事情的最好解决办法,他不屑为之!

    九月初正是俗称秋老虎的季节,太阳炙烤着大地。这是小冰河季候的特点,要不极热要不极冷,终归让人不大舒服。

    不同其它地方乱世来临的景象,临浦县作为江南地区的产粮县,虽说谈不上什么富足,但是人们的生活还比较安定。

    因为重阳节的缘故,街道两边的茶楼,酒馆,作坊基本歇业,但是街道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在营业。

    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还有边走边吆喝的挑担行商……

    以叶家高大的酒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

    如果秦浩明不知道历史走向,初来乍到这个年代,还以为是盛世来临。不过纵使如此,这好像并没有影响秦浩明采购计划和逛街兴趣。

    依旧顶着烈日炎炎,犹自摇头晃脑四处张望询问,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而板车上的货物也足以说明此次购物之丰盛和大手笔。当然拉车的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的秦大秀才,有辱斯文嘛。

    可是他又不想浪费钱财雇人,福伯刚刚跟他说过要节俭,老人家的话还是要听的。

    那么拉车的只能是张表弟,不过张表弟的神情非常奇怪,目光呆滞,满脸的漠然,机械的移动着脚步,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不对劲,张云自从姑父去世之后,脏活累活没少干,为的就是可以让表哥安心苦读,在大热天拉个板车又算什么?这里面肯定有隐情。

    其实事情说起来很简单,都是板车上的货物才让张云如此失态。

    唉,这个日子看来真的是没法过了,瞧瞧这都是什么???

    二十文一斤的山茶油表哥一口气买了100斤,二十五文一斤的上好碱面有50斤,四十文一斤的牛油更是夸张,足足200斤,四大桶,蔚为壮观。

    加上预定的生石灰和十几个大木桶等等,15两白花花的纹银落入别人的口袋。那让秦家耻辱的600两悔婚银,不要说什么熬到三年后的大比,按兄长的这种花钱速度,张云估计能有个一年半载就不错了。

    当然如果是粮食或者笔墨纸砚等生活和学习用品,张云绝无二话可说,甚至是高兴,这些年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兄长他日金榜题名,可以有重新光耀门楣的一天嘛。

    关键是这些东西吃不能吃,穿不能穿,还使用不上,在他眼里完全是废物。多次问兄长这些东西有何用处,他却笑而不语或顾左右而言其它,真是令人抓狂。

    经过苦难的折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张云深深明白生活的不易,兄长败家也不是这么一个败法??!

    肯定是那日脑袋撞坏,以至于最近行为怪异,看来必须找佑汉哥好好商议商议。望着还在到处闲逛打探物价,脸上带着几分傻笑的兄长,张云暗自下定决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