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二十三节 战败

第一百二十三节 战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弓弩兵无奈,只好丢掉弓弩,抽出腰刀,返身和建奴拼命。

    明军将士们用三眼铳砸,用长枪刺,还有用腰刀斩马腿,基本上有什么招用什么招,总算堪堪把第一波的白甲重兵消灭。

    可还等他们缓口气,第二波的白甲重骑兵就接踵而至。后面刚补上的长枪手,立刻陷入了危急之中。

    鞑虏重骑兵沿着第一波同伴撕开的缝隙,向前继续挺进,踩着双方将士的尸体持续冲击。

    而此时,蒙古轻骑兵则对两翼实施骚扰,奔驰射箭,不停的有大明将士惨叫倒地。

    在旷野之中,不论是正面或者是左右两翼,哪一面的阵型乱了,步兵站不住脚,那就只有被骑兵追杀的份。

    “王二,杀退他们?!?

    危急时刻,王朴也顾不得藏私,急忙让家丁队伍顶上去。

    他则率领五千骑兵在后观阵,建奴后方还有几千兵马未动,他不敢先动。

    只是仗打到现在,他已经开始后悔。原本认为有便宜可捡,不想建奴依旧如此棘手,也不知秦浩明那小子怎么就可以连战连捷。

    王朴的家丁都是全饷全粮供给的精兵,战斗力强悍,战斗意志也比普通大明将士高,所以他们的加入,很快配合宣府将士将第二批白甲重兵剿灭。

    “着甲!”

    后方的杜度看见双方打得难解难分,两批次一个牛录的白甲重兵损失殆尽,却没有突破明军的阵地,不禁亲自披挂上阵。

    “贝勒爷,战场凶险,让奴才代劳?!?

    亲兵首领见状,急忙上前劝阻。

    “胜了,什么危险都不存在,败了,又谈何危险?”

    杜度不为所动,压抑心中的怒气淡然说道。

    “贝勒英明!”

    亲兵不敢再劝,杜度性格暴躁,喜怒无常,一个不好,吃不了兜着走。

    “让王世选再冲一阵,废物!”

    杜度厌恶地看着远方垂头丧气的王世选,眼里掠过一丝狠辣。

    岳托不在,他不介意废物利用,甚至除掉他。

    佟养性是岳托的女婿,由其一手创立的汉军旗,一贯遵从岳托的意思,全力支持皇太极。

    接到军令的王世选欲哭无泪,一千五百人的汉军旗队伍如今只剩七百余人,伤亡过半,可杜度居然还不放过他。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杜度凶残,靠山岳托不在,根本不可能跟他争辩,唯有乖乖从命。

    朔风阵阵,战鼓轰鸣。

    镶白旗下,近五百名白盔白甲的亲军严阵以待,犹如众星拱月般护着中间的杜度,洁白无瑕的战马上,杜度傲然屹立。

    “擂鼓吹号,出击!有进无退,退者皆斩!”

    杜度拔出顺刀,指着正严密防备的宣府王朴军队,大声吼道。

    他要一战而定,打断陈新甲军队的脊梁。不然,让大明将士士气打出来,反而一直跟他们纠缠不清。

    经过秦浩明的几次打击,大清已经不比刚入关时的兵力,经不起折腾。

    “炮手准备,火药装好,枪兵、弓弩兵到位,不可有误?!?

    王朴骑在一匹上等的蒙古良马上,除了亲兵将领,还有千户、都统、游击将军等环卫着,颇有几分大将的风度。

    随着他的指令,一个个传令兵到处奔跑,把军令下达到百户将领。

    “轰!轰!轰!……”

    三门佛朗机炮骤然开火,炮弹呼啸从炮**出,向着远处再次充当死兵的汉军旗轰去。

    尖锐的炮声十分刺耳,轰的一声声巨响,一颗颗实心铁球向汉军旗射去。

    佛朗机炮是小炮,射速非???,加之装的是实心弹,一颗过去,就是穿透几个人的身体。

    如果砸在脑袋上,铁球镶嵌入头内,就是脑浆一地,相当恐怖。

    奈何这次杜度下了狠心,后面就是蒙古骑兵充当的督战队,不冲一定死,冲了还有可能活下来。

    四爪大蟒白旗下,多罗安平贝勒杜度全身白甲,身边亲卫皆着正白旗色甲衣,头上尖盔,身穿棉甲。

    那绵甲是在坚厚的绵上镶着铁片,并由铜钉固定,看着如同一件棉大衣。

    五百人的队伍手执投枪,鸦雀无声,当真是百战精锐。

    “破!”

    杜度顺刀下劈,大声叫道。

    下一刻,轰鸣的马蹄声骤然响起,紧接着是阵阵刺耳的尖啸,似有无数利器撕裂了空气,正在极速飞行!

    几百枝投枪带着尖啸借着马速,从空中狠狠攒落。

    宣府将士没有防备,惨烈的哀嚎声霎时响成一片,超过两百多名大明将士倒在了血泊中。

    “退后,快退后!”

    身披重甲的王朴神色惶然,躲在亲兵的?;は吕魃む?。

    有什么办法,投枪从空中落下,力道又大,普通盾牌根本没有办法挡住,岂不是活生生当靶子?

    哪知这句话歧义太重,又是在乱哄哄的战场上,一些将士早有退意。一听他的话,当场就有将士转身逃跑。

    又是一排重甲铁骑冲了上来,突破点的长枪手损失殆尽,明军正面的防线终于坚持不住,开始有成批的士兵转身逃跑。

    而汉军旗的死兵们,则是突入到方阵的中间,开始追砍四处逃跑的明军。

    跟在后方的建奴白甲精锐,终于开始进攻。

    他们呼喝着顺着突破口冲了进去,并且轻巧的带动马匹,转向两边扩展。

    他们有的用大枪,有的用骨朵,有的用顺刀,对明军陷入慌乱的士兵进行砍杀。

    明军没有了阵型的?;?,完全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加上将士们开始逃跑,相互纠缠拥挤,把后背留给了追杀而来的建奴。

    杜度见状,立即命令所有的骑兵压上。

    兵败如山倒!

    鞑虏四处纵马,尽情的杀戮着明军的步兵,然后驱赶着这些慌乱的明军将士冲向后方依然还没有溃散的明军,让他们自乱阵脚,不能形成抵抗。

    “结阵!结阵!”

    王朴和他的亲兵大声的呼喊着,但是没有人听他们的,都是继续四散溃逃。

    只要比同伴跑的快,不是最后一个,暂时就是安全。

    王朴的亲兵斩杀了几个溃兵后,但是根本没有用。

    后来的溃兵有的向两边绕开,有的则是拿盾牌或是腰刀招架,然后把这些阻止他们逃命的家伙也冲散。

    情势瞬间急转直下,王朴也是徒呼奈何,更有着深深的自责。

    说句实在话,前期已经打得不错,在他看来,大明用三人、四人换一个鞑虏都是合算,即使这样,他的战功也就到手。

    谁知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功亏一篑!

    “撤!”

    虽然还有五千骑兵在手,可他已提不起勇气和建奴再战。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作为大明朝有名的逃跑将军,他再次发扬本色,留下五千大明步兵让鞑虏屠杀,自己却带着骑兵逃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