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零五节 秦家村

第一百零五节 秦家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叶府,叶家花园早没有了秋季百花绽放的景象,唯有几株傲雪的寒梅独自迎着寒风不屈的争斗。

    凉亭之中,一扇屏风稍微挡住呼呼的北风。

    叶府公主狐裘披肩斜搭着,一袭白色素衣从踏上垂到地上,漆黑如墨的长发用一根白色丝带松散挽起,柔软的顺着香肩蜿蜒而下,丝毫不乱。

    叶绍梅坐在矮榻上,十指如飞,正在认真的做着女红。

    在大明,尤其是江南一带,女子都从小学习描花刺绣,纺纱织布,裁衣缝纫等女红活计。

    夫家对于择妻的标准,都以“德,言,容,工”等四个方面来衡量,其中的“工”即为女红活计。

    许是有些累了,叶绍梅用针挑挑耳边的发髻,望着傲雪的寒梅,蓦然想起前几天见到柳如是娇美的容颜。

    柳如是的人生经历,可不正像这寒梅一样,在这乱世中独自飘零,却毫不放弃妥协,追逐自己的真爱,最终在严寒的冬季独自绽放。

    放下手中的针线和正在绣的荷包,叶绍梅嘴角边露出一个狡黠顽皮的微笑。

    柳如是能与天下才子笑言相谈而毫不逊色,想必学识才情定然不差,自己虽然自负,但恐怕也力有不逮。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自己的相貌并不比柳如是差,若真是才情不如她,但却胜在清清白白,便如同冬季的雪花,洁白而无瑕。

    更何况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说不定明哥哥未必只是一味欣赏女子学情,那自己不如在其它方面突破,何尝不是新的转折和机遇。

    她敛回心神,继续专心致志的绣着手里荷包。

    冬天漫长的夜晚,春秋闲暇的时节,江南的女子都会操起针线、布料,描红绘绣。

    当芳龄来临,每个姑娘都在编织着自己的梦,这些梦是情和意的交织,是理想与现实融合,伴随着江南女子度过最富激情和才智的豆蔻年华。

    她们凭借着自己精湛的刺绣技艺,把这些彩色的梦记录下来,绣成荷包,诸如钱袋、扇袋、镜袋或香包之类,送给自己的情人。

    一个小小荷包,寄托了绵绵无尽的情意,它美丽而又纯净,含蓄而又明朗。

    荷包虽小,却把所有的情和爱、思与恋全都“包”在了里面,包括叶绍梅的心。

    心之所至,情之所至!

    叶绍梅只想全身心的投入对明哥哥的爱恋中,不想明天不计结果,一任自己的心而无怨无悔。

    她有些自责,为何不早点绣好荷包,鼓足勇气送给明哥哥,让他知晓自己的心意。

    这样也不至于在秦家小屋和他短暂交谈后,从此便再也无任何交集。

    在大明,女子送给情人的香包含意深远,其中一针一线都蕴涵了无限柔情。

    特别是情人要出远门时,都会缝制香包让他们带在身上,一方面保佑他们出行平安,另外一方面也是在提醒他们,家乡有人倚门守候,应该早日归来。

    只是,叶绍梅心里却有几分茫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送出去。

    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黯然伤神,难不成真的是缘浅情深?

    “小玉,备车,去秦家村?!?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慌乱起来。

    幸福要靠自己争取,与其坐而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负责管理家族生意的叶绍梅,甚有决断。

    “大喜!秦族长取得大捷,被天子封赏?!?

    “大家准备迎接王县尊,父母官要来宣示圣谕!”

    方培伦和一个衙役一路小跑,兴奋得大声喊叫。

    ……

    原本寂寥无人的秦家村顿时轰动起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部从各个方向跑过来,团团围住县城衙役和方培伦问个究竟。

    “你跟他们说,我去告诉云哥儿和族长夫人,让他们准备?!?

    方培伦在路上早已得知具体情况,急忙钻出人群撒腿就跑。

    “是上次立的功勋吗?”

    “莫非秦族长再次立功?”

    “啊,连知县大老爷都要过来?”

    “真是秦家列祖列祖保佑,秦家要兴旺发达了?”

    ……

    “大家都给我静一静,退后一点,让上差好好说,这样成何体统?”

    五叔公德高望重,秦氏族人依令而行。

    “无妨,无妨,可以理解?!?

    秦家崛起在即,这个县城衙役自然不敢得罪。要是换了以往,早就动怒。哪里像现在这样还陪着笑脸。

    衙役高声把秦浩明的“丰功伟绩”复述一遍,同时把王县令随后就到消息告知秦家族人。

    勉强屏气凝神听完,秦氏族人再也抑制不住欣喜,高声叫喊。

    连一向稳重的五叔公也是老泪纵横,大声高呼,“列祖列祖保佑,秦家终于崛起?!?

    甲长肖老三勉强稳住阵脚,吩咐大家打开宗祠,准备祭拜,同时叫大家准备迎接王知县。

    长期生活在最底层,对他们来讲,一县之尊大如天。

    “秦夫人,云哥儿,小人知道的就是这些,王知县的队伍后续就到,那个差人是快马来报的?!?

    方培伦眉飞色舞向柳如是和张云通禀他知道的情况。

    “赶紧准备一下,另外给衙役一些喜钱?!?

    柳如是现在已经逐渐适应大家叫她秦夫人,大明许多地方,包括临浦,女子领进家门,即使未完婚,那已经是家人。

    “早知道就跟兄长北上抗击鞑虏,建功立业,唉!”

    张云听到余佑汉和董长青他们也获得千户职,忍不住高声哀叹,少年心性表露无遗。

    “切莫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家里的事情亦是重要,估计秦郎不放心交给其他人?!?

    柳如是笑语晏晏,缓言劝慰。

    “战场上凶险万分,鞑虏又凶残,那都是拿命相搏,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柔儿和张云相处甚是熟络,因此毫不客气直言呛他。

    “柔儿,切莫瞧不起人,平日里大家练习的时候,相差无几?!?

    张云红着脸,急忙分辨。

    柳如是微笑着摇摇头,不再理会他们,自去安排其他事宜。

    整个秦家村已经成为欢乐的海洋,大家走在路上都是洋溢着笑脸,包括原先的流民,他们早已和秦浩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过,先期抵达的不是王知县一行人,而是叶府大小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