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一十一节 将士归心

第一百一十一节 将士归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明军几百铁骑公然点着火把,仿佛在嘲笑他们的懦弱,曾几何时,汉人竟然嚣张至此?

    岳托握着拳头,头上青筋暴起,真想就此命令库勒领兵出营追杀。

    可理性告诉他,万万不能冲动,汉人诡计多端,小觑不得。

    远的不说,就说早已经投降大清的佟养性、马光远、范文程、王化贞等文武官员,哪一个不是汉人中的翘楚?

    自己内心虽然鄙薄他们无耻,但不可否认,他们的才能胜过大清文武官员多矣!

    只不过大明人才众多,崇祯识人不明,这些人又意志不坚,贪生怕死,平白便宜大清而已。

    大明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便是眼前听说叫秦浩明的弱冠少年,以秀才之身如彗星般崛起,斩杀饶余贝勒阿巴泰,两仗杀了一万多大清勇士。

    想到这里,岳托的眼中有几分悲伤和黯淡,若是大明汉人俱是如此凶猛善战,他们大清二十几万族人又能坚持多久?

    此次,他之所以听从多尔衮的建议,率领大军撤离保定,一方面固然是领教一番,另一方面却是想汇合多尔衮打算安全撤退事宜。

    此次劫掠收获颇丰,大明是一个庞然大物,远不是现在的大清可以匹敌。

    大汉皇太极说得对,若不是汉人心不齐,彼此勾心斗角,他们连作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就怕多尔衮损失了万余旗人,不肯撤退,倒是要想个法子才好。

    “嗷呜……”

    秦浩明他们撤退到安全地带,开始向留守的将士发出讯号。

    “嗷呜,嗷呜……”正定县城东郊山顶也传来一长三短的信号,意味安全。

    “弟兄们,回去吃一顿饱饱的宵夜,养足精神,明天再好好干鞑子?!?

    一切顺利,秦浩明高兴地朝身后百战余生的天雄军将士说道。

    “诺!”全体将士轰然应答。

    秦浩明虽然在夜色中看不清将士们的神色,但从士气高昂的回答声中,便知道将士们对他的信任。

    宵夜及其简单,秦浩明他们没有后勤补给,一切皆从建奴手中缴获,有什么吃什么。

    不过,马肉不缺,虽说肉有点酸涩,但在这个连观音土都可以吃的年代,又有何好苛求?

    “去,去,去!别眼馋,没有你们的份,这是给二狗他们的。等赶走鞑虏,我一定带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

    浓郁的鸡汤味引得将士们频频侧目,有几个喉结更是上下滚动。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战场就是如此残酷,何况鞑虏也不是软柿子。

    秦浩明虽然仗着骑兵高速的机动性,采用偷袭、骚扰、火攻等手段,取得先机。

    用零敲碎打的方式蚕食鞑虏的兵力,取得歼敌近六百,焚毁鞑虏战略物资的好成绩。但不可避免的,他们自身伤亡也有近百人。

    五十几个天雄军将士永远长眠,三十几个负伤,基本丧失战斗力。

    天寒地冻,丛林里的野兽也不多,只猎得几只山鸡和野兔,暂且当做伤员将士的营养品。

    “将军不用费心,我们这是闻香进食,你看,这馍馍都好像有鸡汤味?!?

    话音刚落,惹得将士们一片哄笑。

    说话的将士秦浩明认得,天雄军小旗碾子,大名不详,宣府人。

    四年的老兵,腿在过往的战斗中受伤,微瘸,但完全不影响战斗,跨上战马就是一名勇士。

    看着一个个振臂欢呼的天雄军将士,其中好多还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

    想到他们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战死在冰冷的战场上,秦浩明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念道:弟兄们,敞开肚子吃吧,这是你们应得的……

    虽然残忍,可是他们别无选择,两个民族的碰撞,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慈不掌兵!

    “秦秀才,你们文人打仗弯弯绕绕就是多,打个仗还提什么十六字,不过还真实用,解气!”

    戚纲则没有秦浩明那么多感慨伤怀,在他看来,当兵吃饷卖命,天经地义,从古至今,莫不如此。

    只是对于秦浩明提出来的十六字真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利用骑兵高速,层层推进,强敌跟踪,让敌人疲于拼命的游击打法赞不绝口。

    “那是自己你不读书,这些战法咱们老祖宗早就用腻了,我只不过总结一下而已?!?

    秦浩明斜着眼,毫不客气地把太祖的总结说成是自己的思路,居然也不见丝毫愧色。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没说错,那就是老祖宗用腻了。

    华夏五千年的历史,什么战术没有。

    在没有骑兵之前,战争的战术通常只有一种——平推战术。

    简单来讲,就是阵列一线横排,战车在前,步兵在后,缓缓朝前平推,没有攻击重点,没有主攻方向,单纯的正面进攻,死打硬拼,简单粗暴,毫无美感可言。

    而有了高速机动的轻骑兵后,那就不一样了。你可以迂回敌军之后,攻其侧背,配合正面形成夹攻。

    也可以直接从敌军薄弱部分突入,贯穿敌阵,然后从其背后再次冲入,反复冲杀,把敌军搅得大乱,使之陷于崩溃。

    还可以断其粮道,破坏其后勤给养。

    甚或可以直接攻击敌军指挥部,破坏其指挥系统。

    总之,骑兵,在没有飞机、大炮、机关枪等热武器出现之前,绝对可以算得上当时速度最快、武力最强的王牌。

    它可以在任意时间打击敌军的任意位置,让人防不胜防。

    这也是鞑虏在对大明的战斗中,占尽优势的原因之一。

    “我来拎一桶,天雄军将士碰上你这样一个好将军,真是福分?!?

    戚纲接过秦浩明手中一桶鸡汤,朝伤兵帐篷走去。

    秦浩明苦笑连连摇摇头,有些无奈更有是惆怅。

    无可讳言,大明将士大多是些头脑简单的粗人,跟他们讲战略战术,讲安邦定国的大道理,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可话又说回来,要想获得他们的认同,其实也很简单,只要你把他们真正当兄弟看,他们就能把心掏给你,就能把命卖给你!

    从古至今,事实证明,要想带出最好的兵,最好的手段就是身先士卒,同甘共苦。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高高在手指手画脚,永远带不出强兵和最忠心的兵。

    秦浩明自己在后世就是普通大头兵,自然深明此理。

    “秦将军,二狗走了!”

    刚走到军帐门口,一个叫浩子的轻伤员流着泪,哽咽着对他们说道。

    秦浩明心情沉重,三步当做一步快速闯进弥漫草药味的账内。

    PS;感谢书友蓝田玉生烟的打赏,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