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一十六节 乱战

第一百一十六节 乱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下一刻,密集的呼啸声接踵而至,间中还有噼噼啪啪的火铳声,更有雷鸣般的马蹄声朝着大营席卷而来。

    多年的军旅生涯,让王世选逃过一劫,当哨卒被袭击的一刻,他立马匍匐倒地,而不是到处奔跑逃命,因为他知道首箭是定位箭,接下来就是箭雨绵绵。

    一切果然如他所料,伴随着一阵弓弦颤动声,一波箭矢带着呼啸,从天上激射而至。

    建奴汉军旗霎时响起一阵惨叫,好几十名士兵倒地或者受伤,虽然有厚实的皮甲护身,可在长弓的近距离疾射下也难免伤亡。

    秦浩明懊恼的扔掉手中的火铳,说起来丢人,后世堂堂的军中神射手,大明的第一枪竟然是以失败告终。

    委实怪不得将士们不爱用火铳,除了有炸膛的危险,精确度也是一个大问题。敌人密集的时候尚可,要定点射击就无一点用处。

    旁边的董长青得意的笑笑,首箭就是他的杰作,想不到无所不会的秦秀才也有吃瘪的时候。

    他手里拿着的是大明工匠精心打造的长弓,用紫杉木和牛筋制成。

    这样的步兵长弓,五十步内足以射穿最坚固的胸甲,既便是在两百步的极限射程,也仍有相当的杀伤力。

    可秦浩明知道,改变枪械才是历史的选择,弓箭必将淘汰。

    一个合格的神箭手,像董长青这样,必须从小开始训练,十几年如一日,方可成功。

    而一个合格的枪手,只需要三个月严苦训练即可,孰优孰劣,一比便知。

    更何况,制弓是以干、角、筋、胶、丝、漆等材料为主,合称“六材”。

    制作过程对天气有着严格的要求,一把好弓从成产到使用要两年的时间。

    冬天剖析弓干木理自然平滑细密;春天治角,自然润泽和柔;夏天治筋,自然不会纠结;秋天合拢诸材,白然紧密;寒冬定弓体,张弓就不会变形。

    严冬极寒时胶、漆完全干固,故可以修治外表。春天装上弓弦,再藏置一年,方可使用。

    而枪械的制作过程,像秦浩明就知道,如果材料设备齐全,一个月五六百把不在话下。

    “嗷呜……”

    秦浩明跨上战马,拉响攻击的序幕。

    建奴汉军营,到处都是杂乱的呼和声,都统王世选生死未卜,大明军队骤然来袭,一时之间有点惊慌失措。

    负责监视的岳托亲兵率先带领十几个鞑虏上前拦截,更远处出,库勒带领一个牛录的部曲急速赶来。

    秦浩明的嘴角略过一抹冰冷的笑意,萤火之光也配与皓月争锋?

    电光石光间,秦浩明手中的战刀已经闪电般挥出,那名岳托亲兵只觉颈部一凉,滚烫的鲜血已经喷泉般激溅而出……

    一刀毙命,秦浩明驱马向前毫不停留,犹如下山猛虎长驱直入。

    ??两名岳托亲兵自持勇武,扬刀上前,试图阻挡秦浩明前进的脚步,可没等他们劈出手中战刀,秦浩明战马就已经带着狂暴的冲势重重撞在他们身上。

    ?两声闷响过后,那两名鞑虏已经萎顿于地,一脸的痛苦。

    殷红的鲜血从他们的嘴角、眼角、鼻孔还有耳孔里汩汩溢出,刚才那无比狂猛的一撞,早已经撞碎了他们的五脏内腑。

    秦浩明身后,四百轻骑如影随形,誓死相随。

    整个大明将士组成一个突击锥形阵,就像一柄犀利的剔骨尖刀恶狠狠地楔入汉军旗大营,而秦浩明,就是那最为锋利的锥尖。

    看到秦浩明他们犹如虎入羊群般杀进汉军旗,库勒双眼通红,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起来,其他事情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倏忽之间,库勒高高扬起了手中的战刀,炸雷般的怒吼霎时响彻长空:“儿郎们,随我杀明狗!”

    远处,岳托看见秦浩明出现,反而安下心来。

    狼迹已现,前途无忧!

    “博木赤带领锐健营护送辎重粮草先行,安平贝勒断后,余者和我同行!”

    岳托一脸的坚毅,开始发号施令。

    “嗻!”

    固山额真博木赤领命而去。

    对岳托来讲,这些辎重粮草和攻城器械才是最为关键所在,其他的无足道哉!

    秦浩明手持加长绣春刀,控马在战场上飞速奔跑。猎猎朔风如刀一般从耳边刮过,脚下的大地正如潮水般往后飞速倒退。

    一路上,时不时的有王世选汉军旗士兵跌撞着四处逃命,却被秦浩明四百铁骑毫不留情的碾为齑粉,化为血水。

    秦浩明没有半点的怜悯,此生既已投敌为狗,断然无可化身为人,唯有鲜血方能洗清他们的罪孽!

    汉奸,比鞑虏更加可恨!

    后方三里地,戚刚面如沉水,领着陈新甲从四万大军中挑选出来的三千骑兵,静静地等待。

    更远一些,是“老成持重”的陈新甲在部署防御阵地。

    朔风烈烈,战鼓阵阵。

    同时还伴随着库勒气急败坏的嘶吼,明狗可恶胆怯,不敢跟他正面交战,只是绕着汉军旗的营地踩踏四处奔逃的降兵。

    “去死!”

    库勒暴虐的把一个逃向他的汉军旗士兵踩踏马下,同时右手挥刀把另一个汉军旗士兵劈倒在地。

    库勒明白秦浩明的策略,那就是把人往他们这里赶,他好趁火打劫。

    可是你想错了,狗!在主人的眼中,就是用来牺牲的,他库勒不会有半点仁慈!

    侥幸逃过一劫的王世选昏昏沉沉从地上爬起,正好目睹这一幕,不论是大明的军队还是大清的士兵,无一例外地屠戮着四处奔逃的汉军旗士兵。

    反而是理应拼死拼活的双方,相安无事毫发无伤。

    王世选心如刀绞有苦难言,要知道,这里面有许多士兵可是王氏族人??!

    “儿郎们,杀光他们!”

    博木赤先行,岳托紧随其后,负责断后的安平贝勒杜度站在高处,看见秦浩明犹如戏??饫找话?,牵制着他们屠杀汉军旗士兵。

    虽然杜度并不心疼汉军旗士兵死亡,但毕竟影响军心。

    “嗻!”

    杜度正白旗亲随首领奕善领命带着六百的鞑虏急速而去,围剿秦浩明。

    PS:感谢汉王张云打赏,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