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十节 天雄军

第五十节 天雄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我去把东西整理一下,你自己也收拾收拾?!?

    余佑汉拍拍秦浩明的肩膀,无声的叹口气,拿起武器,走进村里。

    他的脚步很稳,脸色很坚定。虽然村里的血腥味让他不舒服,可是他努力适应。

    秀才的转变他从头到尾瞧在眼里,自己若不能紧随他的脚步,二者之间的差距将越来越远。

    不知为什么,他脑海里浮起的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或许,这是恢复自己祖上荣耀的机会。

    “长青,注意警戒,我去帮忙佑汉,顺便换身衣服?!?

    秦浩明收起愤懑的心情,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速速撤离。

    “这些丧尽天良的杀胚,真真百死莫能赎其罪!”

    看见十几个老者的惨状,余佑汉的脸都扭曲了。

    村里人口少,特别是在年轻人全部跑光的情况下,拢共没有什么东西。

    可为了区区十几两纹银和上百斤粮食,王朴的部下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进行屠村。

    大明将士道德沦丧至此,国家何尝有希望可言?

    “东西拿走,不要浪费。其他原封不动,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申诉于天下!”

    秦浩明稍微收拾一番,脸色阴沉,语气更多的还是无奈。

    奢望罢了!

    此番鞑子入关劫掠,大明朝廷若是还有精力顾及这些在他们看来鸡毛蒜皮的事情,也不至于如此。

    况且有什么事情往鞑子头上栽赃,岂不顺理成章。

    这也是为什么王朴和他的将士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他们聪明的紧,只是用错地方而已。

    “伯玉,就快到了,要不再休息一会,也不差这片刻功夫?”

    卢欣荣身体不好,更和他们这些武人无法相比。

    可是这么多天类似艰苦行军的路上,硬是一声不吭,独自克服困难,令众人敬佩。

    “谢谢浩明关心,奈何心急如焚,一刻也不想耽误?!?

    卢欣荣眼眶深陷,满脸的胡茬未加修饰,嘴角边还长了几个水泡。

    实在是让人上火得不行??!

    不知族兄卢象升的具体情况如何?从外围来看,所有的因素全部对他不利。

    军事行动,保密最重要。

    可明军却大张旗鼓地宣布出兵时间和路线。

    三军未动,师期先泄,这不是给后金鞑子军队充分的准备时间吗?

    现在就连他们都知道明军的行动部署,这仗还有得打吗?

    崇祯十一年十二月三日,赵县紫山山麓,秦浩明他们终于和卢象升的军队相遇。

    “烦请通报,海陵卢欣荣卢伯玉,大兄卢象升卢总督族人?!?

    趁卢欣荣和明军将士沟通之际,秦浩明细细打量周围环境和军队状况。

    卢象升的军队,是明末最强的军队之一,号称“天雄军”。

    天雄军之所以战役力强,与卢象升对戚继光军事思想的研读不有关系,这其中也有他本人的发明。

    天雄军的兵士,大多来自同一个地方,且互相之间多有亲属关系,凝聚力极强。

    故一人战死,百人同恨,不死不休。

    与此同时,天雄军的中级军官,许多都是由富有战役经验的文官担任,这些人无匪气有血气,打起仗反而更勇猛,纪律性更强。

    当然如此凝聚力,也得益于卢象升本人的身先士卒,每次打仗,他都是冲在最前面。

    另外军队有军规:冲锋时,军官要冲在兵士前面,军官落在兵士后面的,战后定斩不饶,真是吃苦在前享用在后。

    百战精锐,铁血之师!

    不负天雄军之名!

    秦浩明久在军旅,虽说没有冷兵器时代领军的经验,可是眼力还是有的。

    判断一支军队是否强军,首看精神面貌,次看全军配合,其他才是内在的一些东西。

    他只是匆匆一瞥,卢象升的军队虽然装备不是很好,可是将士精神抖擞,互帮互助很多,这才是重点。

    这就是卢象升倾尽一生心血才练就的无敌雄狮,可跟满清鞑子野战而丝毫不逊色。

    崇祯九年一月,清军鞑子大举进攻宣府、大同地区。

    这两地自隆庆年间和蒙古封贡互市以来,曾经“六十年不识兵革”,当地守将不敢接战,只是龟缩堡垒消极防守。

    二月,崇祯把正在与农民军血战的卢象升调任宣大总督。

    之后两年,卢象升在当地整理军队,修筑边防工事,将不断跟随本人南征北战的天雄军带来,在当地吸纳精壮,扩军备战。

    到崇祯十一年时,已有了2万人规模。

    他坚信,这支在中原战场最精锐的军队,将是他匡扶天下的利器。

    可惜??!

    秦浩明摇摇头,现在这只军队根本没有两万人,只有一万人。

    他的精锐天雄军大部以及本来应由他指挥的关宁铁骑,现在皆被高起潜扣着。

    身为“总督天下兵马”的卢象升,手里竟然只有一万兵马,真是笑话。

    “卢大人有请诸位,请随我来?!?

    卢象升的亲兵来带卢欣荣、秦浩明他们进去。

    卢象升面容清秀,温文儒雅,一眼望去就是一个读书人。

    楞谁第一次见到他,也想不到这个相貌俊秀的文士居然是高迎祥、李自成嘴里的卢阎王。自领兵以来,身经大小百余战,无一败绩。

    “荣弟如何过来了?”

    卢象升见到卢欣荣,又惊又喜。同时看着秦浩明等人,眼里的询问很明显。

    “秦浩明,临浦生员,才动应天府?!?

    “余佑汉,临浦试百户,文武双全?!?

    “董长青,安徽无为人,其父是宣府正五品同知,崇祯九年以身殉国?!?

    卢欣荣一一介绍。

    “贤侄受苦,汝父有功于社稷!可惜有负失土之则,功过不能相抵,殊为可惜!”

    说道董长青,卢象升无奈的叹气!

    他是崇祯九年鞑子退兵后接手宣府、大同地区,董父的事情他有上报朝廷,奈何崇祯不允。

    崇祯是一个刻薄寡恩的人,讲究功过不抵。

    不仅是君臣之间刻薄寡恩,臣子之间也是刻薄寡恩。

    所以君臣之间离心离德,再也不能让人共赴国难。

    “谢过卢总督仗义执言,长青感激不??!”

    董长青眼眶微红,这是二年来第一次有朝廷官员公正客观评价其父,他心里有所感动。

    可惜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大明将倾,任谁也无法挽救,包括眼前的卢总督都自身难保,秦秀才的话是正确的。

    何去何从?他的心里早有答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