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五十二节 事有可为

第五十二节 事有可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小生大体明白个中缘由,卢总督能否单独给一刻钟时间,或许事有可为?”

    还就不信了,明明知道事情结局,莫非还要接受这种悲催的结果不成?

    卢欣荣闻言,对卢象升作辑率先走出行军帐篷。

    董长青和余佑汉亦步亦趋,只留下卢象升和他的亲兵。

    有意思,自家族弟从小恃才傲物极少服人,不意对眼前年轻士子甚为尊敬。

    另外两人也是以他为主,看来有些才学本事。

    事涉机密,卢象升挥挥手让亲兵出去。

    “因为朝廷战和,皇上偏向和,所以卢总督想以死明志,不知可否如此?”

    看见没有其他人,秦浩明再向前一步,眼睛紧紧盯着卢象升,语气不疾不徐朝他问道。

    自己和卢象升有不小的差距,机会来之不易,秦浩明可不想浪费无谓口水,直接就是重磅炸弹出手。

    一石激起千层浪!

    卢象升退后一步,面色讶然,手指着秦浩明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急促的问道:“你缘何知晓?”

    想他为官十几载,既有朝堂纷争,也有战场厮杀,等闲之事早已练就宠辱不惊心若止水。

    委实秦浩明之言太过惊人,不仅表明他知晓庙堂龌龊,更主要的是把自己的心态掌握一清二楚,让他如何保持淡定?

    是了,果然如此!

    卢象升的神情证实了自己的揣测,一直认真观察的秦浩明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既然知道原因,有些事情或许尚有可为?

    自己来之前就奇怪,卢象升贵为“天下兵马总督”,手持尚方宝剑,执掌大同、宣府、大名三地二年。

    之前又有崇祯的信任,不说把这些地方经营得固若金汤,至少让自己进退有度是没有问题的。

    凭什么杨嗣昌和高起潜作为客军,可以任意拿捏卢象升?

    要说是卢象升性格软弱不敢抵抗也不实际,杀伐果断、浑身正气、有棱有角才是他的标签。

    要不然也不会和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掌兵部事、人称“杨阁部”的杨嗣昌起冲突,更何况还和有“御马监总管”之称,可以出外监军的高起潜对抗。

    要知道,冲突、对抗是需要有实力的。

    原来一切的根源都来自崇祯对他的信任?;?,致使卢象升自暴自弃,再也不想对抗冲突。

    “知晓皇上主和心思容易,朝廷邸报早有言明。

    知晓卢总督心意,我想不仅是我,便是杨嗣昌杨阁部同样心知肚明。要不然,他也不配当这个大学士?!?

    语不惊人死不休。

    知悉事情来龙去脉,秦浩明胸有成竹娓娓而谈。

    其中更是一针见血把卢象升和杨嗣昌双方心态挑明。

    你卢象升想死,我杨嗣昌成全。是非功过,留待以后再说。

    其实在秦浩明看来,说卢象升忠,他没有意见??墒钦庋闼笛钏貌?,那也不正确。

    认真说来,卢象升和杨嗣昌的矛盾只是路线之争。

    从本意上讲,双方还是为了大明国祚得以延续。

    卢象升主战,杨嗣昌主和,在大明目前风雨飘零的情况下,没有谁错谁对。

    只要能沉下心来,坚定选定一条线路,君臣同心协力,都可以解决大明目前的困境。

    关键的还是崇祯,没有魄力,不敢抉择,犹犹豫豫、婆婆妈妈、遮遮掩掩才导致下面将帅、朝臣不和,致使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发生。

    其实,杨嗣昌在秘密启动议和的行动过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

    崇祯十一年三月,辽东巡抚方一藻派瞽者周元忠出使沈阳,试探口风。

    鞑酋皇太极对其相当礼遇,并表示:“如有确议,则撤兵东归”。

    杨嗣昌接到方一藻的报告后,立刻建议崇祯帝允许方一藻及总监太监高起潜便宜从事,办好议和,得到崇祯帝默许。

    周元忠回到宁远,带回皇太极致高起潜的书信,信中称:“仍言讲款,若不许,夏秋必有举动?!?

    杨嗣昌极力劝说崇祯帝把握时机与清和谈,但崇祯帝只命方一藻、高起潜“细酌”。

    杨嗣昌不依不挠,继续上疏批评言官不顾兵部处境,只会空言误国,请求“圣鉴允行”,即明确批准方一藻与高起潜议和。

    此时杨嗣昌主导议和已经公开化,引起朝臣激烈非议,掀起弹劾杨嗣昌运动。

    其中攻讦最力的是少詹事黄道周,他们表面上反对杨嗣昌“夺情入阁”,实际上反对他主导的对清和议。

    崇祯帝于当年七月五日召集群臣于平台,让杨嗣昌与黄道周在御前辩论。

    最后崇祯帝袒护杨嗣昌,贬斥黄道周等弹劾杨嗣昌的官员。

    所以说,崇祯真是一个操蛋的皇帝,只是可惜大明英才枉死,君臣离心,大明江山沦亡,汉人劫难开始。

    卢象升听完秦浩明言简意赅的话语,默默无言独自思索。

    是??!

    眼前这个精明的士子凭着一些蛛丝马迹便可分析出自己的心态,更何况是沉浮官场多年,纵横朝野的杨嗣昌杨阁部?

    自己是否想当然耳?拉上一万多兄弟的性命,是否值得?真能让皇上改变心意觉醒吗?

    卢象升背负双手,踱着方步,清秀的脸上阴晴不定。

    秦浩明见此情况,只是静静的等待。

    过犹不及!

    自己只能提点一二,当事人若不能自己想清其中厉害关系,他说再多反而不美。

    “现皇上令老夫快速赶赴巨鹿,秦秀才以为如何?”

    卢象升停下身,目光炯炯紧盯秦浩明,看他如何作答。

    眼前士子胸有乾坤,他不敢等闲视之。

    虽说心里有些计较,但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或许真如他所言,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也未尝可知。

    秦浩明心里的巨石终于落地,卢象升能够问计与己,说明他的心里开始松动,是个好的开端。

    也不枉自己一番奔波筹谋!

    “此一万人马去巨鹿乃必死之局,鞑子早有布置。然皇命难违,不可不从!

    却是不知卢总督手里可否还有其他筹码?”

    成功在即,反而要更加慎重!

    秦浩明井井有条一一分析,临了不卑不亢朝卢象升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