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七十一节 验收首级

第七十一节 验收首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休得胡言乱语,赶快上马,兵部郎中还在等着和你一起检验鞑子首级,磨磨蹭蹭作甚?!?

    戚纲给秦浩明说得满脸通红,却又没有其他言语反驳。

    概因年中刚刚纳了一房小妾,被挚友张松荣张游击前日喝酒无意说出,当场被秦浩明取笑,说他宝刀不老。

    不行,再说怕要恼羞成怒。

    秦浩明偷偷瞥了戚纲一眼,牵过戚纲家丁手里的马,一个纵身坐在马背,故意转化话题问道:

    “那宣旨的公公呢?还在卢总督那里吗?”

    “这些阉货,俱都是没有卵子之人。现在赵县随时有可能被鞑子围城,卢督又没有孝敬。他们还不撒开脚赶紧跑,还等到什么时候?”

    戚纲满眼都是赤裸裸的蔑视,跨上战马,狠狠抽鞭率先离去。

    秦浩明耸耸肩,赶紧甩鞭跟上。

    到了营房他才知道,这次过来的不仅有宣旨公公,还有兵部职方司的郎中和员外郎。

    职方司负责掌理各省之舆图、武职官之叙功、核过、赏罚、抚恤及军旅之检阅、考验等事宜。

    明洪武二十九年改职方部置。设郎中、员外郎各一人,主事二人。

    崇祯皇帝把兵部郎中和员外郎一起派来,由此可以看出对此事的慎重。

    而卢象升让秦浩明和他们接触,足以看出其中的拳拳爱护之心和培养之意。

    “李郎中,邓员外,甲号库房放置的是鞑子甲喇额真的首级,还有七个白摆牙喇。

    乙号库房才是千五的正白旗鞑子?!?

    游击张松荣满脸堆笑,兵部这些大爷可要伺候好,吃香喝辣的就靠他们。

    戚纲和秦浩明亦步亦趋跟在他的后面,作为这次大捷杀敌有功的代表。

    “好,好!你们先去检验乙号库房,本郎中和张游击等众位英雄,看看鞑酋脑袋有何不同?”

    兵部郎中李纯辉满脸笑容,圆滚滚的胖脸挤压了眼睛的位置,整个眼睛看起来就是一条缝。

    为了此次大捷之事,兵部还派了十二名小吏和六名掌固,共计二十人。

    “满脑肥肠!不会是一个猪脑子吧!”

    秦浩明扯着落在后面的戚纲,低声问道。

    可是随着戚纲嘀嘀咕咕的介绍,秦浩明知道眼前之人不可小觑。

    大明的兵部尚书看似尊贵无比,统领全国兵马。

    可崇祯自打上台后,十一年换了十九个兵部尚书,平均七个月换一个“全国兵马大元帅”。

    以至与傅宗龙在辞退兵部尚书之后,既然无人敢接任这一职位。

    最后还是举人身份的陈新甲自告奋勇,勇于任事。

    结果倒好,仅仅二年时间,反而被崇祯当了议和之罪的替死鬼,斩首午门。

    唯有眼前这位郎中先生,在如此险恶之地,依旧稳稳的坐在兵部郎中位置长达六年之久,足见其本事和手段。

    包括卢总督,也曾当了他的顶头上司三个月。

    邓员外是一名年约四十左右的清瘦文人,闻言施了一礼,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带领兵部众人在库兵的陪同之下,朝隔壁的乙号库房走去。

    “张游击,不,现在要改称张参将,真是可喜可贺??!”

    望着用精致盒子端上来的鞑子首级,犹自散发着丝丝刺鼻的生石灰味道。

    可李郎中没有任何不适,肥胖的脑袋点点头,示意旁边小吏开始检验,双手却抱拳作辑朝张松荣道贺。

    “一切尚为有定数,当不得李郎中贺,还需兵部帮忙美言转圜一二才是!”

    张松荣正儿八经的武将出身,可长期的耳濡目染之下,一番言语也是文绉绉,如果不是面相凶恶,倒也颇有几分儒将风味。

    “好说,好说,但有所请,义不容辞!”

    李郎中话语间滴水不漏八面玲珑,让人舒慰至极。

    大明检验鞑子首级有一整套标准的程序,简单说来就是先看面相,再看牙口,还有头皮上刮痕是否新旧,最后还要扔水里泡泡,看看有没有网巾痕迹。

    “得罪了,这是兵部流程,不得不如此?!?

    检验鞑子首级的小事,自然不需要堂堂的兵部郎中亲力亲为,有兵部小吏代劳。

    “无妨,请尽管放手施为,无需顾忌?!?

    张游击挥挥手,底气十足。

    “大人,是鞑子首级无误,腰刀、兵甲、扳指、铭牌等也都吻合,属于正白旗鞑虏?!?

    小半时辰过去,经过反复确认比对,兵部小吏过来报告。

    “好!好!好!我们再到乙号库房看看!”

    李郎中接连大声叫好,大手一挥,颇有点意气风发的感觉。

    对他而言,任务已经基本完成,只要几个鞑虏首领确认,下面纵使有些水分,他也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卢总督几分面子。

    乙号库房较大,四周的窗户全部打开,寒风呼呼。

    纵使如此,整个房间还是充满腐败的尸味和刺鼻的生石灰味道。

    更让人感动的是邓员外他们,口带湿布,一个一个检查有些腐烂的鞑子首级,显得非常认真细致,敬业!

    一千五百个鞑子首级放在层架上,密密麻麻,蔚为壮观。

    李郎中看到这种情况,双手捂住鼻子,眼里却有着微不察觉的忧虑。

    别人不清楚,他却是深知邓员外的秉性。

    断然无此勤快,分明是有人授意,准备故意挑事。

    而能够指使一个员外郎甘愿操此贱役,后面之人呼之欲出。

    “我等不若在此,让他们忙完再说如何?”

    站在窗户边上,李郎中朝众人淡淡问道。

    明哲保身,不掺和神仙之间的斗争,是他成为兵部不倒翁的首要法则。

    “如此正好,求之不得!鞑子丑陋,没有看头?!?

    张游击不明就里,满口答应。

    “我进去看看,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鞑子头颅?!?

    秦浩明笑笑,抬腿迈进屋里。

    虽说看见死鞑子他心里会有微微的兴奋感,可并是说他有什么特别嗜好,而是想深入了解他们。

    砖家叫兽骗人??!

    刚刚掩着鼻子跨入房间稍微走一圈,秦浩明就发现其中一个细节,无奈的摇着头暗自大骂砖家叫兽误人子弟,没有节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