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七十九节 劫杀鞑虏

第七十九节 劫杀鞑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常年的战斗生涯,使得阿巴泰非常警觉,在听到第一声巨响便惊醒过来。

    来不及装束妥当,一个翻身便裹着皮袄冲出账外,冲着执勤的亲兵厉声喝问:“出了什么状况?”

    “好像是敌袭!”

    事发突然,亲兵也是一头雾水,尚为摸清具体情况。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巨响再次响起,仿佛就在身边爆炸。

    几个人被地表的震动跌坐地上,这一次阿巴泰看清楚了,好像是马厩位置发生爆炸。

    刹那间,一股冷汗从阿巴泰后背冒出,紧接着头皮发麻,心里坠入无底的深渊,完了,中了明狗的奸计。

    一定是明狗在营帐中做了什么手脚。

    头脑尚为完全清醒,紧接着又是轰得一声巨响,阿巴泰可以看到大金勇士的残肢断臂,带着四处飞溅的鲜血飘洒在半空之中。

    此时,跟战斗力无关,在接二连三响起的爆炸声中,鞑子根本就无还手之力。

    许多鞑虏还在睡梦中就被炸死、震死,但是更多的人被炸伤、震伤,发出阵阵的哀嚎,让整个队伍士气全无。

    “吩咐牛录带好队伍,防止明狗接下来冲营?!?

    阿巴泰也是久经行伍,立马命令亲兵,长期对明作战优势,他还想垂死挣扎。

    说完,自顾奔向内室,想要把衣甲穿戴整齐。

    “快点,胜负在此一举?!?

    第一声爆炸响起,杨陆凯立马指挥一百五十名将士快速铺设木板,架设飞桥,移掉据马。

    不等营房内的鞑子反应过来,远处轰鸣的马蹄声呼啸而至,却是戚纲率领的大明将士已经先一步杀到。

    “敌袭!”

    “明狗劫营!”

    “莫阔尔!”

    ……

    慌乱的喊叫时起彼伏,到处是甲胄不全的士兵犹如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大声呼唤亲人朋友或者上官。

    在夜里,大军一但崩溃,便是兵找不着将,将找不着兵,而且恐慌的情绪会被数倍地放大。

    加上夜色中看不真切,会让人感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士气丧尽,军心不在,没有军官的组织,没有统一的命令,再是精锐的士兵,也只是待宰的羔羊。

    秦浩明和戚纲的第一支明军骑兵将士一起,手中的绣春刀仿佛死神的镰刀,收割着鞑虏的人头。

    甚至有的时候都不用出刀,高速奔驰的战马带着强大的动能,把鞑子撞得全身骨骼散架,整个人飞在半空,不知所踪。

    天雄军将士把手中的火铳打光,便抽出腰刀,用力朝四处溃散的鞑虏头上砍去。

    几公里的范围内,火光飞驰,到处是奔腾的马蹄声,追击的呼喝声,鞑子临死前的惨叫声……

    鞑虏的营房仿佛成了一座人间屠宰场,屠宰着鞑子的性命。

    秦浩明全身是血,脸带煞气,仿佛地狱的修罗。

    手里的腰刀不知疲倦的挥舞着,鞑子四处哀嚎的惨叫让他心醉神迷。

    犯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应如是!

    秦浩明的战略很简单,带领队伍看见哪里有人聚集起来,便冲散他们,让鞑子根本形成不了有效的抵抗。

    偶有几个武艺高强凶悍的鞑子,也在明军的铁骑之下被碾压成血沫,永远留在大明的土地上。

    特别是卢象升三千大明将士的加入,仿佛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四千多天雄军将士犹如猛虎下山,四处追杀溃逃的鞑虏不放。

    鞑虏既无心抵抗也抵抗不了,纷纷抱头四处逃窜。

    整个营地浓烟滚滚直冲云霄,阿巴泰脸色煞白,双手双脚没有一丝力气。

    在这种情况下,阿巴泰就是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再将溃兵收拢起来进行抵抗了。

    他在亲兵搀扶下,勉强骑上战马,亡命奔逃,只望能逃离这人间地狱。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阿巴泰的亲兵俱是是白摆牙喇,装备精良,武艺高超,一般的明军将士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的周围很快聚集几百人的鞑子,仓皇间朝外杀将出去。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秦浩明看见战场基本已经被卢象升控制,大声叫着戚纲,率领最早参加屠杀的天雄军将士朝阿巴泰的残部追杀过去。

    赵县东南面,鞑虏的营地,天色渐渐亮堂。

    经过一夜的厮杀,喊杀声逐渐小了下来。

    大营已经完全化作了灰烬。

    这一夜,被屠杀的鞑虏大约有五六千人,两千多被俘虏,而剩下的,都逃走了。

    大约两千余人的鞑子俘虏,都被缴了械,一堆一堆的坐在地上,目光呆滞,一动不动。

    周围有天雄军的将士刀枪出鞘严阵以待,只要是看到稍有异动的,立刻就是一箭射过去。

    卢象升骑在马上,指挥其余的天雄军将士,清剿漏网的零星鞑子和打扫战场。

    除了留下必要的人员和一些骑兵看守俘虏之外,其它的都让他派出去追杀。

    至于逃跑的鞑子,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这些精疲力竭的散兵游勇,在广袤的河北平原上,又怎么会逃得过骑兵的追杀?

    便是这严寒的天气,怕是也要把他们冻死。

    更何况有秦秀才在外部亲自劫杀,卢象升相当放心。

    远处,杨国柱带着赵县的步卒和百姓,眉开眼笑来帮忙打扫战场。

    大捷!惊天大捷!

    杨总兵的心中,有无限的诧异和敬佩。

    四千多天雄军将士,全歼一万正蓝旗鞑虏,这是何等功劳?

    在这之前,有谁可想象?

    哪知秦浩明不过一个秀才,横空出世,一战而克。

    万余鞑虏精锐,在他手下如土崩瓦狗般,不堪一击!

    跟狗吃屎,跟狼吃肉!

    这样的英雄人物,必须紧紧跟随。

    秦浩明在杨国柱心中,已经被认为必须交好的人物,不可有丝毫得罪。

    晨雾蔼蔼,仿若天上下着毛毛雨。

    打在人的身上,让人精神一震。

    可这是对大明将士而言,在前面逃窜,缺衣少甲的鞑虏哪里有这等闲情逸致。

    杀声遍地,背后遭到追击的几百鞑虏惊恐万状。

    在大明将士的箭矢打击之下,不时有人坠落马下,立马被迅疾而来的大明骑兵踩踏,一命呜呼!

    可是纵使如此,天雄军将士在秦浩明的带领下,却没有丝毫停留。

    阿巴泰望着后面越追越急的大明将士,不由得悲中从来。

    想他阿巴泰,少小从军,一生金戈铁马,武艺高强,纵横大明几十年,何曾被人撵得有如丧家之犬般,惶惶不可终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