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一十节 狼行千里

第一百一十节 狼行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您老既然如此说,那如是便负责管理内宅,替秦郎分忧!”

    话说到这个份上,柳如是原本就是巾帼不让须眉,当场应承。

    “大嫂管理内宅,福伯管理作坊,我负责训练护卫队,咱们齐心协力,争取让兄长回来大吃一惊?!?

    张云抚掌哈哈大笑,无限惬意。

    柳如是和福伯相视而笑,一股温馨弥漫在每个人心头。伴着屋外秦家村村民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正定县城东郊,乌云遮住月光,繁星不见踪影。茫茫夜色中,伸手不见五指。

    山顶上,透过呜咽的风声,依稀可以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山脚下,是以扬武大将军岳托为统帅、多罗安平贝勒杜度为副帅的建奴攻明右翼军,大营绵延十几里地,各营之间相距百步,寂寥无声。

    只有斜插在栅栏上的几十枝松脂火把发出“咇剥”的燃烧声,影影绰绰的幽光照亮了栅栏内外。

    隐藏在箭塔下的鞑虏哨兵,死死地盯着栅栏外黑暗处,一个个呼吸沉重,眸子里不可遏止地流露出了恐惧。

    是什么情况让这些身经百战的鞑虏老兵,居然也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惧?

    事情要从五天前说起,扬武大将军岳托接到攻明左翼军睿亲王多尔衮合围赵县的请求,当即便尽起大军,赶赴赵县。

    可从保定到正定,短短的一百多公里,他们足足走了五天,一天不到三十里。

    期间固然有缴获和俘虏众多,影响了大军前进的进程,但更多的还是明军的骚扰。

    宣大总督陈新甲留下一部分军士看守保定,其余的四万大军全部尾随右翼军,致使他们行军缓慢。

    如果要和第一日一样,他们安营,大明也安营,他们拔寨前行,大明也拔寨前行。

    彼此间倒也相安无事,不至于让他们如此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第二日,不知从何处冒出另一股几百人的明军铁骑,个个来去如风凶狠无比,且悍不畏死。

    猝不及防之下,当日便让他们袭击后勤得手,损失谷物三千余斤,死伤两百多人。

    岳托只有三万多大军,俘虏却有八万余人,行军路上绵延十几里,如何护得周全?

    好在汉人俘虏温顺,极少有反抗,不然更是无奈。

    岳托不是没有派兵围剿,可让他们头疼的是,这股明军相当狡猾无耻,并不和你死战,一击便走。

    你派小股精锐去,他们和你死战到底,大队人马赶去,他们又立马逃之夭夭。

    发展到最近两三天,更是变本加厉,安排的哨岗经常被他们趁黑割掉脑袋,朝军营内纵火。

    虽说没有引起什么大的损失,人员伤亡不大,可随军的辎重器械却被扔进来的火把烧掉不少,真真气煞人。

    “嗖!”

    一声破空声响,熊熊燃烧的火把突然被射落在地,很快熄灭。

    “嗖嗖嗖……”

    紧接着,连续不断的破空声响过,插在栅栏上的火把接连被射落,期间还有鞑虏的闷哼声。

    隐藏于暗夜之中,摩拳擦掌准备趁乱出击的秦浩明失望的发现,跟以往乱糟糟的场面不同,鞑虏营内还是静悄悄一片,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让你没有丝毫机会。

    “嗷呜!”第一声狼嚎响起。

    “嗷呜!……”群狼声紧随而至。

    岳托和杜度全身着甲,脸色阴沉站在营房空旷处,一言不发,身前和身后皆是全幅武装的精锐白摆牙喇。

    听见明军示威的狼嚎声,镶红旗第一勇士库勒脸上青筋跳动,左腿向前迈步,右腿全跪,悲愤的朝岳托请求:

    “旗主,明狗太过嚣张,让奴才带人冲出去把他们全部擒拿,献上他们的狗头,以解心头之恨!”

    岳托轻咳几声,手中的马鞭毫不留情朝他抽去,“混账,怎么如此不长记性?

    这么快就忘记前几次教训,那是他们的狡计,黑灯瞎火的,你知道外边有什么埋伏?

    有多少人马?这股明军和其他人不一样,不可大意?!?

    “请旗主恕罪,奴才知错!”

    全身甲胄在身的库勒对鞭子浑不在意,但对岳托的责怪却极为害怕。

    别看他武艺高强,上山能打虎,下??汕芰?,可毕竟是镶红旗奴才,旗主岳托对他掌有生杀大权。

    “三阿哥,库勒也是护主心切,便绕了这奴才一回,让他戴罪立功?!?

    副帅多罗安平贝勒杜度隶属于多尔衮的正白旗,和岳托向来面和心不合,此时趁机拉??饫?。

    “库勒何罪之有?不过脑子不清楚罢了!起来吧,明天便由你带领部曲,负责对付这伙明军的骚扰?!?

    岳托如何不知杜度是给他上眼药,轻轻瞟了他一眼,转头对库勒和颜悦色说道。

    “谢过旗主,库勒定不辱使命!”

    说罢得意洋洋站起身,同时也对杜度“仗义执言”行礼感谢。

    岳托心里暗叹,库勒勇猛是勇猛,可惜向他刚才所说,没有脑子。杜度如此明显的挑拨离间,居然也看不出来。

    杜度为什么如此,他其实心知肚明,根源还在皇太极和多尔衮身上。

    他们之间的仇恨,在大清上层早已不是秘密。

    皇太极能坐上皇位,岳托是关键人物之一。

    1626年努尔哈赤病逝,由于实行汗位继承由八和硕贝勒共同推举制,四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和皇太极都手握重兵,怀有夺取汗位的打算。

    关键时刻,岳托协同三弟萨哈璘劝代善拥立皇太极。代善放弃自己登位,转而接受岳托等人的安排。

    代善在翌日向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及贝勒阿巴泰、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杜度、硕托、豪格等提议立四贝勒皇太极为汗,以八和硕贝勒共同推举的形式拥立了新汗。

    皇太极登基之初,威望不隆,另外三大贝勒仍然与他平起平坐。

    岳托又积极协助皇太极加强中央集权,打击、消弱三大贝勒的势力。

    虽说他得到皇太极的回报,但不可避免的,他同时和多尔衮等人也结下深仇,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安平贝勒,这个叫秦浩明的人不可小觑,汉人又出了一个英雄人物,我们切莫大意??!”

    岳托战功显著,但更出色的却是他在政治上的敏锐能力,以及大局观。

    杜度做法虽然低劣,但他还是和蔼的说道。

    “三阿哥所言极是,我一定要斩下他的狗头,为阿巴泰贝勒报仇!”

    杜度脸上都是狰狞,眼中泛起毒辣之色。

    夜色,漆黑如墨。

    北风,寒冷似刀。

    秦浩明和四百勇士如标枪般挺立马上,望着黑洞洞的鞑虏大营,始终没有等来鞑虏的追击。

    “鞑虏不过如此,我们明日再寻战机。点火,撤!”

    “嗷呜……”狼声阵阵,那是对战斗的渴望!

    鞑虏大营,岳托脸色铁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