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十节 自取其辱

第十节 自取其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吾弟乃功勋之后,其父身为正五品守备武官,萨尔浒一战中为大明捐躯身亡,岂容尔等肮脏之人欺凌埋汰。今日居然拔刀相向,莫非尔等要造反不成?”

    文人的厉害不在于其它,而是他们的口诛笔伐,以及一顶顶的大帽子,这是最让人无可奈何的事情。

    “张云是功勋之后你会不知晓,你身为临浦典吏,负责缉拿刑捕,此事难道不是你职责范围?那你拿着朝廷的俸禄做何事?”

    秦浩明手指一众衙役和秦向天位置,眼里的蔑视赤裸裸的展现无遗。

    “太祖曾言:治天下以人才为本。不说我身为临浦生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大明岂容尔等魑魅魍魉祸害普罗大众?”

    秦浩明步步紧逼,向前一步,高大的身躯给众人的压力非常大。

    “别的多说无益,我只问一句,无故殴打难民是老父母所令还是尔等恣意妄为,今天当着临浦百姓的面,你可敢据实回答?”

    “说得好,秦典吏请明言?!?

    “事无不可对人言,说清楚?!?

    “秀才公问得好?!?

    墙倒众人推,破鼓众人捶。百姓们纷纷朝官府衙役大声叫喊,颇有痛打落水狗的趋势,实是他们坏事做绝,民愤太大的缘故。

    秦向天心里有苦难言,这小兔崽子步步抓住大义的名分,让人无从招架。没有县尊的命令,秦向天对他又动强不得。

    特别是最后的喝问,已经让他们陷入死地。答与不答,没有任何意义,这个黑锅他们背定了,有些事情可做不可说。领导永远是英明的,下属永远是背黑锅的,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只是这个小兔崽子何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这可必须引起警惕,过往的恩怨他心里清楚。难道是叶家悔婚一事,让这小兔崽子受到的刺激过大,以至于七窍全通,变得如此不成?

    “今日之事纯属误会,容秦某回去禀告上官,再作计较如何?”

    秦向天语态诚恳,姿势放得很低,朝围观百姓到处拱手作辑行礼。

    他老于世故,明白现在不是激化矛盾的时候。只有行缓兵之计,对付这种穷酸秀才,只要县尊发话,有的是手段和方法,倒不必急于一时。

    好手段,能屈能伸,八面玲珑,是一号人物,秦浩明心里暗自赞叹!

    不过没有办法,自己必须搅局。不是非要无理取闹,绑架民众意愿,实在是自身实力太弱??!

    让他们腾出手来,就是自己的灾难,目前在他们面前,自己没有任何自保能力。

    “秦典吏能够明辨是非,放大明子民一条生路,善莫大焉,浩明代表临浦百姓和流落此处的民众不胜感激!”

    秦浩明缓缓朝秦典吏半拜行恭礼,面部肃然,端庄无比。

    “大善!”

    “临浦的骄傲!”

    “今后不知哪个女子有此福气!”

    四周百姓交头接耳,纷纷夸奖秦浩明的义举,更有好事的大妈、大娘开始探讨秦浩明的终身大事。

    楼上叶绍梅的眼睛已经迷离,轻咬唇角手扶窗台,半个身子探出窗外,无尽贪婪地想把秦浩明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镌刻在脑海当中。

    “贤侄不必如此,上天有好生之德,非是吾等不近人情,实是临浦县城容纳不了众多大明子民,不得已而为之??!”

    秦向天一脸的唏嘘无奈,眼角微微有几分湿润,脸上的皱纹推挤在一起,忧国忧民的心态表露无遗,此举倒也博得临浦百姓的几分好感。

    “那这些衙役殴打大明子民当不是老父母所使?”秦浩明笑笑的问道。

    “毫无关系!”秦向天一脸禀然,回答得斩钉截铁。

    “难道是是秦典吏私下所为?”秦浩明面有犹豫之色问道。

    “老夫不曾为之!”秦向天微微摇头,脸色有几许阴沉。

    “那就是这些贱役恣意妄为。请问秦典吏,无故殴打大明子民者,该当何罪?”

    秦浩明勃然大怒,一副不惜此身也要讨个公道的模样。

    “事出有因,情非得已,尚请见谅!”秦向天脸色不豫,依然淡然答道。

    “那起先为什么说纯属误会,莫非秦典吏当临浦百姓和大明子民是傻子不成?”

    秦浩明义愤填膺,双眼紧紧怒视秦向天,满身的杀气毫不收敛,任意释放。

    “放肆,你想怎么样?注意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一个穷酸落魄的秀才,还被叶家悔婚,难道还觉得不够丢人吗?在这里充什么英雄好汉?”

    秦向天被秦浩明的杀气所迫,忍不住退后几步,顿时又觉得失了面子,气急败坏之下,终于不管不顾把大家族之间的秘密公诸于世。

    话刚讲出了,秦向天就恨不得摔自己一巴掌。

    真是阴沟里翻了船,被这小兔崽子怒急攻心迷失了心智,这大家族最是顾忌名声,叶家岂能轻饶自己,该叫谁去代为转圜一二,再登门赔礼道歉才好。

    晴天霹雳,正处在叶家酒楼的叶绍梅听到秦向天说的话,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自己最担心最害怕的事情,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个贱役揭穿,这让一贯高傲的秦哥哥如何接受得了世俗的眼光,想要再续前缘,几近再无可能?

    原本想悄无声息间,委托兄长探探口风,哪怕自己舍弃尊严委曲求全,料来秦哥哥会心有不忍,现在她仿佛听见自己心破碎的声音。

    静,四周出现了一个暂时诡异的静谧。叶家,临浦的百姓都知道,在临浦,那是一等一的大家族。那这个少年是谁,能跟叶家联姻绝不是无名无姓之辈。

    当然,也有些灵活的百姓明白,这个秀才公肯定是家道中落,才被女方悔婚,这对男方来讲是奇耻大辱。

    不过,更多的百姓目露不屑,这叶家的名声口碑看来有问题啊,这不是落井下石吗?

    “这还不是拜你所赐,秦向天!秦典吏!秦族长!”

    秦浩明并没有惺惺作态,而是目光平和盯着秦向天,可是越是如此,大家反而更能感受他心中的怒火和愤懑。

    “秦家小儿,休得在此胡言乱语造谣生事,有什么事情到族老大会再说?!?

    秦向天大声咆哮,心里却是在想,这个祸害看来必须赶紧想办法清理,不然悔之晚矣!

    “父老乡亲们,请大家评评理,看看这个无耻之徒的真面目?!?

    秦浩明理都不理他,索性对着临浦百姓大声说道。

    “家父本为江浙巡抚,天启年间因为魏阉党羽的陷害而辞官,彼时这个贱役不过家族中的一个破落户而已。若不是家父帮忙,便是连这个典吏也绝无可能。世间偏有这般白眼狼,家父过世不到半年,既然联合其他偏房占祖产,可怜小生当时年纪尚幼,无力争夺。想我原本是秦家堂堂大少爷,居然只有庄园农舍一进三房可供栖身,呜呼哀哉!”

    秦浩明手指一直无所顾忌对秦向天指指点点,时而蔑视、时而高亢、时而悲愤。

    “今日秦某对天发誓,请临浦父老做个见证,他日小生必将此僚绳之以法,告慰先父!”

    旁边的张云听得悲愤莫名不可自抑,忍不住仰天长啸。但是心中对兄长的感官完全改变,不错,兄长是变了,变开窍了,秦家光大指日可待!

    “好!”百姓当中不乏好事者,纷纷大声叫好。一些情感丰富之人更是不停抹泪,感同身受,心有戚焉!

    “胡言乱语,无中生有,不知所谓!秦家小儿,咱们骑驴看本,走着瞧,走!”

    秦向天完全乱了分寸,民心民意都在小兔崽子那边,今日肯定讨不了好,唯有徐徐图之!扔下几句场面话,秦向天带领一众衙役匆匆收队,心里却在想着如何算计秦浩明。

    叶绍梅纤纤玉手紧捂胸房,晶莹的泪珠顺着高挺的鼻梁缓缓流淌而不自觉。

    在秦哥哥过往最艰苦的日子里,自己并没有给予任何帮助和鼓励,反而嫌弃他呆头呆脑不懂风情,并且在他的心头狠狠的插下一刀。

    试问当时年纪幼小无依无靠的他,如何有闲情逸致卿卿我我?如果不是十年的寒窗苦读,如何有今日的大放异彩?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难道这样的雄伟汉子、如意郎君就要离自己远去,从此秦郎是路人?

    不,自己一定要尽力挽回,他本来就是属于我的。这是上苍注定的姻缘,自己必须为他做点什么?

    ————————————————————

    书友们,如果喜欢本书请麻烦帮忙收藏推荐??!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呵护!另外本书已经签约,完本必有保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