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五十节 机关算尽

第一百五十节 机关算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荒谬,举头三尺有神明.任你做得再是隐蔽,总有蛛丝马??裳?。

    若是秦浩明生疑,你让梅儿如何自处?

    况且,以秦浩明如今从三品的地位及功勋,秦家内宅岂会只有你妹子一人?

    更何况柳如是出身低微,身名不暇,断然不能为正室,将来焉不是梅儿的助力?

    现在与之交好,岂非梅儿之福?

    梅儿从小心地善良,未经世事,若没有人相帮,如何斗得过其他狐媚之人?

    让梅儿和她自然交往,不必理会!”

    叶成祖勃然大怒,厉声斥责,声声喝问,在情在理,入木三分。

    尤其难得,瞬间五问,竟没有丝毫犹豫沉思,一气呵成,足显思绪清晰,老谋深断。

    叶绍辉缩头唯唯应诺,丝毫不复刚才的狠戾歹毒。

    叶成祖见此情形,长吁一口气,自己宝贝儿子不经思绪,仅凭一时意气鲁莽行事,偏又难称良善,他日或许因此遭祸。

    和秦浩明相比,不知相差多少?

    “辉儿,如今世道多为坎坷不易,临浦虽为鱼米之乡偏安一隅,然人心早已躁动不安,无复太平盛世法纪森严。

    你之性格狂躁,易与人多生口角事端,今后需尤为注意。

    要心存善念,莫轻易欺负黔首,既失其身份,诟病与人,又结仇乡梓,他日为人所报复?!?

    叶成祖目露忧色,虽是提点儿子,但同时亦是自醒。

    他身居建宁府高位,境内动态自是一览无余。

    整个建宁府托庇地理位置之福,享苍天风调雨顺之厚,目前尚无大的动乱。

    可过往年景从未出现的灭门惨案,如今时有发生。虽说都是一些小门小户,但足以说明时局动荡下人心叵测。

    建奴寇边流连京畿之地,尚未离开大明境内,前景未扑。

    而西北叛贼听说即将剿灭,但此话他早已听过不止百遍,不足为信。

    倒是西北的富家大户不知被灭门凡几,连皇家贵胄都不能幸免,可见叛贼猖狂到何等地步?

    “张小哥儿原本为将门之后,你今后与之多多交往,也不算辱没你的名望。

    秦家崛起在即,秦氏族人原先与秦浩明情感并不交厚,与他家忠仆福伯,表弟张云相差何止万里?

    此时交好他们,他日也可帮梅儿管理好家业,成为梅儿的一大臂力,则内宅自然清静。

    如此,秦家方能和叶家上下一心,共进同退。值此乱世中,殊为难得!”

    叶成祖沉吟片刻,脑中千思万虑,继而缓缓的对宝贝儿子说道。

    应该说他算计的没有任何一点问题,时下大明世家大族据是通过联姻增强自家实力。

    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撑起江南氏族敢于和官府叫板的实力。

    “姜还是老的辣,父亲算无遗策,孩儿拜服!”

    叶绍辉心悦诚服,妹妹的幸福和家族的未来,父亲都算计进去,甚至连秦家今后的内宅安靖都算无遗策,如何让他不为叹服?

    叶成祖捻须微笑极为受用,一切尽在掌握矣!

    江南春早,田间野外,已偶有绿意。

    虽是正月初二,可秦家村却早已忙活开来,并无节日里的休闲倦怠。

    秦家长期落魄不堪,人情底蕴自然较差,故而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需要走访。

    一日之计在于晨,才卯时多一点,已经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农人在田间辛勤劳作,那是秦家村年长者在照顾侍弄自己的田地。

    秦家村地下水丰富,利于井灌,又有临浦渠灌溉之利,这也是临浦成为福建粮仓的重要原因之一。

    目前整个秦家村男男女女按劳力分,共有一千二百余人,还有十几岁以下的孩童七十余人,俱在秦家族学接受启蒙教育。

    卢欣荣有心在秦浩明回来之前博个头彩,显示他的才干,因此事无巨细都亲自操劳过问,他把一千二百余分成三组。

    在咨询过张云和福伯的意见后,把其中可靠的妇女基本放在作坊中生产肥皂,由柳如是和董母负责管理。

    年纪稍大的秦家族人和部分青壮两百人,以甲长秦老三为首,负责继续营造房屋。

    而剩下的八百多青壮男子则全部组织起来,以五十人为一个小队,共有十七个队伍。指派一名队正,全部进行开荒垦田。

    其中为了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更是辅以利诱手段。

    具体的就是垦荒完成后,将按照垦荒多少和难易程度,把十七支队伍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级别。

    级别高的队伍,今后有优先享受分配各种事务的权利。

    此举顿时把尚为完全安定下来的八百多人刺激得摩拳擦掌,干劲十足。

    秦将军一诺千金,已经通过这段时间的伙食和行动表现出来。

    目前无论是建造房屋也好,开垦良田也罢,件件都是关乎他们自己的事情,可人家还是无条件帮助他们。

    添置碗筷、购买农具、每日三餐哪个不是白花花的银子撒出去,天下还有第二家像秦将军这样的仁义之人吗?

    人心都是肉长的,再看看早几个月追随秦浩明的流民,如今已经过上幸福的生活,在这乱世中难得可贵!

    如今有一个争取幸福的机会,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拼命?

    张云见此情况,衷心感到佩服卢欣荣。

    张云干劲充足,可若真要说筹谋安排等诸多手段,却是比到处流离颠沛见多识广的卢欣荣差上不止一许。

    但他有一个优势又是卢欣荣目前无法企及,那就是他是根正苗红的二掌柜,秦浩明临走前指定的舵手,当仁不让的秦家村领导者,便是福伯都稍有不如。

    好在张云自从兄长开窍后,对读书人尤为敬佩。

    卢欣荣本身就是学富五车的秀才,再加上冬日祭祖说出龙脉后,三人好像有一种默契,彼此间相互配合,倒也其乐融融相得益彰。

    临浦县衙分给秦家垦荒的地方叫临江坑,紧挨着莲塘卫所,旁边的临江溪流蜿蜒流淌,乃是上好开垦良田的场所。

    不同于北方冻土,垦荒不易。

    临浦乃是江南之地,土地松软,非常便于开荒。

    如果他们迟一点,等下过一场春雨之后,土地湿润,垦荒还会容易许多。

    可事情总要做,只有人等天,断然没有天等人的道理。

    “福伯,我看按此进度,一个人一个月应该可以垦荒十亩左右,估计一个半月万亩良田可以到手!”

    卢欣荣喜滋滋的看着拼命干活的人群,无比惬意对着旁边的福伯说得。

    “怕是不成呢!”

    老人家及其认真的摇摇手,手指着中间微微凸起的一块一亩大小的丘陵,“别的不说,那个地方耗时耗力就要花费许久?!?

    看见卢欣荣有心不以为意的表情,老人家淡然一笑继续说道:

    “别看它只有一亩余地,高不过三尺,可削平之后泥土至少有千余方左右。若是不挖掉,必将影响水势流动,不利于整片良田。

    还有,垦荒最易的是抛荒不超过三年的水田。此时土质松软,一个壮劳力一天可垦二分地,一个月五六亩。

    其次是抛荒不久的旱地,在杂草不多的情况,每天大约能垦荒分五地,一个月四五亩。

    最难的是生地,一天开垦不会超过一分地,一个月撑死二三亩。

    另外还要看老天爷是否帮忙,若是春季下场小雨,不仅容易垦荒,而且容易整理?!?

    “书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伯玉受教,太过想当然尔!”

    卢欣荣双手朝福伯作辑,感谢他的答疑解惑。

    “对啊,另外他们是第一天出工,故而热情高涨,可时间久了身体自然懈怠,谁也承受不了如此高强度的劳作?”

    张云长时间和这些南逃的人呆在一起,自然明白他们的身体状况,许多人手脚都有红肿冻疮,乃至溃烂也不乏其人。

    远处巍峨的群山,在阳光照映下,披上了金黄色的外衣,显得格外美丽。

    可在卢欣荣心中,却微微有些汗颜。

    自己考虑东西太理想化,忽略了许多生活细节,幸好有他们指点,看来还是要再踏实一点。

    “今后我们秦家田庄应该精耕细作,不妨把精力放在改良土地上。土地采用轮作,这样耕种季节刚好错开,庄户不至于闲置。

    另外先要考虑囤积农家肥,这关系到土地的收成?;褂芯褪歉?,尚需计算一下要买多少头合适?”

    卢欣荣收拾起好高骛远的心态,转而脚踏实地考虑今后实际的问题。

    “万亩良田需上好耕牛三百头左右,牛粪同时也是上好的农家肥?!?

    卢欣荣话音刚落,福伯张开就来,显然是早就有想到此事。

    “三百头?”

    张云脸带苦涩大声惊叫。

    时下上好耕牛一头需纹银二十两左右,三百头耕牛便是六千两纹银。

    最近摊子铺得有些大,再加上突然涌入八百多人,每天消耗的粮食就需要百斗粮左右。

    现在临浦粮价一斗七钱纹银,一天至少七十两纹银用于粮食。再加上其他开支,一个月足足要三千两纹银以上。

    虽说短日无忧,可听卢欣荣讲,还有几百上千人的队伍没有开赴过来,想想心肝就害怕,真是花钱花到手软。

    “云少爷,叶家大少爷求见?!?

    三人正在探讨得火热之际,秦家村护卫队员方培伦深一脚浅一脚过来禀告。

    “呦呵!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叶家大少爷什么时候惦记起我来,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张云踢踢地上松散的泥土,懒懒散散的问道。

    对于叶家,张云心里始终有根刺,总为兄长有些不值,毕竟当初“兄长”可是一根心思在叶绍梅身上,结果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