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三十九节 自此而始

第一百三十九节 自此而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是非自有曲直,公道自在人心!

    汉奸必须钉在耻辱柱上,汉家儿郎英雄血也不能白流!

    后世由于种种原因,官家始终没有为其正名,只是民间普通同情而已。

    自己竟然有此机会,维护汉家英雄名声不堕,自然责无旁贷!

    想起袁崇焕矫诏斩杀毛文龙的十二“该杀”罪行,秦浩明只能仰望苍天无语至极!

    实在是比当年岳飞的莫须有还冤??!

    起先,袁崇焕用离职返乡劝说他,毛文龙回答说:

    “以前有这个意思,但现在只有我了解东部战事,等东部战争完毕,朝鲜衰弱,可以一举而占有?!?

    没办法,袁崇焕就此诘问毛文龙几桩违令的事情,毛文龙做了对抗性的辩解。

    袁崇焕高声喝斥他,让人扒下他的帽子和袍带,把他捆了起来,毛文龙仍很倔强。

    袁崇焕说:“你有十二条该杀的“大”罪,知道吗?

    按大明定下来的制度,大将领兵在外,必须接受文官的监视。你在这边一人专制,军马钱粮都不接受核查,一该杀。

    大臣的罪没有比欺骗君主更大的,你送上奏章全都蒙骗,杀害投降的士兵和难民,假冒战功,二该杀。

    大臣没有自己的将领,有则必杀。你上书说在登州驻兵取南京易如反掌,大逆不道,三该杀。

    每年饷银几十万,不发给士兵,每月只散发三斗半米,侵占军粮,四该杀。

    擅自在皮岛开设马市,私自和外国人来往,五该杀。

    部将几千人都冒称是你的同姓,副将以下都随意发给布帛上千匹,走卒、轿夫都穿着品官官服和袍带,六该杀。

    从宁远返回途中,劫掠商船,自己做了盗贼,七该杀。

    强娶民间女子,不知法纪,部下效仿,使得百姓不安于家,八该杀。

    驱使难民远远去帮你盗窃人参,不听从的就被饿死,岛上白骨累累,九该杀。

    用车送金子到京师,拜魏忠贤为父,并在岛上雕塑他加冕冠的肖像,十该杀。

    铁山一战败北,丧师不计其数,却掩败为功,十一该杀。

    设镇八年,不能收复一寸土地,坐地观望,姑息养敌,十二该杀?!?

    正是这不足以构成罪名的十二条“该杀”,既毁了毛文龙也毁了他自己更毁了大明,悲乎?

    客观的说,袁崇焕也是明末难得著名的抗清将领,但在气量大局观上差了许多,度量不够眼光太浅。

    “回头聊,找卢督有紧急军事?!?

    秦浩明双手抱拳朝三人团团作辑,言罢转身离去。

    “犬羊之性,奸邪小人,误国误民至此。

    真是百死不能赎其罪!”

    帅帐内,卢象升听秦浩明汇报完三家晋商的事情,脸上青筋暴涨,一拳狠狠砸在帅案。

    眸中有六分恨意、三分无奈、一分不甘。

    “自古商人重利轻离别,然能不辞辛劳,聚天下之货,互通有无,有利于黎民百姓,诚为大善!

    可值此国难当头之际,他们三家还是锦衣玉食绫罗绸缎,不曾缺一顿食少一件衣。

    可纵使如此,犹要四处投机,火中取粟,视吾千百年以将之汉祚如无物。

    堂堂炎黄子孙竟然为异族服务,此已非大明一家一国之事,而是所有汉家儿郎之耻!

    树大要除残枝败叶,族中要逐不孝子孙!

    既然如此,那只能是他们自寻死路,真真怨不得秦某心狠手辣?!?

    秦浩明摩挲着双手,语气非常平淡,可话语间却非常冷血。

    八大晋商是附在大明的一颗毒瘤,贩大明军械物资,壮建奴实力,自愿充当眼线,其作用足以当十万精锐大军。

    作为后世的军人,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后勤辎重和情报的重要性。

    不说别的,单是收集情报这块,八大晋商便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性。

    其分布在大明各地的脚行、茶楼、庄园、商行,大明每个城池的兵员分布情况,在他们眼里都不是秘密。

    有这样详实的情报,怪不得鞑虏屡次寇边,总可以声东击西,在大明国土如入无人之地。

    晋商的这种行为,和后世所说的带路党有点相似,只不过他们做得更过分,不仅带路还出钱出力。

    秦浩明眼中凌厉的杀机连卢象升看了都寒毛竖起。

    与他相知相交的这段时日里,卢象升对秦浩明愈来愈佩服,可以说他是凭借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未倒,扶大厦于将倾。

    其思虑之缜密眼光之老辣让他犹为赞叹!

    看他这幅情形分明是想要对晋商下死手,可惜他太小觑其中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想的太简单,就怕打虎不死反受其害。

    然此子性格刚烈,爱憎分明胆气万仞,杀伐果断犹胜自己。

    卢象升斟酌着言语,沉吟良久方才缓缓开口说道:

    “晋商攀附权贵,居乡广占良田。富冠山西、河北、京畿,良田连两省,有房产物业无数,各地官府小吏、卫所将士俱都得其好处,赞其为高义。

    三家僮仆家丁不下几千人,仰仗其吃饭穿衣者更是不知凡几。

    别说你现在无任何根基,便是本督也对他们无可奈何!

    尚望多思多虑,徐徐图之?!?

    “奈何时不我待,唯有只争朝夕!

    不过尚请卢督放心,破虏会另辟蹊径,不会鲁莽行事?!?

    深处乱世丛生的时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梳理出脉络走势,包括卢象升也是如此。

    他一定不会知道,原本的历史,他已经捐躯为国。更加想不到,连羞于和野猪皮议和的大明帝国,最终就是被野猪皮捡得汉人万里如画山河,并且断绝汉祚文化。

    巍巍华夏领先世界五千年,却在弹指间输掉三百余年。

    想想砖家叫兽言必称西方,时不时总要蹦出一两个英文单词,不如此,仿佛没有自信没有说服力。

    可怜可叹汉家文化如此博大精深,有什么词汇不能表达清楚,用得着引用连对话都有歧义的英文吗?

    真真是脊梁被打断,想爬起来就难矣!

    每当看见此事,秦浩明总是心如刀绞痛心疾首。

    惩前毖后,便从此刻起,背叛华夏者,他俱要铁血剔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