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七十五节 交心

第七十五节 交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也就是卢象升愚忠,换了其他人,早就撤离赵县,有多远跑多远。

    “卢督毋虚担心,事情当不至于如此窘迫。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我们可以分两步走。

    一方面号召赵县大户捐粮,只要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答应事后补足给他们,料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另一方面,趁着鞑子目前没有围城,可能就要用些手段了,不知……”

    说到这里,秦浩明略有迟疑。

    “说,有什么责任我担着,这次原本就有许多违制的地方,也不在乎多一件?!?

    看见秦浩明有解决事情的办法,卢象升豪情万丈。

    “立马派几路兵马,朝附近县城“借粮”,事前向户部催粮并把此事用密函告之陛下?!?

    秦浩明把借字咬音特别重,再配之以杀气腾腾的表情,傻子都知道借不成便抢的意思。

    卢象升只是沉吟片刻,立马果断答应。

    “浩明真乃老夫的诸葛先生,好像就没有你觉得为难的事情?!?

    事情得以解决,卢象升心怀大慰,哈哈大笑,开口称赞秦浩明。

    “卢督谬赞!如果要小生说,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按目前这种状况,天雄军有得选择吗?

    朝臣的意思,包括陛下的意思,对卢总督来讲都无所谓。

    卢督关心的应该是粮草可否到位?可参战的大明将士具体有多少?固守待援是什么情况?如若没有援军应该如何?

    只是您完全站在朝廷的角度,自然就受到束缚,放不开手脚全力施为而已?!?

    秦浩明明白,不是自己比卢象升厉害,说来说去还是心态,或者说局限性。

    就现在而言,在冷兵器时期,如果讲到排兵布阵,调兵遣将,涉及到具体指挥,十个秦浩明也未必是卢象升的对手。

    当然,秦浩明后世作为特种战士,有着领先几百年的各种战役经验,又站在深知历史大势的高度上。

    如果说个别战术或许不如卢象升,但在战略上绝对是高手,没有之一。

    特别是他没有卢象升瞻前顾后,束手束脚的心态。

    对皇权没有敬畏之心,一切只为了胜利,行事毫无顾忌,自然要比卢象升有诸多手段和优势,不足为奇。

    “赵县城池狭小,无法容纳太多人马,刚好由你带领五千骑兵,每人配备双马,实行你的机动作战。

    老夫在赵县,拖住鞑虏大军,就让鞑虏在此摔个跟头,看他是否还敢目中无人耶?”

    卢象升也被秦浩明激起心中的雄心壮志,信心满满的说道。

    “可惜令出多门,卢督无法统一指挥,不然定叫鞑子吃不了兜着走?!?

    秦浩明有点郁闷,正是关门打狗的大好机会,可却因为狗屁的路线之争,白白浪费。

    “援军老夫也不奢望,如果可能,唯有祖宽的一万关宁铁骑可以与鞑子一战?!?

    祖宽早年是祖大寿家仆,少有勇力,积功至宁远参将、副总兵。

    崇祯八年入陕西剿灭叛军,归卢象升节制。

    他为人骄横,兵马所过之处焚毁民宅,凌辱妇女,基本无人能管。

    但唯独对卢象升服服帖帖,也算是为数不多有交情的将领。

    “鞑虏的骑兵机动性强于我军,野战能力更是我军望尘莫及。

    现在驻扎在河北的朝廷大军中,除了祖宽率领的关宁铁骑可以野战,其他还有哪只友军可堪一战?

    鞑虏只要盯紧这支队伍,便可保证他们动弹不得。

    再者,祖宽头上有高太监压制,根本无法自行其是。

    事到紧急关头,高太监领导的关宁铁骑会让他驰援卢督?”

    秦浩明不惮以最坏的打算考虑高太监,十有八九,关宁铁骑是派不上用场,可以把它排除在外。

    “浩明,你对大明王朝究竟是如何看待?”

    不知为何,卢象升总有摸不清眼前少年的感觉。

    从他平常的言语行动中,爱国爱民杀鞑虏不留余力。

    可至于说对朝廷的态度,就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甚至还有些出格的地方。

    “江山改朝换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万里江山亡于异族。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不可重蹈覆辙。

    秦某是大明子民,但同时也是汉人。小生恳请卢公知晓,乱我大明万里江山者,必是鞑虏!

    对我而言,大明王朝努力去救,真若事无可为,绝不让它亡于异族,这是小生的底线?!?

    秦浩明目光清澈,坦坦荡荡说出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卢督请放心,只有统一的华夏,才是万兆黎民的幸福。秦某绝不会为了一己之私,陷天下百姓于苦难中?!?

    对着卢象升说出他的肺腑之言,秦浩明施礼离开帅帐,留下独自沉思的卢象升。

    寒风凛冽,干冷的西北风打在人的身上,像钢刀刮骨一样。

    破旧的红衣鸳鸯战袍,显然并不能阻挡刺骨寒风。

    然而在河北的苍茫大地上,却有五骑狂抽着战马,急速奔驰。

    扬鞭的五位骑士个个脸色阴沉,写满了倦容。

    但是依旧挥鞭不止,丝毫无顾四处呜咽的寒风和渐渐下沉的残阳。

    领头的是余佑汉,他身后背负一个不知死活的汉子,一手挽马缰,一手扬鞭,整个人如标枪一样扎在马背上,只是为了尽快赶到赵县军营,好尽量挽救身后的汉子。

    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和他亦师亦友的天雄军百户赵大友,一个憨厚质朴的大明老兵。

    十天十一夜,这是余佑汉和赵大友在一起的日子。

    从这个老兵身上,他学到了听音辨数、观察地形,探营、侦察敌人动态、报告路途给养等等,对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夜不收,有了深切的体会。

    不仅如此,他还学到了借马的速度,花最小的力气更巧妙的杀敌,而不是傻傻的用全身的力气进行砍劈。

    天雄军的夜不收十一人为一组,百人为一队。

    其他队的夜不收余佑汉不知道伤亡情况如何?

    可是赵大友带领的百人队,在巨鹿篙水桥遭遇鞑子伏袭,只剩下如今的五骑六人。

    几十个袍泽的拼死掩护下,他们终于冲出重围。

    亲眼目睹袍泽的死亡,余佑汉肝胆欲裂,恨不得转身和鞑虏同归于尽。

    可惜他还不能死,肩头还有沉甸甸的责任在。

    战死几十个老兵的家人老小,需要他来承担。他答应过他们。

    百户赵大友也不能死,他家里还有一个尚未出嫁的小妹。

    他现在要赶紧回赵县大营,向秀才汇报鞑子情况。

    袍泽的鲜血,不能白流。

    “余百户,珍惜跟袍泽们在一起的日子,尸山血海里共同滚一遭,他们就是你的战友兄弟?!?

    想到秀才的话,泪水漫过了眼睑,顺着余佑汉高挺的鼻梁的滚滚而下。

    但他无暇擦拭,只想身后的赵大友醒来,再叫他一声小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