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二十一节 较量

第一百二十一节 较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岳贝勒在杀胡林位置遭遇明狗火药袭击,目前人员辎重损失不详。

    道路阻塞,正在清理当中,请杜贝勒务必小心防范明狗奸计?!?

    听完岳托亲兵赶来汇报的结果,杜度呆若木鸡。

    一切完全颠覆他的认知,自从有了一个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秦浩明,大清的厄运就接连不断。

    先是左翼军多尔衮损失惨重,他原先还认为是大意所致。

    可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则让见识到对方并不是侥幸,而是谋虑周全的缘故。

    几百人的队伍,搅得他们鸡犬不宁疲于拼命。

    骚扰、使诈、偷袭等卑劣手段不绝,可偏偏他们来去如风,战斗力又不输于他们,令人无可奈何。

    “启禀贝勒,陈新甲一万大军朝我们奔来,目前双方距离不足两里路程?!?

    杜度气急反笑,虎落平阳被犬欺。

    想不到一贯对他们畏之如虎的陈新甲,居然也有此魄力想跟大清野战,这让心高气傲的他情何以堪?

    “传令,全军准备迎敌!命汉军旗王世选戴罪立功,若再有差错,别怪本贝勒无情!”

    杜度双手握拳,嘴角泛起狞笑。

    也好,正愁一口恶气没地方出,就拿他开刀。

    杀胡林南侧山峦,沟内树木参天无叶。寒风呼啸刮过山上光秃秃的丛林,偶尔传来枝桠断裂的声音。

    一山之隔,便是岳托损失惨重的大军所在地。

    秦浩明和将士们屏气凝神,静静等待戚纲三千人马的到来。

    依照之前的商议,他们将从此处,徒步翻越山顶,朝鞑虏发起新一轮的攻击。

    “将军,戚游击已经到达藏马的地点,即刻可以进山和我们汇合。

    不过有一个新的情况,陈总督命令王朴副将率领一万人马攻打留守的建奴大军?!?

    军中夜不收向秦浩明禀报。

    “哦,不用理会,打好我们这一仗再说?!?

    秦浩明挑了挑眉毛,有些无可奈何说道。

    真要说起来,陈新甲属于他的上司,他无权干涉对方的行动。

    更何况,陈新甲也算是审视夺度,自行寻找战机。甚至他的行动无形中帮忙秦浩明他们拖住鞑虏的援军,令此次战斗又增添几分胜算。

    只不过,秦浩明一听是王朴领军,有些担忧而已。

    无它,大明最著名的逃跑将军,却屡屡升职,实属异数,但最终也是毁在逃跑上。

    王朴是崇祯六年京营总兵,崇祯十一年加太子太保,崇祯十四年大同总兵。

    崇祯十四年三月,王朴与唐通、曹变蛟、吴三桂、白广恩、马科、王廷臣、杨国柱八个总兵,统兵十三万,到宁远。

    松锦之战后,松山、锦州、塔山、杏山四城失陷,祖大寿举城投降,致使九塞之精锐,中国之粮刍,尽付一掷,竟莫能续御,而庙社以墟矣!

    王朴以“首逃”之罪被逮捕,崇祯十五年五月处死王朴。

    包括此次卢象升在困境中,他也是立马开溜,跑到宣府和陈新甲一起。这样的人领军,秦浩明如何能够放心?

    希望他能自求多福,多帮忙撑一段时间吧,望着山脚下戚纲的大军,秦浩明幽幽想到。

    “准备,装弹,快点!”

    王朴在六百家丁的簇拥下,不停的催促着炮手。

    不同于秦浩明的担忧,王朴可谓志得意满踌躇满志。

    这次战斗是他少有的主动请缨,概因情况已经明朗化。

    杜度只有八千兵力,剩下的已经给岳托带走,包括很少的几门火炮。

    单看他给秦浩明一个乳臭未干的军旅新丁,带领几百人便闹腾得无计可施,便足以说明问题。

    更何况他不仅有一万人马,更有三门小型的弗朗基炮,其后还有陈新甲率领的近三万大军。大话不敢说,自保却是无虑。

    炮手用火点燃了药捻子,之后就赶紧向后跑去。

    此时大明的火器质量很差,点燃炮火之后,人都是要躲的远远的,以免被炸膛或是因为后坐力弹起之后伤到。

    “轰!”的一声巨响,接着就是一阵叮咚乱响。

    佛朗机炮是后填装滑膛加农炮,由母铳和子铳构成。

    子炮在发射之后,在后坐力的作用下砸在了弗朗基母炮的空腹后沿,将后沿砸破了一个角。

    接着子炮就翻出了凹槽,翻着跟头落在了后面的备用子炮上,发出了一阵碰撞声。

    子铳类似小火铳,每一母铳备有5至9个子铳,可预先装填好弹药备用,战斗时轮流装入母铳发射,因而提高了发射速度。

    巨量的发射药烟雾散发开来,让大炮的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其他的两门炮又发射了一次之后,炮兵们就转身跑了回去,他们的位置太靠前,敌人的骑兵冲过来,第一波遭殃的就是他们。

    “出击!”

    王世选身披双甲,带领八百名汉军旗士兵充当死兵。

    王朴部队的炮打得有点不着调,落到他前面三丈远,仅有几名士兵被气浪掀翻在地,并没有造成多大伤亡,这令他忐忑不安的心情略微平复。

    杜度还是老套路,让王世选的汉军旗戴罪立功充当死兵在前,吸引明军的铳炮。

    蒙古骑兵在侧翼驰射,试图让明军的阵型崩溃。

    而奕善带领的最精锐的白甲重兵,则是在后方下马步射,等明军的阵型溃散了,他们就放马追杀。

    在一声声号角的催促之下,王世选的骑兵终于发动了攻击。

    他们身披重甲如潮水般的纵马直冲而来,隆隆的马蹄敲打着地面,响声如雷。

    箭矢就像是雨点一般的从天而降,阵列中的明军只能低下头,让头上的铁盔挡住斜坠下来的箭矢。

    但不可避免的,身体其他部位就防不住了,队列里总有被射中的士兵发出惨叫或是咬牙硬撑。

    不比大明鼎盛时期,兵强马壮军械齐全。

    这时候财政窘迫,只有军官和精锐士卒才有铠甲,普通的大明将士只有一身大红色的鸳鸯战袄。

    还好是冬天,厚厚的棉衣能阻挡一下敌人的箭矢,使之不能深入。另外就是鞑虏目前距离较远,箭矢没有什么威力。

    至于逃跑是不敢的,王朴的六百家丁就在后面,明晃晃的大刀可是不留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