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三十八节 形势突变

第一百三十八节 形势突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漂浮在坑道上空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梁庚的尸体尚有些许余温,城墙屋檐下的另一场屠杀又复而开始。

    梁家四十名壮丁,背缚双手跪地,各自脸色苍白双唇紧闭。

    天雄军将士把人按在城墙条石上,而后手起刀落,速度麻利快疾。

    血水如泉喷涌数尺,头颅则咕噜噜的四下滚动,倒地的无头尸身脖腔里血水汩汩而流。

    天雄军将士手脚麻利拖走尸身,两三个辅兵泼水洗刷地上的血水,在雨水的冲洗下,顺着浑浊的护城河,流向远方的洨河。

    不同于战场杀敌,如此血腥古老野蛮的斩首,秦浩明也是尚且首次观摩。

    可是他强忍内心的不适,心坚如铁。只是在行刑完毕,长吁一口气,将积存在胸中的浊气缓缓吐出。

    他可以想象,今后的日子里,这样的情景将很多很多。

    大明的万里河山,需要这狂风暴雨般的洗涤,方能在艳阳高照下恢复江山如画。

    云消雨散,天色微晴,路上行人寥寥。

    四处深浅不一的积水顺着各自的渠道流向条石垒砌的下水沟,或直或弯涌向穿城而过洨河。

    水从碧玉环中去,人在苍龙背上行。

    说的便是赵县赵州桥。

    该桥不但坚固,而且美观。

    桥面两侧有石栏,栏板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

    有的刻着两条相互缠绕的龙,前爪相互抵着,各自回首遥望,有的刻着双龙戏珠。

    所有的龙似乎都在游动,真像活了一样。

    桥下,奔腾的河水从大桥洞流过,许是水量太大的缘故,高涨的河水还从四个小桥洞汩汩流出。

    可惜,如此美景,秦浩明却无暇观看。

    他衣襟里装着梁家三人的免死口供,和张松荣、戚纲他们急匆匆的赶往卢象升驻军帅营。

    口供内容让他心事如潮,既恨且急,忧心忡忡。

    恨山西晋商卖国为多尔衮服务。

    范永斗、王登库、梁嘉宾三家出动千料海船三百余艘,脚行家丁僮仆三千人,替鞑虏运输劫掠于大明的粮食等战略物资。

    急如此一来,多尔衮的大军就可以腾出人马,没有物资的束缚,他们又可来去如风,进可攻,退可守。

    至于说被俘虏的十几万大明百姓,若是战略需要,秦浩明一点都不奇怪多尔衮会一杀了之。

    特别值得担忧的是,多尔衮如果能放下仇恨,抽身离开赵县,发挥骑兵机动优势,转而劫掠其他县府,秦浩明还真拿他的大军没有办法。

    除非陈新甲、高起潜率领的部队合兵一处,交由卢象升统一指挥,并且还要把他们这种猪队友调离,以免帮倒忙方可。

    可想想崇祯的性格及朝堂猪公的眼界格局,难!

    不同于秦浩明的愁容满面,身旁的张松荣和戚纲两人则笑语风声,兴致高扬。

    在他们看来则是大喜,多尔衮如果离去,那立马就是大功一件,至于其它县府遭灾,只能是爱莫能助。

    还有晋商即将偷偷要运往天津港口的粮食物资,也是美味而及其丰富的大餐。

    秦浩明没有要求他们的想法要和自己一样,这种分歧,并没有高明低下之说,只是各自角度以及不用的地位阅历造就而已。

    能够在战场奋勇杀敌,足矣!

    卢象升的帅帐安置在靠近赵州桥五百步以外,属于赵县郊区。这里地势略高于城里,交通方便,有利于大军驻扎。

    卢象升向来以治军严谨著称,抬眼望去,阡陌之外营垒层叠,将士出入,军容俨然有序。

    营房前,大明日月山河旗和象征皇权的龙旗交替穿插,在雨后天晴湛蓝得纤尘不染的大明天空中迎风飘荡。

    尚未临近营房,军中将士早已把据马搬开,让他们进入。

    正中间,军中赞画杨廷麟身穿青缘赤罗裳,赤罗蔽膝。

    头戴五品三梁冠,佩戴由玉,黄、绿、赤、紫织成的盘雕花锦绶,下结青丝网,脚传黑面白底官靴,颔下三缕清须迎风微微飘动。

    远远看见秦浩明到来,双手作辑行九十度鞠躬礼,“恭贺秦将军大捷!伯祥有礼!”

    秦浩明见状撇开戚纲和张松荣,加速前行两步,口里叫道:“杨赞画,使不得!”

    瞧他装束打扮,分明是特意在此迎接,为的就是向他行国士礼。

    大明礼承周、秦,参考汉、唐、宋。

    朱重八先生又特别注重汉之文化礼仪,故此衍生出一整套国士礼仪。

    不过,那是在大明前中期文化武功具有出众人物,屡战屡胜,故而比较流行。至明末,屡屡战败,再无……唉,不提也罢!

    秦浩明也是首次得见,故而不敢当杨廷麟大礼。

    “好个大明儿郎,真真是少年出英雄!

    竟然以区区几百人便屡获奇捷,大张挞伐建奴,前后大小三十余战,斩首近三千余首,上捷者两次,还有敌酋岳托首级。

    卢帅和吾说时,吾还犹疑如梦,直到见了城墙马面敌酋脑袋方知所言不虚。

    当今圣上日思夜虑之时,人心危惧之日,破虏有此奇功,足以振奋天下士气。

    国士者,天下无双,如何当不得一礼?”

    “是及,便是当年毛帅显赫之日,也不及破虏赫赫之功?!?

    总兵虎大威、杨国柱联袂而出,也是全身铠甲明亮,站在营房前行礼。

    “切莫折煞小子?!?

    秦浩明苦笑连连,托起杨廷麟的手,又急匆匆跑到二者面前托起他们,对着三人诚挚说道:

    “毛帅以百余人夺镇江,擒逆贼,献之阙下,不费国家一把铁、一束草、一斗粮。

    八年时间里,勋功无数,压得建奴顾此失彼岌岌可危!如何是小子可以比拟?”

    这些话他是发自肺腑,没有半句违心之言。

    若不是最后毛文龙乖乖的被袁崇焕矫诏所斩,他都要怀疑此君也是穿越人士。

    用区区不到两百人的队伍,在全长只有八十里,寸草不生,远离海岸,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竟然只用八年时间,发展成有军队十万,暗探细作无数,解救辽东汉人百余万!

    让建奴每天担惊受怕,挽救整个朝鲜,这是多大的功劳,多大的能耐??!

    这样的人不是英雄,何人胆敢称雄?

    若不是太过愚忠,自立为王都可以,岂是袁承焕斩得了?

    若是他不死,如何有建奴今日?

    便是当初他所占据的皮岛,毛文龙因为自己姓毛,取自“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后世朝鲜叫椵岛,早就是华夏的土地。

    “据是!据是!若是毛帅不死,岂有今日之危?唉……”

    虎大威也是边关统兵将领,自然明白毛文龙的作用和功劳。奈何此事崇祯已经传旨公开毛文龙的罪行,倒是不方面多说。

    虎大威的态度让秦浩明心里蓦然一动,一个想法渐渐成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