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零三节 尘埃落定

第一百零三节 尘埃落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崇祯闻言脸色一红,略显尴尬。他是承诺过杨嗣昌,隐忍待发以图将来,所以才有征收练饷的举措。

    可天雄军将士的胜利又激发了他豪情壮志,特别是听了秦浩明的战略部署后,更是难以自制。

    杨嗣昌是朝廷重臣,是他的肱骨大臣,不便大声呵斥。

    此时,秦浩明站出来行礼向崇祯皇帝说道:“皇上,杨本兵之言,微臣不敢苟同,不知当讲不当讲?”

    崇祯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秦浩明刚好递上梯子,岂有不允之理。

    “都是为了社稷江山,秦爱卿尽管畅所欲言,无需顾忌?!?

    “其实不管是我们大明也好,建奴也罢,双方都知道和谈只是暂时性的。

    只不过双方都有为难之处,不得不暂做休整,但最终结果还是要靠战争解决问题。

    纵观历朝历代,真正的和平,绝不是靠谈出来的,而是靠打出来的?!?

    秦浩明看着崇祯和杨嗣昌,话语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崇祯低头细细品味秦浩明的话,若有所思。

    杨嗣昌则面如沉水,闭着眼睛,不动声色。

    “杨本兵想和谈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等到建奴完全退出关外才行。

    否则,天下士林将如何看待杨本兵此举?尚请三思而后行!”

    秦浩明眯着双眼,意有所指。

    杨嗣昌气苦,被秦浩明挤兑得不能言。

    他本就是坚定的主和派,曾连续上疏阐述议和主张,坦率表明自己的“体国”之心。

    言语深切透辟,文情深挚感人,但却不敢也不能公开说他主和,概因大明没有和谈的土壤。

    他的许多奏疏大多是密奏给崇祯皇帝。

    甚至当主战派攻击他“主抚”是订“城下之盟”,大唱出战高调时,他竟不敢针锋相对予以驳斥。

    反而违心地加以否认说:“从无抚说,毋以长安蜚语陷人”。

    “就怕卢建斗战又不能胜,让局势更加糜烂。若是朝堂酸儒日日催战,又该如何?”

    杨嗣昌仰头长叹,心中苦闷至极。

    自己的见解不被人所认可,在这种议和即“误国”的叫嚷声中,更是形成“逼战”的气氛。

    不论形势如何险恶,不论几条战线,均得出战。

    甚至出现一日不战便流言四起的局面。

    秦浩明心里一紧,杨嗣昌这话讲得没错,历史上孙传庭、洪承畴可不正被大明朝廷催战,才一死一降吗?

    “该战则战,该守则守,战场形势瞬间万变,缘何可以墨守成规,听京城毫无阵仗经验的酸儒大放厥词?

    若要指手画脚也行,请他们来军中共同战之!

    看看他们有没有此等豪情,若真敢来,微臣这条命便和他一起同生共死又何妨?”

    秦浩明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在崇祯和杨嗣昌面前阐述自己的意见,他这是权当背书。

    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里,叫他听从这些酸儒的意见,秦浩明自问根本做不到。

    曹尼玛,朝廷上的衮衮诸公一个个别的本事没有,相互构陷、污蔑、捕风捉影的事情个个都是老手。

    坐在朝堂之上,画画草图,拍拍脑袋,就决定前线战场大明将士的生死。

    赢了是他们的运筹帷幄,输了,反正无关他们的性命,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大臣志在禄位金钱,百官专务钻营阿谀。天下之势,已如河决不可复塞,鱼烂不可复收矣。

    “自边烽发难二十年来,智者用谋,勇者效力,谁都想灭建奴而凯旋归来!

    但实际是耗资万贯,徒让百万人丧命。今与清对峙已无获胜之希望,难道还要一直重复二十年前之事乎?”

    杨嗣昌看见崇祯微微点头赞同秦浩明的话,犹自不甘开口向崇祯说道。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杨本兵切勿涨建奴志气,灭自己威风,大明兵锋尚利,昨日冬至献俘便是明鉴!”

    秦浩明急忙接过杨嗣昌的话语,他必须抢在崇祯一锤定音之前,好影响崇祯决定。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当断乱断,反受其害!

    崇祯帝可不正是此种情况?说到底,还是没有当君王的能力。

    错在和谈不定,你让下面的大臣如何抉择,谁都相信自己的想法是对,意见不同,自然就有争斗。

    秦浩明内心甚至有点同情杨嗣昌,碰到一个没有担当的君王,岂不也是他的不幸?

    “好词,无愧临浦案首,有真才实学?!?

    听到秦浩明的词语,崇祯细细品味,眼前一亮,这才想起秦浩明秀才身份,不禁愈发赞赏秦浩明,说不定又是大明栋梁之才!

    看见杨嗣昌还想说什么,崇祯从龙椅之上猛然站起,高高在上地俯视着秦浩明和杨嗣昌,一股皇权威严扑面而来,“朕意已决,杨爱卿不必多言,和谈之事今后再说。

    诚如秦爱卿所言,先把建奴驱逐,朕的大明没有城下之盟!”

    “皇上英明!”秦浩明赶紧下跪,大声叫道。

    “皇上英明!”杨嗣昌虽有不甘,却也无奈下跪说道。

    崇祯背负双手,显得有些意气风发,望着秦浩明魁梧的挺拔英姿,继续说道;

    “杨爱卿,兵部立马着手议定此次有功将士封赏,争取赶在大战之前完成。

    至于秦爱卿,朕就独断专行一次,擢升为府军前卫指挥同知,授予从三品明威将军衔,立马抄送邸钞,昭告天下?!?

    “微臣领旨!”

    杨嗣昌心中叹息,看来皇上对眼前青年将领甚是欣赏,并且主战之心也相当坚决。

    不仅亲自下旨把他调入天子亲军行列,更是让他不受兵部指挥,归属到由曹化淳提督的京营中,这是怕自己掣肘,对他的?;ぐ?!

    “微臣谢过皇上厚爱,一定卫我大明万里江山,至死不渝!”

    秦浩明大喜过望,急忙跪拜谢恩!

    从三品的京军指挥同知,若是在边关,都有单独领兵的资格了。

    “微臣还有一事相求,请皇上斟酌!”

    看见崇祯正在兴头上,秦浩明小心翼翼的说道。

    崇祯笑意盈盈,抬起宽大的龙袍做了一个说的姿势。

    “若是此战把建奴驱逐出大明,微臣想为皇上镇守边关,和鞑虏不死不休,以卫大明!”

    秦浩明手心有些湿漉漉,那是紧张的缘故,概因此事对他关系重大。

    “哦,秦爱卿想去边关?想去哪里?”

    崇祯眉头一扬,有些诧异,同时也有些感动。

    多少边关将领挤破脑袋也想调入京城,不意这个方才弱冠的年轻人居然自请出京,镇守又是苦寒又是危险的百战之地。

    “若有可能,微臣想去大同府!”

    秦浩明一脸的坚毅,缓缓的说道。

    崇祯沉吟不语,反复考虑,不是其他原因,是心里有些不舍。

    大同府与其说府,还不如说是镇,基本都边兵,实属苦寒之地。

    同时更是边关中的边关,特别是蒙古草原被皇太极统一后。

    就连对秦浩明不感冒的杨嗣昌眼神也有些变化,一丝敬佩油然而生。

    “准!”崇祯望着秦浩明坚毅的眼神,咬牙最终还是答应。

    不过,他的心里却有其他一番计较。

    “谢皇上,微臣一定以死报答,卫我大明!”

    秦浩明心里的石头落地,一脸庄重严肃。

    驱逐鞑虏,卫我大明!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难也?

    可是再难,他也别无选择。

    难道他做得到拖着丑陋的金钱鼠辫,见到鞑虏就自称奴才?

    秦浩明抚摸着满头黑发,摇摇头幽幽想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