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六十一节 震撼

第六十一节 震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杨总兵这是说的什么话?

    卢总督父丧在身,陛下夺情以卫社稷,尚且无怨无悔。

    尔身为下属,理应同危共济,献计献策才是,缘何阴阳怪气抱怨不休?”

    杨廷麟虽然品轶没有杨国柱高,可他是文人为官,大明文贵武贱,因此可以大声训斥杨国柱。

    杨国柱心中憋屈,可是却不欲争吵,因此默不作声。

    “伯祥无需如此,杨总兵说得据是实情,不必苛责。

    原先有些事情是我思虑不周,连累诸位同僚,建斗尚请多多海涵?!?

    受到秦浩明的影响,卢象升心态有所变化。

    自己原来太消极,导致下面军心不稳。

    好在是杨国柱和虎大威才能够忍受至今,奸猾如王朴之徒,早已溜之大吉。

    “卢总督言重!”

    “卑职不敢!”

    “属下惶恐!”

    三人急忙开口说道。

    卢象升的人品风格他们可以说知之甚深,也是让他们甚为敬佩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陷入如此困境,还不依不饶追随左右。

    “诸位同僚不必如此,建斗确实是肺腑之言,今日借此感谢诸位的情意。

    请诸位放心,粮草人员本督会妥善安排。

    如今国事艰难,正是我等为君上分忧的时候,还望诸位鼎力支持建斗!”

    卢象升言深意切朝三人拱手行礼。

    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局,人心需要凝聚在一起。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他们虽说有些私心,但也都是大明的栋梁之才。

    特别是杨国柱和虎大威,手底下分别有近千家丁,据是足额足饷有精锐战力的善战之士。

    “定当誓死效命!”

    三人轰然应诺。

    兵乃将的胆,将乃兵的魂。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卢象升作为主帅,此次作战因为朝廷纷争,心灰意冷,这些他们也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必输的战斗有哪个将领愿意打?

    如果不是卢象升过往百战百胜的战绩,和长久以来结下来的情谊,他们早就找借口弃之而去。

    现在听闻他有意重新振作,自然是大喜过望。

    粮草兵马,对一个长期执掌军政大权的人来说,如何会没有一点资源在手?

    “告诉诸位一个好消息,敌酋多尔衮的正白旗已经给我们全歼一个甲喇额真,我军亡才四百余人,伤五百余人,可以说是少有的大捷??!”

    军心可用,打铁要趁热,卢象升自然深谙此理。

    “什么?果真如此?”

    “为何没有听到战报?”

    “何人领军?”

    三人贵为朝廷大员,平日里讲究宠辱不惊,可乍然听说依然动容不已。

    委实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震撼!

    大明对满清鞑子的历次战斗中,斩首三百便是滔天大功,可已是罕见至极,何尝听说一战斩首千五,简直闻所未闻。

    至于我军伤亡多少,在他们看来已经无所谓。

    如果不是卢象升亲口明言,并且知道他的为人实诚,他们定会嗤之以鼻,斥之荒谬。

    卢象升捻须微笑,心中自得。

    当初若不是自己慧眼识人,行险一搏,如何有此惊天战功?

    便是自己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震动不已,虽说有所期待,可也没曾想到会有此结果。

    族弟卢欣荣带回缴获和首级,自己细细检查之后方才确信。

    “到时候介绍一位青年才俊给你们认识,便是此人获此不世之功?!?

    卢象升卖了一个关子。

    却是秦浩明人不在,他又是默默无名之辈,说了他们也不知道,还不如等他回来再说。

    “究竟是何方高人?纵是戚少保戚家军在世,怕也做不到如此?”

    虎大威双目精光闪闪,满脸不可置信。

    卢象升笑而不语,有些事情保持一丝神秘反而更好。

    “此事督师可否上奏朝廷?这可是振奋人心的大捷啊,想必黄学士等一心为国的朝廷诸公必定喜闻乐见!”

    杨廷麟是坚定的主战派,迫不及待想把这件事情禀告朝廷,提高士气。

    今年七月初五,崇祯皇帝在顺天府平台召开御前会议,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侍读学士,黄道周指斥杨嗣昌等私下妄自议和。

    崇祯皇帝袒护杨嗣昌,喝斥黄道周:“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

    黄道周高声争辩:“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

    他厉声逼问崇祯:“忠佞不分,则邪正混淆,何以为治?”

    事后,黄道周被连贬六级,调任江西按察司照磨。

    现在有此好机会,杨廷麟自然想为好友打抱不平,以此表明满清鞑子战胜也不是什么难事,同时也证明主战的正确性。

    “本督也在犹豫,不知何时上报比较稳妥。另外一点也担心,怕杨本兵和高监军有什么想法,恐害了秦秀才?!?

    卢象升满脸的忧虑,显然这件事情困扰他许久。

    秦秀才无根基,骤然横空出世,建立滔天大功,在此微妙时刻,战和未定,必遭人嫉妒陷害。

    “秦秀才?难道此次战役是一个秀才所为?”

    杨国柱反应快,立马开口问道。

    卢象升无奈的笑笑,自知失言,好在都是自家人,也不以为意。

    “此事易尔!督师是关心则乱,失了方寸?!?

    杨廷麟洒然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道。

    “此次战功之大,断不是一个士子可以独自吞下?

    督师身为天下兵马总督,天雄军所有战事都是在督师领导下进行。

    如今战和未定,鞑子却寇边劫掠,督师何不上奏朝廷,看看皇上意思。

    若有封赏,自然皆大欢喜。若是皇上不喜,却也没有怪罪督师的理由。

    如此,岂不是进可攻退可守?”

    一语惊醒梦中人!

    卢象升一拍自己额头大声说道;“是极是极,多谢伯祥提醒,本督糊涂。这就写请功奏折,上疏给皇上再说?!?

    怎么写还不是自己的意思吗?若有什么事情,自己一力承当便是,定不连累秦秀才。

    “您这不是糊涂,是爱才心切,是那个什么秦秀才的福分?!?

    虎大威眼里据是羡慕,有卢总督护佑,这个秦秀才他日必然出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