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五十一节 刮目相看

第一百五十一节 刮目相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未曾言及?我也没问?!?

    方培伦有些赫然,叶家是临浦大族,叶家小姐又时常出入秦府,众人多少也都有些异样心思。

    “先让他等会,我们继续讨论?!?

    张云挥挥手,浑然不当一回事。

    二者过往并无交集,最艰难的时期都挺过来,难不成现在日子好过了,反而要巴结你不成?

    “此处事情要坐下来细细商谈,急切间哪里可以定夺?你还是先过去,毕竟是叶小姐的兄长,太过难堪不好?!?

    卢欣荣年轻时性格孤傲,意气风发。如今有心振作,反而海阔天空,心态趋于平和。

    再者,他心里也觉得叶绍梅和秦浩明实属天赐良缘,期间纵许有些误会,但并无大碍。

    “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

    伯玉不知,叶家过去许多做法委实气人,叶家小儿更是不堪,至今想来依旧愤愤不平。

    再说叶小姐是叶小姐,叶少爷是叶少爷,两者多有不同。

    更何况兄长的事情也不是我等可以左右,一切随他心意便是?!?

    连自己和他相处十几年都猜不透兄长的心思,他现在行事如同天马行空,岂能常理度之?

    名冠秦淮的柳大家都不远千里委身兄长,足见他才情学识之优秀,今后秦府还愁没有女主?

    “云哥儿,会会也好。临浦上等耕牛大多出自叶府之手,顺便问问他时下行情如何?”

    福伯年老成精,见张云使小性子,以后两家若真有好事,脸面不好看,索性用公事驱使他过去。

    江南之地,水路阡陌纵横,少有平原草地,故而多耕牛而少骏马。

    叶府除了酒楼之外,把控整个建宁府的牛市交易,也是叶家支柱产业之一。

    对福伯,张云少有顶撞,闻言转头怏怏离去。

    云哥儿年岁虽小,性格却是刚烈至极,今后倒要好生相处才是。

    望着闷闷不乐而去的张云,卢欣荣心里暗自想到。

    氤氤氲氲,或聚或分,其散也气,其兴也云。

    秦家村地处临浦郊区山脚,云雾笼罩,远处太阳冉冉升起,照耀在辽阔的天空中,万道霞光穿透薄云迷雾,顿觉晴空万里,高旷而蔚蓝。

    叶绍辉背负双手,徜徉在秦家村四周的工地,啧啧称奇。

    一直溜的平瓦矮房数十栋同时开工,虽蔚为壮观,但明显是给庄户们住,他兴致寥寥。

    倒是比邻“秦府”正在开工的新府邸,引起他极大兴趣。

    从占地规模而言,目测应有二三十亩地左右。

    主宅坐南望北,头门、大门、二门采用中轴对称、纵深多进的院落形式。

    其间一些楼台雨阁更是巧借山势,浑然天成,与周围的群山遥相呼应,别具一格,让人叹为观止!

    不过同时他又有些诧异,秦家忽而乍起,底蕴与临浦世家大族自然不能相较。虽说因立有功勋,官府有授田,但短时间绝难以转化为浮财。

    听说前段时间都变卖秦家老宅聊以度日,怎地短短几个月时间居然有此财力构建新房?没听说他们有什么进财的门路呀?

    远处,张云着旧衣,身上斑泥点点,脚步匆匆赶过来。

    “不知叶家公子找云有何事?”

    极近,张云也未做其他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新春佳节,有宾客至,既未行礼也未请进宅内一坐,可谓失礼。

    土包子!

    叶绍辉脸上露出一丝阴霾,稍瞬即逝,随即转化笑脸微微点头算是招呼,“叶家和秦家相交莫逆,期间虽有些许误会,但情谊尚在。

    如今浩明在外为大明浴血厮杀,以至于新春佳节之期,竟无空闲回家省亲。

    为兄趁此机会,一则看秦家可有需要帮忙之处。二则也想带贤弟认识临浦其他一些世家子弟,以便将来相互帮衬一二。

    不知贤弟以为如何?”

    说完,旁边的家丁仆从挑上讨喜的临浦特产,桂圆、红糖等物产,足有三四担之多。

    嘶!牙疼!酸的厉害!

    为兄?贤弟?

    张云终究历练不够,还不适应这种当面惺惺作态的举措。

    可伸手不打笑脸人!

    露出一抹尴尬的苦笑,双手敷衍的拱拱手,“多谢,要不请进去坐一会?”

    “算了,外面空气好,也清静些。想不到愚兄几个月没来,如今秦家村倒是大变模样,开始兴旺发达起来?!?

    叶绍辉打蛇顺棍,愚兄二字叫得非?;盥?,扭着脑袋四处观望。

    叫叶公子似乎不合适,叫兄长他又叫不出口,张云托着下巴着实为难,索性一言不发。

    “今后贤弟可要多注意这些南逃之人,管教方面要严控。但发现其中宵小,决不可轻饶?!?

    叶绍辉半遮嘴,一副推心置腹朝张云说道。

    不行了,张云知道他如果不开口,这货估计会滔滔不绝跟你一直闲聊下去,时下文人据是如此。

    “不知现在上好耕牛多少纹银一头,五百头的价格是多少?”

    没名没姓也没有称呼,张云愣头愣脑直直问道。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不错啊,贤弟出手果然了得。只是不知临浦有没有这么多库存?若是要得急,怕是需其他地方调剂才是。

    好像是二十两纹银一头,不过贤弟需求量大,应该会便宜些,到时候愚兄安排掌柜和贤弟详谈,如何?”

    饶是叶公子是见过世面之人,可万两纹银的生意也不多见,只是心里的疑惑更甚,秦家到底有何营生,竟然可以在短短的数月间积财至此?

    让一个原先一无所有的家庭,又是建房又是收留南逃之人垦荒,现在竟然还要一口气买五百头上好耕牛,贩卖私盐都没有如此迅速?

    几个月前秦家财力如何,他可是比任何都清楚。

    只不过他城府很深,并没有大呼小叫故作姿态。

    心里却是暗自打定注意,无论如何也要挖掘出来。

    “上好耕牛要三百头,两百头牛犊子,应该在三、四月份左右?!?

    张云并没有注意到叶少辉眼中的疑云,而是认真的思考着使用时间,计算肥皂的产出和今后开发良田的数量。

    两百头牛犊子他是打算自己饲养,毕竟价格会便宜不少,也委实是精打细算。

    “能否和贤弟在正月里定个日期,愚兄带你出去见识见识,临浦最好的香翠楼摆上一桌,那里的小妞可是……哈哈……”

    叶绍辉朝张云眨眨眼,露出了男人心照不宣的浅笑。

    “叶公子有心,可惜无功不受禄,家中事务既多又繁杂,怕是让你失望。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张某正安排人手垦荒,先行告退一步?!?

    张云不咸不淡两句,不等他开口,转身就此离去。

    真是土包子!叶绍辉盯着张云背影,意味深长一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