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零八节 黑暗

第一百零八节 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清单上写得很详细,每块田地分配的具体范围也清清楚楚。

    勋田两百亩,职田两百四十亩,还有四品以上才有的永业田三百五十亩,若是再加上兄长之前的八十亩口分田,总计有八百七十亩田地之多。

    若是仅仅这样,张云也不至于如此一惊一乍。

    这是朝廷授予有功之臣的正常奖赏,堂堂正正清清白白,不以王县尊的意志为转移,此点张云明白。

    关键有三点,才是张云失态的原因。

    其一是这八百七十亩田地基本连在一起,且据是上好良田。

    张云是本地人,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有些上好水田明显属于临浦大族叶家。

    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但他相信临浦县衙必然要给叶家其它补偿。

    当然,所有的田不可能全部连在一起,但看得出来,王县尊已经是煞费苦心。

    他已尽量的把八百七十亩田地分配在一起,如此一来,打水井,修沟渠,据都方便许多,容易集中灌溉。甚至还有施肥什么的也能方便不少。

    不至于东一块、西一块,耕种起来麻烦也不方便管理。

    其二,备注甲:朝廷授予秦氏莲塘永业田三百五十亩,其东南方皆怪石嶙峋,寸草不生之地,现付秦家开荒植林,有利临浦民生。

    说起来,莲塘所张云是熟的不能再熟了,那是余佑汉余百户的卫所管辖范围。

    可他愣不知道,为什么两千多亩的牧马草场,临浦少有的苜蓿地,为何成了王县尊口中的怪石嶙峋,寸草不生之地?

    莲塘卫所的将士不知有多少人眼馋此地,却始终被临浦县衙所拒。

    不意今日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便落入秦家,更关键的是托付秦家开荒植林,这意味着什么,张云心里岂能不知?

    甚至这样完全利己的事情,居然还可以有利于临浦民生。

    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串联在一起。突然间,张云对官场语言有了顿悟的感觉。

    其三,备注乙:秦家村现有入籍临浦人士若干,均乃北地无主流民,为建奴所迫,不得已而入临浦。

    为安稳计,临浦县衙委托秦家代为托管,招为佃农。

    现临浦县衙补偿城关北地陡坡予以开荒种垦,所垦之地,官四民六。

    看到这里,张云的手已经完全在颤抖,胸腔一股暖流直奔鼻尖,冷暖交际,产生酸意,眼眶的泪水不经他同意自然滚落。

    委实不能怪他没出息,实是三条一条比一条震撼,你让他一个刚刚脱贫致富之人谈何淡定?

    特别是第三点,福建的地理特点是“依山傍?!?,九成陆地面积为山地丘陵地带,被称为“八山一水一分田”。

    虽说闽北算是福建的粮仓,但却不及闽南,少有平原。

    可这所谓的临浦城关“陡坡”之地,恰恰是临浦难得的沃土平原,怎么就成了陡坡呢?

    众人皆道官字两张口,左说有理,右说也是理,逢事都有理,真真诚不我欺!

    大明对土地管理及其严格,大明律令规定:其地有草者,尽曰官田,力堪农事,乃听受之。若其自取,必为奸也。

    简单来说,便是没有官家点头,任何人不得擅自开垦,哪怕空置。

    如今秦家有县衙的明令,则自然是无此顾虑。

    至于说官四民六,张云更是嗤之以鼻。

    大头都给你了,人家还会在乎小头吗?

    退一万步来说,瞒报或少报总会吧!

    可以想象,今后若是加上托庇、投献、附议等等,秦家良田万顷,家财万贯,奴仆成群,真的不是什么虚妄之言。

    而不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的八百七十亩田地。

    “张云代兄长谢过王县尊照顾,云立马休书一封,快马向兄长禀报?!?

    张云抹抹眼角的泪痕,朝王县尊不好意思一笑,一语双关说道。

    出去历练一番,有些门门道道早已知晓。

    明白王县尊卖好的对象是兄长,虽然是锦上添花的事情,想来大家都乐见其成。

    不过,此事委实重大,从未经历官场的张云不敢擅做主张,敲定此事。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省事。

    王县尊捻须微笑,微微颔首。

    他非常满意张云的表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总算不虚此行。

    不管如何,自己的心意已到,刚刚崛起的秦将军不能不领情!

    也不枉自己左右腾挪,幸得临浦叶家公子主动帮忙,方才上下欢喜。

    而他只不过公器私用,慨他人之慨,慨大明之慨,与己并无半分损失!

    当然,叶家的图谋,王县尊也心知肚明乐见其成。

    至于说什么秦将军不答应的话,他是不相信的。

    一场天大的富贵摆在从未出仕的秦秀才面前,不相信他可不受此诱惑。

    便是他,也眼馋那些膏腴之地,只不过异地为官,没有办法染指,反而是真金白银来得方便。

    交代清楚明日便会派县府小吏和他交接,王县尊在秦家村村民饱含热情的目光中乘轿离去。

    当然,如果秦浩明在此,他一定会留下来与民同乐,现在嘛……按他的说法,本县公务繁忙,无暇留此,恕罪!

    众人按捺住急躁的心情,好不容易等一县之尊走远,便团团围住张云,向他咨询朝廷到底授予秦族长一共多少田地。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特别是在大明,绝不是所说而已!

    别的不说,单单是田地问题,便可让秦氏族人受益匪浅。

    堂堂的明威将军、从三品的朝廷大员总不可能亲自下地耕田吧!

    更可况是几百亩的田地,如此一来,就必须雇用人手。

    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作为秦氏族人,无论如何总是比别人优先不是?

    张云仿佛听不到秦氏族人的相询,沉浸在呆滞状态之中。

    半晌,正当人们以为他突然得失心疯之际,方才仰天长叹,为官不易??!

    你想到的,人家已经帮你办妥,你想不到的,人家也帮你预先考虑周全。端的滴水不漏,不是家人胜似家人??!

    “二当家,究竟朝廷赏赐秦族长多少地?”

    见张云又恢复正常,甲长秦老三还是腆腆脸,问出在场众人最为关心的事情。

    只是如今水涨船高,亲疏有别,平常的云哥儿却是再也叫不出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