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四十八节 伤残将士

第一百四十八节 伤残将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战争与乱世兼存,想要如太平年间一样,过一个祥和安康丰姿多彩的春节,对将士们来说无疑是痴人说梦。

    乱世粮食堪比黄金,故而酒水之类的绝无可能。便是春节必备的水饺,一人也才能分配十个以内。

    对于体壮肚大的军汉而言,不过是聊以解馋,更多的还是一种形式。

    就这,还是赵县县衙和大户赞助的结果。

    可纵使如此,军中汉子们却笑语晏晏,走路虎虎生威,心情舒畅。

    乱世人命贱如狗!

    相比已经死去和伤残的兄弟,今日能有一碗热乎乎的汤面馍馍,就着香喷喷的饺子,委实幸福之至。

    天雄军将士近两万人,要想统一进食,在临时安置的营帐几无可能,唯有按统帅及归属分成七个单位,错开时间分别在各自的军营内普渡新春。

    如此也就造成卢象升和秦浩明等高级将领分身乏术,分成几波在军营内如同辛勤的蜜蜂出出入入,委实辛苦操劳。

    此次,在秦浩明的建议下,给予一个特殊的营帐特别待遇,那就是伤兵营。

    不仅把赵县府衙征用,作为安置点,食物上也尽量保证充足。

    故而伤兵的新春年夜饭水饺管够,还有赵县当地的美酒,陈年西风烈。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何况是战力绝伦的鞑虏。

    累次战斗下来,天雄军将士伤亡人员也有六千余人,只不过留存伤兵只有区区五百余人。

    医疗水平不发达的年代,将士们大多不是立马战死沙场,而是因战争而造成的外伤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

    造成伤口感染、畸形愈合,受伤者因而致死致残,以至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比比皆是。

    要说大明的医疗制度其实还挺完善,单是官方就有三大机构,太医署、尚药局、药藏局。

    太医署设立全面的官职,除了掌管全国的医疗工作之外,也更多地充当了医药大学的角色。

    并逐步把医学教育、培养医学人才作为重点,从而保证了不断为宫廷输送医疗人才。

    尚药局是宫廷内崇祯及周皇后等人专门的医疗保健机构,负责宫内的疾病治疗、御药的制作及试尝。

    药藏局则是特别为太子设立的,负责给太子治病保健,以利于千秋大业。

    只不过目前的医学发展还是注重于防疫、调理等,而对于刀砍剑劈的感染大多无能为力。

    另外配备给军队的医官人数太少,像天雄军只有七个朝廷任命的医官,其他的则是赵县县衙临时征召的当地土郎中。

    故而能够挺到现在而未死的将士,基本上生命已经无堪,属于身体抵抗力特别好的壮士。

    不过,能够伤愈再次归队的不及半数,更多的是只能拿着微薄的抚恤金,在乱世中茫然四顾。

    卢象升和秦浩明等将官的到来引起伤兵们的兴奋,大家七嘴八舌纷纷问好。

    卢象升作为最高统帅向伤残战士聊表谢意,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只不过对于今后他们的生活安置等内容,一句也没提。

    旁边的秦浩明心里暗自叹口气,不是说卢象升人品有问题,而是现在大明的实情就是如此。

    大明朝廷早已无力负担伤残将士的安置,也没有多余的财力来解决问题。

    卢象升作为一军统帅,单是保证天雄军将士的粮饷正常发放,就已让他心力交瘁。

    整个国家要做的事情,缘何是他一个宣大总督有能力解决的问题?

    不过卢象升解决不了,不代表他也解决不了。说不得要越俎代庖一回,替大明、替卢象升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更何况对他们的安排,秦浩明早就胸有成竹。

    作为军中新锐,战功显赫,卢象升看重的人,秦浩明自然也有发言权。

    在杨国柱、虎大威两个总兵发言后,接下来就轮到秦浩明。

    “将士们,尔等为大明抛头颅洒热血,悍不畏死奋勇杀敌,本将代表大明朝廷感谢尔等。

    关于尔之将来的生活,卢督和几位将军决定,俱都编入本将队伍,由本将统一负责。

    尔之家人,等驱逐鞑虏后,本将驻地确定,亦可一并接过来。别的不敢大言,但一定保证温饱。尔等可有疑义?”

    前面卢象升他们已经讲了许多,秦浩明不想再度老调重弹,故而一两句话直奔主题。

    一石激起千层浪!

    秦浩明此言令下面伤残将士一片哗然,便是卢象升和虎大威等也频频侧目,暗自心惊。

    别人眼中的烫手山芋,唯恐仍之不及。但凡四处搜刮点钱财,也是投入到家丁的建设中,从未有人像他这般,大包大揽考虑伤残将士。

    如果不是秦浩明之前的表现征服他们,怕都要怀疑他是故意拉拢人心?

    “感谢秦将军美意,可我等缺肢少臂,多是伤残在身,就怕……就怕……将军无法安置,拖累将军?!?

    喧哗中,发问的是参加第一次围剿阿伯泰的小旗李彪,左臂齐肩而断,脸上被建奴箭矢射中留下的一口大伤疤,望之相当碜人。

    他乃大名府人士,兄弟三人于崇祯八年加入天雄军,现仅剩他一人,家里尚余幼弟幼妹和老母亲。

    秦浩明说得话让他又是欢喜又是忐忑,怕无法兑现,水月楼阁,空欢喜一场??杉抑械睦?,让他鼓足勇气问道。

    “你怎么如此妄自菲???战场厮杀或许力有不逮,可缉贼捕盗相信应该没有问题吧?

    实在不行,组建乡勇教他们队列总可以吧!”

    秦浩明笑语晏晏朝他问道。

    “那肯定成,谢谢秦将军!”

    李彪闻言大喜,急忙弯腰行礼道谢。

    只是断了一只手,行礼的姿势相当便扭。

    秦浩明急忙还礼,眼中微有湿润。

    大明朝廷内忧外患,享受利益的大多碌碌无为醉生梦死,反而是社会的最底层挺身而出,驱逐鞑虏,护卫华夏。

    ********侠女从来出风尘,负心皆是读书人,古人诚不欺我也!

    “秦将军,可我双腿俱断,怕是和李彪训练乡勇也不行??!”

    “将军,我叫李五,双眼俱瞎,怕也是不能为将军做什么?”

    “是啊,我一手一脚俱断,这可如何是好?”

    ……

    一瞬间,有些伤势更严重的将士纷纷把实情诉说给秦浩明听。

    “将士们静一静,尔等一边喝酒一边听本将解释?!?

    秦浩明高举双手往下压,大声朝乱哄哄的伤残将士叫道。

    良好的军纪让现场瞬间鸦雀无声,只是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秦浩明,这个年轻的将领承载着他们的希望。

    “不要停下手中的筷子,本将给大家讲个故事佐酒,众位自然明白?!?

    秦浩明在众目睽睽之下,提高声线,缓缓开始说道:“甘戊出使齐国,要渡过一条大河。

    船夫说:“河水是个小的间隔,你自己都不能渡过去,还能到君主那里去游说吗?”

    甘戊回答说:“不对,你不了解,事物各有它的长处。

    那种谨慎老实、诚恳厚道的臣子可以让他们侍奉君主,却不可以叫他们带兵打仗。

    纵横沙场的好马,能过日行千里,如果把它们放到屋子里,让它们捕老鼠,还赶不上一只小野猫。

    干将可算是锋利的宝剑,天下闻名,可是木匠用它做木工活,还比不上一把普通的斧头。

    现在用船桨划船,让船顺着水势起伏漂流,我不如你。然而游说各个小国大国的君主,你就不如我了。

    本将想说的是,众位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

    如果真有个别人因伤残太重,什么都做不了,尔等为国流血,本将便是养他一辈子又何妨?”

    说道后面,秦浩明情不自禁语带哽咽,举目凝望着伤残的将士。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百战老兵的作用,即使他们已经或伤或残,他们不应被人遗弃!

    震惊!

    一股悲壮弥漫每个人的心头,继而掌声如潮,接着暴起一片呐喊,声震云霄,“愿为将军誓死效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