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十二节 客栈偶遇

第三十二节 客栈偶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冬日的夜晚寒意逼人,令人簌簌发抖。

    虽说有篝火可以抵御些许寒意,可是天地无垠,寒风无阻。

    在缺少破庙的遮挡之后,冷风呜咽着吹向夜幕下唯一的光明,令火苗忽大忽小跳跃不已。

    “都已安排妥当,秀才你也早点休息吧!今晚我和长青轮值,无需顾虑?!?br />
    余佑汉顶着寒风,哈着有些发木的双手走到庙外火堆旁,朝秦浩明和董长青开口说道。

    “不成,今晚还是我来吧!你早点休息,明天快马赶到应天府,寻找居住的客栈,恐怕要盘桓些时日?!?br />
    秦浩明紧了紧身上的棉袄,深邃的目光让余佑汉有种错觉,眼前的好友不像未及弱冠之人。倒像是耳顺之年的智者,一步一步都蕴含深意。

    便是如这夜晚轮值,荒山野岭,二十几个大老爷们,又有几人胆敢无故侵犯,又不是烽烟四起的长江以北?

    可是他偏反其道而行之!

    身先士卒,风雨无阻亲力亲为,带领众人硬是构建什么警戒系统。

    不过还真别说,习惯成自然。如果晚间没有人值哨,大伙还真睡不安稳。

    余佑汉点点头也不矫情,转身走入破庙寻找一处空地,卷着棉被席地而睡。

    翌日凌晨,天边尚出于半灰半黑之间,余佑汉便带领张云离开庙宇,前往应天府提前打点。

    而此时众人也纷纷觉醒,就着昨日张云他们留下的河水,匆匆洗漱。

    这时就体现出分工合作的高效,众人堪堪洗漱完毕,轮值的林友三、秦浩已经熬好粥等待他们。

    众人赶紧喝着热粥配上馍馍,稀里哗啦埋头吃早餐。

    秦秀才管得紧,吃喝拉撒都有固定的时间。

    虽说平日里和煦,可若不遵令而行,他发起脾气却是让人噤若寒蝉。

    “出发!”

    负责计时的王大贵看见时辰已到,跳上驴车挽起缰绳,拉着货物缓缓前行。

    其他人按序行走在队伍中间,秦浩明、董长青负责押后。

    虽说只是二十多人的队伍,可是气势却不弱,每个人都有发挥自己的作用。董长青骑在马上,心里啧啧称奇。

    窥一斑而知全貌!

    若是上百人上千人推而广之,分成若干小队。那么纵使人数再多,也是杂而不乱,井井有序。

    这便是秦秀才说的军事化管理行军的优势吗?

    “今晚就在这里休息打烊?!?br />
    在距离应天府只有三十余里地的时候,秦大秀才总算善心大发,找了一家叫悦来的正规客栈住下。

    这让众人热泪盈眶,再也不用露宿野外饱受寒风侵袭。

    秦浩明看见众人兴奋的样子,心里笑了笑。

    不是他良心发现大发善心,而是大家确实需要修整打理个人卫生。

    若是这幅模样到应天府,恐怕连城门都进不了,就被当做流民赶将出来。

    这么多人住店,客栈掌柜把伙计指使得团团转。

    热水、被褥、洗漱用品等,上上下下跑来跑去,木质楼梯不停的咚咚作响。

    秦浩明特权了一把,独自要了一个单间,洗漱完毕便一个人在房间写写画画。

    临近应天府,秦浩明的心里反倒有点患得患失。

    概因此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早已筹谋良久,自问有诸多手段可以施展,可世事无绝对。

    若是失败,可真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又不知要花费几许功夫?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思虑更周全些。

    大明客栈多兼有饭庄功能,悦来客栈同样如此。

    风餐露宿甚久,秦浩明吩咐店家准备了一段极为丰盛的晚餐。

    当然只是相对而言,标准的三菜一汤,有一个肉食??勺菔谷绱?,也让众人大呼小叫高兴不已。

    特别是傍晚的暴雨,直到现在还淅淅沥沥不停。

    这让大家多了几分幸福感,纷纷称赞秀才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要不然缘何今日莫名其妙住店?

    秦浩明微微笑笑并不解释,有时候保持几分神秘感有利于凝聚人心。

    远处官道上,透过挂在店檐下微弱的烛光,依稀可以看到一个文人模样的士子背着行囊,顶着风雨,打着油伞,深一脚浅一脚沿着青石铺就的路面往悦来客栈走来。

    生意上门,伙计热情的迎上去,大声叫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宿?”

    来者收起油伞,在店外跺跺脚,拍打身上的污秽,有些许雨渍。

    听见伙计的招呼,拱手作了一辑开口问道:“这位小哥,敢问大铺一晚几许钱?”

    客栈伙计每天迎来送往,早就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见眼前士子年约25上下,一袭青衣秀才袍被浆洗得有点褪色,隐约可以看见有补丁的模样,身上没有任何配件装饰,无疑显得非常寒酸。

    遂内心有几分不喜,可是瞧在读书人的份上,懒洋洋的答道;“这位客官,却是不巧,今日通铺已经没有,仅余两单间,一晚五十文?!?br />
    士子泛起一丝苦笑,无奈的摇摇头,面有落寞,打开油伞便欲离去。

    “这位兄台请留步,不若共饮一杯再作计较如何?”

    秦浩明站起身,大声对年轻士子叫道。

    起先一幕秦浩明全部瞧在眼里,估计这个年轻士子囊中羞涩,想往下家寻找便宜通铺。

    可是黑灯瞎火,来的路上根本没有其它客栈,这点秦浩明比谁都清楚。

    年轻士子闻言朝秦浩明望来,面色有一些犹豫。

    可转头看看外边黑漆的夜色,面上露出一丝坚毅,走上前来朝秦浩明拱手一辑,“固所愿而!多谢公子哥援手!”

    “伙计上酒,单独开一桌,炒几个下酒的菜。另外留一单间,算在我头上?!?br />
    秦浩明看见这个士子并不迂腐,穿着虽然寒酸,可是不高的身材始终笔挺,一路走来步履坚定,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

    内心首先就有几分欢喜,也不咨询他的意见,自顾安排起来。

    “承情!海陵生员卢欣荣,字伯玉,谢过公子,援手之情不敢忘却!尚未请教大名?”

    这个叫卢伯玉的士子作辑行礼,落落大方自顾坐下,开口问道。

    “临浦生员秦浩明,尚未弱冠取字,举手之劳当不得兄台一个谢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