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四十七节 北上

第四十七节 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柳如是低垂臻首,脸颊通红,媚眼横流,终生幸福所托有人,心中无限欣喜。

    在这个比她小一岁的男人身边,让她有一种安全可靠的感觉。

    缘分是感情的起跑线,感情是爱情的的原点。

    每个人在感情上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段回忆,或许是甜蜜,或许是悲伤。

    但是不管滋味如何,它永远铭记在你的心中。

    这一刻,柳如是忘记之前所有感情,只愿珍惜眼前人。

    “应天府鱼龙混杂,如今这种情况,秦淮河恐怕多有不便,如是可否先回临浦?”

    爱情是自私的,秦浩明刚刚把头簪插在柳如是的头上,下一秒,他便出言道。

    “听君安排!”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虽说没有媒妁之言,但心有所属。夫为妻纲,柳如是自无不从之理。

    “你这边可有为难之事需要处理?”

    秦浩明从来都是一个有责任的人,自己的女人,更是义不容辞。

    柳如是神色黯然,显然是由秦浩明的话她想到自己的身份。

    自己只是秦淮河畔一个歌伎,自小无依无靠,独自飘零。

    秦郎年少英俊,才情风流,今后不知多少女子喜欢爱慕。

    缓缓的摇摇头,“没有,妾是自由身?!?

    秦浩明看见因为自己一句话,柳如是情绪不佳。

    他心思缜密,估计佳人是自卑自苦,大大方方微笑着握着柳如是的柔荑。

    柳如是没有躲闪,任爱郎握住双手。

    只是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

    此情此景,秦浩明在柳如是光亮的额头深情轻吻,心中柔情涌起,豪情万丈霸道说道:

    “如是无需在意其它俗事,既然你我想爱相许,秦某定要护得周全,放心,天下有我?!?

    柳如是心情莫名欢畅起来,有情郎的承诺,便是情敌三千又何妨?

    崇祯十一年十二月,秦浩明安排好其它事宜,和余佑汉、卢欣荣、董长青四人人离开应天府,赶往河北巨鹿。

    应天府到顺天府有运河相连,是一般官宦人家的首选路线,既安全又快捷。

    可秦浩明抱着其它目的,选择的是走乱世当中最为危险的陆路。

    沿着官道一路北上,出江苏至山东。

    山东省分属于黄、淮、海三大流域,境内主要河流除黄河横贯东西、大运河纵穿南北外,还有其他众多支流。

    明初光复时,山东“多是无人之地”,政府鼓励人民垦荒。

    明朝开始设立山东布政使司,包括辽东、北京、天津及河北。

    1421年永乐皇帝迁都北京以后,京杭大运河沿线的济宁和临清由于漕运的发展而繁荣起来。

    历史上山东也素有膏腴千里的美誉,可是他们三人沿路看到的景象却与“膏腴千里”并无半分关联。

    举目望去,四处荒凉一片,许多河流甚至断流。

    河岸两旁时不时出现饿殍,尸体的衣服被人剥得干干净净,露出瘦骨凌凌的尸身。好在是冬日,不然……

    临近大县城的乡村还偶有人烟,可是一些偏远乡村只留下一具具尸骨,仿佛一座座鬼村。

    纵使秦浩明心里有些准备,可还是被这幅人间地狱的景象,刺激得心情沉重无比。

    董长青有点司空见惯,没有什么感觉。

    可余佑汉常年在临浦,虽说不富足,可生活还有保障,那里见过这等活生生的人间惨象。

    一路上红着眼睛低着头,愤愤难平。

    反而是卢欣荣单纯一个文人,心坚如铁,一言不发。

    所以历史只可以远观不可亵玩。远看或壮观、或惨烈、或心酸,总是感慨一声无伤大雅。

    等到真正身临其境却是如此沉重,压得秦浩明胸口阵阵发闷。

    夏津李山,当地无名的一座小山包,距离巨鹿快马只需两个时辰左右。

    山神庙早已年久失修,破败不堪。

    山风呜咽,一阵阵冰冷的严寒仿似要钻进你的身体,让人冻僵。

    董长青取出火折子,点燃松茸,明亮的火光点燃大木柴,让山神庙传来一些暖意。

    余佑汉从庙外采集一些干净的雪,用干锅烧煮。

    “你们稍等,我出去碰碰运气?!?

    每天吃干粮实在难以下咽,秦浩明拿起绣春刀,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跨出庙门。

    冬日打猎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难在行动不便,容易在猎物的行踪无处躲藏。

    秦浩明的运气不错,出去一个小时,虽说没有大家伙,但两条兔子,一条山麂也足以让四人大快朵颐。

    余佑汉手脚麻利,和董长青两个人开膛破肚一蹴而就。

    “百无一用是书生!”

    看着他们麻利的速度,卢欣荣大发感慨,他什么都不会,只能负责搬柴烧水。

    要不是见卢象升,他也用不着千里奔波。

    “伯玉别妄自菲薄,你有你的用处?!?

    秦浩明把兔肉用刀切开一道道口子,方便待会烧烤入味。

    看着秦浩明有条不紊的动作,卢欣荣眯起眼睛,他对秦大秀才是越来越感兴趣。

    学识才情他已经见过,虽说文人相轻,但差距太大,都令他叹为观止了,如何敢有相轻之意?

    更别说文韬武略,一路走来,也令他说不出二话。

    便是这追女本事也强过自己甚多,听说自己仰慕的柳大家已经和他私定终身,不知是真是假?

    “可惜没有孜然和胡椒粉,终究差了一点味道,大家将就一下吧!”

    秦浩明把烤得香滋滋的兔腿一人一个,摇摇头显得有些美中不足的说道。

    “好,不错?!?

    董长青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吃,早就被香味引诱得不行,哪里有闲功夫听秦秀才唠叨。

    “行了吧,秀才,谦虚点?!?

    余佑汉眼睛一白,这货现在真是越来越装。

    月色如水,在冬日里愈发冰冷。

    在这寂静的夜晚,独自一人正在执勤的秦浩明在认真的思索着明日的计划。

    有卢欣荣的关系,见到卢象升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关键还是卢象升自己的想法,就怕他迂腐死忠,那就无可奈何!

    对于自己的战友同袍,卢象升了解颇深,明白他们不可靠。

    据卢欣荣的了解,他写给外舅的家书中曾经说道:“甥以孑然一身,独处大风波患难之中,万死一生,为朝廷受任讨贼之事。

    海内竟无一人同心应手者,唯见虚谈横议之徒,坐啸画诺之辈,望恩修怨,挟忿忌功,胸鲜隙明,喙长三尺,动辄含沙而射,不杀不休。

    若非圣天子明察贤奸,任人不贰,则甥已早毙于刀锯鼎镬之下矣?!?

    他的寂寞,在于找不到同心之人。

    岳武穆说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则天下太平。

    而这时候恰好是满天下文官爱钱,武将怕死。

    坐在皇宫里看文件批条子的衮衮诸公们,又一个个嘴有三尺长,对在战场上流血流汗的他诽谤不断,恨不得将他杀死。

    他在几年间由区区一个知府升至总理中原军务,感激的大概还是崇祯对他的信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