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九节 无需再忍

第九节 无需再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秦浩明当着临浦百姓骂这些衙役皂班贱人,不同于泼妇骂街,这是直指他们的出身成分问题。并且言之凿凿,他们就是想否认都否认不了。

    可是想有心发作他们又拿秦浩明没有办法,除非他犯事落到他们手里。

    “兄长!”张云怕秦浩明有失,满脸大汗从远方跑来助阵。

    “大胆流民,此事也容你来参合?”

    一众衙役正恼羞成怒,却不知怎么对付秦浩明这个有功名在身的秀才。

    如今张云跑过来刚好给他们一个由头,至于张云叫秦浩明的兄长则被故意忽略。

    并且无形中也看轻秦浩明几分,原本还不知道底细,认为是哪个家族子弟,现在一看不过是一个有功名的穷酸秀才罢了。至于叫什么知县老师之类的话,那临浦所有的生员都是王知县的学生。

    实在是张云打扮过于寒酸,白衿短褂小皂裤,双脚布鞋缝缝补补。更要命的是肩膀搭一个湿巾擦汗,活脱脱一个乡下农人。

    而这些人都是属于下九流,察言观色的本领最是精通,眼睛贼亮,立马猜测到秦浩明他们的家世不怎么样。

    话音刚落,两个皂班对视一眼,准备饶过秦浩明一左一右举起棍棒朝张云打去,这是存了杀鸡骇猴的动机,或者说打击报复阻止他们的穷酸秀才。

    “鼠辈尔敢!张云,干死他们这些畜生?!?

    秦浩明嘴里大喝,手脚却没有闲着,右腿一抬,对着前面的皂班小腿踢去。

    皂班没有防备文弱书生会突然出手,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喊叫伴随着小腿骨折的脆响,让听者闻之讶然,这也太怂了吧!

    张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正犹豫间,肩膀被皂班结结实实打了一棍,火辣辣的疼痛。

    皂班第二棍又迎面而至,要死卵朝天,张云原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龄,跟着余佑汉学武经年,那容得如此委屈,被打不还手。

    一个侧身避过当头一棍,右手一拳打在皂班的脸颊上,皂班一个踉跄跌坐在地,张云得势不饶人,飞起一脚朝皂班的脸面踹过去,还好是布鞋,可是纵使如此,依然让皂班鼻梁骨折,满脸鲜血,看着吓人。

    四周百姓鼓噪起来,这两兄弟一个比一个出手狠,完全是不留余地??!

    广场上的三个皂班见状,舍弃壮汉便要朝秦浩明他们冲来,远处袖手旁观的衙役也纷纷朝广场聚拢。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出手,断无虎头蛇尾的可能。

    秦浩明只是朝张云方向一瞥,便迎着三个皂班的位置而来。在他的理念中,从来都是进攻为主,受制于人不是他的风格。

    蓦然,起先一直被动挨打不还手的壮汉,一个化掌为刀砍在其中一个皂班的颈动脉,接着奋起一拳轰在奔跑中另一个皂班的后背,两个皂班闷哼一声瘫倒在地,不知死活。

    壮汉明显是军旅中人,出手狠辣快速??蠢葱闹械呐鹪缇偷搅思?,若不是顾忌躺在地上的妇人,估计早就放手一搏,岂会忍耐至今?

    现在有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再不出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虽然不知道后续如何处理?

    剩下一个皂班目瞪口呆,望着凶神恶煞般的三人,竟然扔下手中棍棒,转身后逃。

    秦浩明摇摇头,这些人就是欺软怕硬,战场杀敌没有能耐,欺负普通百姓却是一等一的好手。

    围观百姓看见平常扬威耀武的衙役被三人秋风扫落叶般打倒在地,纷纷大声叫好解气。

    待看见最好一个皂班表现,更是嘘声四起。有些百姓也逐渐骚动起来,更有些义愤填膺,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形势渐渐有混乱的趋势。

    叶绍梅居高临下,所有这些事情看得真真切切。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怎么懂得技击搏斗?并且这么轻松写意,看这情形,分明还是未尽全力。

    只是事情闹得太大,他如何圆场脱身??!想到这里,她的心里莫名担忧起来。

    “尔等全部退后,这里还是大明的天下,容不得这些跳梁小丑颠倒是非。老父母公正廉明,会为大明子民做主,大家敬请观之!”

    秦浩明看见形势混乱,急忙朝四周百姓作辑行礼,赶紧把事态压制下来。如果演变成聚众闹事,那事情的性质就变了,谁也吃不了兜着走。

    百姓们见他进退有度,有礼有节,更兼先前的表现让人赞叹不已,纷纷相互平息下来。

    说话间,八九个正班衙役在一个五十几岁的老者带领下匆匆赶到。

    “贤侄,别来无恙,今日这般是为何???”

    老者五官端正,相貌堂堂,正是临浦的典吏,秦浩明的仇人,秦家的现任族长秦向天。

    “秦典吏是路过此处还是故作不知???发生什么难道你不知晓?”

    秦浩明丝毫没有尊敬的态度,也不打算虚与委蛇,背负双手,连基本的礼仪手势都不屑做做门面。

    曹尼玛,跟我来这一套,站在那边半天了,作为当地的治安所长,会不知道具体情况,这不是充大灰狼吗?

    “大胆,秦大人问你话是看得起你,不要不知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个衙役明显不想放过拍马屁的机会,大声朝秦浩明加以斥责。

    “大人?哈哈……”

    秦浩明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仿佛听到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边擦眼泪边问那个衙役。

    “请问有多大?又是多大的人???几品几阶?领导什么人等?请指教?”

    四周百姓见他说得有趣,纷纷哄然大笑。张云更是手舞足蹈,双手捧腹哈哈大笑不亦乐乎。

    典吏在大明不是官,主要负责缉捕和监狱,相当于派出所所长和监狱狱长。在古代是被人瞧不起的,地位低,工作累,收入少,还容易引起纠纷。

    那个衙役面红耳赤,噗嗤噗嗤恼怒异常,可是面前的人却不像普通黔首,不是他这样一个执贱役的衙役可以拿捏,大明的读书人身份高贵??!

    “贱民,你想作死不成?”

    对付不了秦浩明,张云自然就成为出气筒。那个衙役腰刀抽出半截,恶狠狠的对他说道。

    啪的一声,秦浩明含恨出手,一巴掌把衙役打得转了个方向,摸不清东西南北。

    “秦浩明,你不过一个穷酸秀才,有何资格在此说三道四?并且当众殴打朝廷执役,该当何罪?莫非真当老夫治不了你不成?”

    奇耻大辱??!被秦浩明在大庭广众之下啪啪打脸,秦向天勃然大怒。

    几月不见,昔日迂腐的穷酸竟然有此胆识和魄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秦向天的眼里闪过几缕寒芒,心里不停的计较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