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十五节 翻云覆雨

第二十五节 翻云覆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不是我想干什么,实在是你们已经把事做绝??!”秦浩明幽幽的说道。

    “贩卖私盐的死罪都敢栽赃陷害,摆明是要我们死。暴力抗法殴打官差视为谋反,亦是死罪。横竖都是一死,秦贱人,换了你会如何?”

    秦浩明注视着秦向天,目光平静语气淡泊,仿佛向好友咨询意见般,毫无丝毫生死之敌的愤慨。

    “秦典吏,你要救救兄弟们??!”

    班头王六首先想到事情的严重性,扭曲着身体躺在地上大声哀嚎。

    “秦秀才,我们愿意把事情经过写下来,恳请秀才公手下留情?!?

    “秀才公手下留情啊,这都是秦典吏一手安排。冤有头债有主,跟我等没有关系?!?

    “上天有好生之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望秀才公网开一面……”

    ……

    其他衙役也都是人精一样的人物,立马明白秦秀才话语间的意思,纷纷大声哀嚎求情。

    杀人灭口,扯旗造反在明末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到了这个地步,似乎也只能冒险一搏。

    秦向天整个人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千算万算就是想不到,秦浩明这个文弱秀才,居然将他们一网成擒。

    现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众人生死皆操之于他的手里。

    赌,他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赌的可是自己的小命??!

    起先这个小兔崽子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死人,对于他的判断,秦向天的心理已经完全没有底。

    输了,彻底输了!不可否认,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临浦之大,怕是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秦秀才,我愿意手书一封,诉说原委详情。这件事情是老夫一人所为,跟他们没有关系,望秀才公手下留情?!?

    识时务者为俊杰,秦向天苦涩的对秦浩明说道。

    其他衙役心中百味陈杂,心中涌起兔死狐悲的凄凉。

    他们虽说不能在临浦呼风唤雨,但也算是让临浦百姓敬畏的角色??墒侨匆辉僭谡飧鲂悴琶媲俺员?,时也?命也?

    秦浩明颇有玩味的盯着秦向天,这老小子到这个时候还不忘收买人心,端的是号人物,看来还有心中不甘??!

    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事情还是要一件一件解决。

    秦浩明让人取来笔墨,盯着秦向天把事情经过缘由一一陈述清楚。

    现场每一个衙役包括秦向天逐一画押,几个里长和甲长充当见证人,如此秦浩明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情圆满解决,终于不用亡命天涯四处流浪,今后主动权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中。

    旁边的董长青和张云等众人也是大为高兴,原先只是凭着一腔热血行事,没有考虑后果。

    现在想来,犹有几分后怕,毕竟杀人造反的事情又有几个人愿意为之?

    “秦典吏还有其它要做的事情吗?”

    秦浩明心情欢快的收起文书揣入怀里,笑容皑皑如阳春白雪。

    “请秀才公明示!”秦向天面有戚色拱拱手说道。

    “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事毕拂身而去,不留半分痕迹。秦典吏真是潇洒,浩明佩服?!鼻睾泼饕谰尚θ萋?。

    秦向天眼中寒芒一闪而过,可是看见鼻青脸肿断手断脚的几个衙役,无奈的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阿福的医药费秦某改日奉上,如何?”

    秦向天稍微思索,缓缓的说道。

    在他看来,这已经给足面子。福伯不过是一个下人,自己身为负责治安的典吏,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如果不是痛脚把柄被这小兔崽子拿捏住,何至于有此之辱?

    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来日方长,先渡过眼前再说。

    “说得真是轻巧,跑到我家打伤人,轻飘飘一句医药费便解决,,秦典吏真以为自己是一号人物?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秦浩明原本笑嘻嘻的脸立马骤然变色,语气也显得非常阴沉。

    他从小吃肉长大,向来睚眦必报,如何甘休就此了结此事,特别是在掌握主动权的情况。

    “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秦典吏已经道歉认错,秦秀才为何还要咄咄逼人不依不饶?”

    衙役班头王六此时也跳出来帮腔。

    “你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装蒜,给我滚一边去?!?

    秦浩明丝毫不留半分情面,疾言厉色训道。

    操他马,这帮孙子吃的苦还不够??!

    有什么手段使出来便是,磨叽什么。

    王六一张脸憋得通红,有心说几句狠话,可看见秦浩明如狼一般的眼神,终究悻悻不敢再言。

    “秦贱人,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给你两个月的时间,好好想想要如何做?若不能让我满意,到时可别怪我不客气。滚!”

    一不做二不休,秦浩明撕开温情脉脉的面纱,直接开战。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些人如果还要用老眼光看自己,说不得只好大杀四方。

    “告辞!”

    好死不如赖活,秦向天没有再说什么狠话,轻飘飘的带领众人离去。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俄顷之间,攻防易手。

    这一幕让秦家村百姓和刚刚依附的几家流民,看到秦浩明的另一面。

    这个平时笑眯眯对谁都彬彬有礼的大秀才,如果触犯到他的底线和逆鳞,做起事来是如此的狠辣与决绝,不留丝毫余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