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三十四节 愤懑

第一百三十四节 愤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秦浩明一脸懵逼,满头黑线的看着他们。

    戚纲和张松荣可以说是天雄军里和他交情最好的两个人,并肩战斗中结下来的情谊,比什么都牢靠。

    特别是戚纲,基本上已经拿他当女婿看待,在过往战斗中,对自己的命令也执行得最为透彻。

    现在二者居然在自己看起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上阻拦自己,从中可以看出,这里面的水很深。

    “破虏,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山右梁家可以说是天雄军的老朋友,平常给予我们的帮助很多,军中许多将领和他们颇有交情。

    并且梁家跟朝堂许多要员交往甚密,当地官府更是多有依仗之处,万万不可鲁莽行事??!”

    戚纲蹙着眉头一脸忧色,双手不停左右婆娑,苦口婆心把其中关系道清。

    有道是强龙不斗地头蛇!

    秦浩明虽说是过江龙,允文允武,可在当地没有任何根基,终究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难以和他们抗衡。

    这可不同于阵仗上的真刀真枪,软刀子杀人虽说不见血,可也足够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损害和腐蚀,遭受各种折磨的手段。

    作为自己未来的女婿,戚纲可不想秦浩明有失,一脚踏进在他看起来的深渊。

    “是啊,梁家就在卢总督的管辖范围内,平日里多有交情,闹僵起来不好看。

    他们虽说偶有走私一些货品至建奴,然不过为了谋财罢了,都督大人也知晓,终归无伤大雅?!?

    参将张松荣也在一旁帮腔,只是口气有些风轻云淡不以为然的感觉。

    话语间,头顶上已经飘落丝丝雨滴,和着冷风让人感到阵阵寒意,可是更让秦浩明感到心寒的是张松荣轻松写意的态度。

    无知才无畏??!

    秦浩明可是知道,这“八大皇商”为满清统治者立下的汗马功劳何其重也?

    在明朝政治日趋腐败和社会动荡的关头,商人特有的灵敏嗅觉,使他们看到了满清的崛起和野心。

    于是在正常贸易之外,暗中为建奴输送军需物资,提供关内各种情报,搞起政治买卖。

    甚至在建奴最困难的时候,还曾多次提供大量的粮食。

    却完全无视大明朝到处饿死的黎民百姓,何其可恨也?

    张松荣和戚纲明知他们有走私行为,然而却被蝇头小利蒙蔽了双眼。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用问他也知道,其间关系利益错综复杂。

    “八大皇商”垄断大明东西南北的商贸交易,结交朝堂高官,和当地官府勾结密切,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市井无赖已经编织出一张密密麻麻的利益网。

    “想必平日里张将军和戚将军接受梁家的馈赠不少吧?

    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两位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秦某佩服,佩服之至啊,哈哈哈……”

    乌云滚滚,仿佛要吞天噬地。而后,暴雨像天河决了口似的铺天盖地而来,想要把这里就此吞没。

    秦浩明高举双手仰天大笑,状若疯癫。

    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可是这清醒的代价是如此痛苦,有口难言。

    鞑虏的铁骑已经磨刀霍霍,即将伴随的是“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阴屠城”“大同屠杀”……

    焚毁书籍,纂改历史,抹黑大汉英豪,大兴文字狱,长期禁锢奴化中国人的思想,汉之文明为之衰竭没落。

    可惜众人却犹然不觉,依旧醉生梦死!

    没有大汉民族的觉醒,没有天雄军将士的帮助,纵使自己是一块铁,可是又能打几根钉?

    “你这是作甚?”

    暴雨下,张松荣用力的跺跺脚,溅起四处雨水,不明白自己的话哪里刺激到秦浩明。

    随即手按腰刀,脸色阴沉对不知所措的董长青和余佑汉大声喝道:“放他们进瓮城,你们跟我下去拿人!”

    戚纲无视怒气冲冲离去的张松荣,扯着狂笑不止的秦浩明钻进墩台藏兵洞。

    赵县藏兵洞在城墙四个角落,共修有四座,洞分为上下两层。

    上层设有箭孔六个,下层设有箭孔五个,每个箭孔处砌有弧顶掩体,箭孔斜向,可以启闭。

    洞中设有通道,三面有箭孔,正面射孔对准护城河,便于射杀攀城之敌,洞上设有城垛,与城墙浑然一体,以保证藏兵洞的安全。

    南城墙上的藏兵洞,位于南门以西,洞下部开有两个门,便于随时派遣精兵护城击敌。

    如遇有外敌攻城,射孔内暗箭齐发,使人猝不及防。

    洞中除洞道外,左右辟有土屋,可以住人,是专供将领居住。

    “你可真是急性子,我们只不过把事实讲给你听,你就把我和张将军当成什么人了?

    虽然梁家逢年过节偶有馈赠,可那能和我们袍泽之情相比吗?再说咱们是什么关系,真是痴儿!”

    戚纲毫不客气把屋内一个副千户赶走,拿过一块干布想替秦浩明擦干雨水。

    “我自己来吧!可能是这几天连番大战,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中,加上多有将士们离我而去,心中郁结肝火旺盛所致。见谅,见谅!”

    戚纲和张松荣以实际行动支持让秦浩明心里暖暖的,自己不分青红皂白乱发脾气确实不应该,他不禁有点郝然。

    不过五百将士经过这几天的战斗,损失近半,让他心头有些黯然、有些暴怒却也是真的。

    “唉,你这爆脾气,希望以后切莫欺负我家婉儿,不然老夫可不答应?!?

    戚纲背着秦浩明,拿起另一块干布擦拭雨水,话语间半真半假的说道。

    秦浩明苦笑连连,这货是在时刻提醒自己莫忘记婚约吗?

    既然答应了,婚自然是要结的,秦浩明并不后悔,也不觉得草率。

    他当然也想跟后世一样自己两情相悦谈谈恋爱,可问题是没有合适的土壤啊!

    在大明朝,要想自由恋爱基本只有两种情形,一,两家世交,从小订的娃娃亲,例如他和原来的叶绍梅。二,青楼娼馆,例如他和柳如是之间。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大明的正解。

    这是因为女子抛头露面的机会很少,生在官宦之家的千金小姐,在出阁之前在自己的闺房内,学习琴棋书画,织补刺绣之类的针线活,所以小姐的闺房一般又称绣楼。

    生在贫苦的家庭,女儿可能随着父母做些活计,但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情调实在是少之又少。

    秦浩明是属于既不滥情也不绝情之人。在他看来,一切随缘就好,不必强求。

    没有必要什么鞑虏未灭何以为家?也没必要既然可以缘分到了,非要跟后世一样一生一世只爱那个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