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五十二节 口腹蜜剑

第一百五十二节 口腹蜜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雾,照耀在黑山绿水之间,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发花。

    秦浩明率领二千人马于正月元朔日离开赵县,分派快马夜不收四周探寻范永斗、王登库、梁嘉宾三家商队。

    可反馈回来的消息却让秦浩明目瞪口呆大呼头痛。

    三家商队并没有统一运输,而是在中途便各自分开,根据自己家族的商队路线前进,并且人数日益减少。

    高明,实在是高明。

    秦浩明明白自己大意了,中了晋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小觑他人。

    出现这种情况唯有二种可能,隐藏分化或者就地销赃。

    想想也不难理解,晋商的商业网络何其庞大,全国各地基本都有他们的仓储物流,何况是京畿附近?

    甚至往深一点想,他们有必要冒着通敌的风险,眼巴巴的运送巨额粮草物资到天津港吗?

    以他们和建奴的关系,大可等风平浪静后,过个半年一载的再偷偷运送也不迟,建奴可还欠着他们的巨款呢?

    如果建奴非常缺少粮食,他们抑或可以从其它地方调配粮食过去,毕竟他们有这个实力和能力。

    枉费自己还想把他们一网打尽,让建奴此次劫掠成果毁于一旦,以图壮大自己,看来还是空欢喜一场。

    必须谨慎,不可麻痹大意。

    这些人可都是老狐狸,看来是自己这段时间来太过顺利,以至于沾沾自喜狂妄自大,秦浩明暗自警惕。

    那么,汇集在天津港的三百海船有何用处?

    秦浩明可不认为梁家族人生死关头敢于欺骗他们?

    还是说他们也被家族蒙蔽,不知具体布置,抑或还留有后手?

    命令军中增加夜不收,加大侦探力度,采取两三人一组,务必把商队消失的具体地址、具体人家打探清楚并且记录下来。

    秦浩明的大军则沿着明军的防线,一路从正定、辛集、衡水尾随其中一股最大的商队直插德州。

    之所以不在半途把他们拦截下来,秦浩明却是还有其他一些想法。

    德州自古有九达天衢、神京门户之称,是南方九省通往北京的重要漕运通道。

    明成祖定都北京后,德州是京杭大运河的一个重要码头,是南北文化交流、交通之要地。

    故而又有北控三关,南达九省,畿辅重地,都南屏翰之称。

    而京杭大运河更是在德州有上百里的水道,直通天津港。

    尤其是到大明后期,德州借着京杭大运河特有的沟通功能,将南北的政治中心与经济重心连接在一起,将不同江河流域的生产区域联系在一起。

    逐渐发展成山东的重地,并且和天津港一道维持着大明京畿地区百姓的命脉。

    而漕运之中围绕京杭大运河的水运,相关的漕粮调配、收缴、发送、押运、下卸、进仓储备等方面,无疑更是重中之重。

    秦浩明相信,八大晋商一定在德州港和天津港有自己的仓储基地,他要做的,便是顺藤摸瓜或者把水搅浑,看是否从中有所牟利。

    “禀报秦将军,前面有一标大明将士,约千五人,旗帜注明是刘左都督、太子太师?!?

    临近德州虎威镇不远,夜不收在亲兵浩子的带领下,上前报告。

    “咦?”

    秦浩明眉毛一挑,脸色有些讶然,难道此事还跟他有关系不成?

    他不是应该在济南府吗?缘何跑到德州来?

    经过大明几个月的军旅历程,对照脑海中的历史名人,秦浩明现在对军制和周边驻防情况了解甚深。

    山东只有一个刘左都督、太子太师,那就是日后赫赫有名的江北四镇之一的刘泽清。

    崇祯十七年,闯王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上吊自尽,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引清兵入关。

    刘泽清等拥立福王朱由菘登基,被封为东平伯。

    朱由菘开设四藩:兴平伯高杰镇守徐州、泗州,东平伯刘泽清防守淮安、扬州,广昌伯刘良佐镇守凤阳、寿州,而黄得功晋为侯爵,镇守滁州、和州。

    “浩子,去安排求见刘都督?!?

    秦浩明骑在马上,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对亲兵浩子说道。

    “诺!”

    浩子双腿一夹,胯下战马撕叫着欢快向前跑去。

    “待会你跟我去,不要说话多留意,他就交给你的暗卫练练手?!?

    身体侧身贴近左手边的董长青,秦浩明悄声说道。

    饶是董长青胆大包天也不禁诧然变色,蓦然无语。

    开什么玩笑,堂堂朝廷正一品左都督、太子太师,只是给他练练手而已,那不是练手的又将是面对什么角色?

    “不急,先慢慢布局,有的是时间,不必急于一时,人总有倒霉的时候,对吧?”

    秦浩明好像一个神棍,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刘泽清为人性情懦弱,怀私观望,家中余财颇多。

    别看他现在风光,但也不过一个虚职而已。先物色人员,等待机会?!?

    刘泽清属于五军都督府左都督,分领山东除亲军指挥使司外的各卫所。

    各府只有统兵权,调兵之权在兵部,每逢战事发生,由崇祯命将为帅,调领五军都督府所辖卫所之兵佩印出征。

    军还即归印于朝,兵回卫所。

    特别是大明中后期,五军都督府失去了参政﹑议政权。

    由“总内外诸军事”的中枢机构变成处处受制于兵部的单纯执行命令的机构,特别是一分为五背后,都督府实权削弱殆尽。

    不仅如此,他曾经虚报大功邀取赏赐,又假称自己从马上摔下来受了伤,朝廷奖给他医药费四十两银子。

    朝廷命令他赴保定剿贼,他不听从命令,每天在临清纵兵抢劫。

    后来他率兵南下时,所过之处都被他烧光、抢光了。

    在农民军声势大振的情况下,给事中韩如愈、马嘉植都谋求奉命到南方来。

    韩如愈曾经弹劾过刘泽清,韩如愈经过东昌时,刘泽清就派人在路上杀死了他,也没人敢把这事报告给朝廷知道。

    顺治二年,清军南下,刘泽清投降,其后清廷讨厌他反复无常,将其绞死。

    可以说,这个坏种几乎把不是人干的事基本做绝。

    “秦将军,刘都督说只能带一百人,并且他时间有限,命令你从速?!?

    约一刻钟,浩子面有不豫回来禀告。

    操,真当自己是大爷。

    秦浩明几乎想立马扭头离去,可想想刘泽清的人头和家财,安慰自己还是忍辱负重一次。

    另外,他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意图也很重要。

    这孙子真是他妈的有钱,全部劫掠于百姓。

    崇祯十三年五月,山东发生严重的饥荒,各地灾民相聚起义,曹州、濮州尤其如此。

    崇祯命令刘泽清联合总兵杨御藩的部队前往剿灭。

    八月,因清剿不利,刘泽清被降职为右都督,镇守山东的海防。

    他用自己在山东长大,长久在这里镇守不合适为理由,请求辞退这个任命。

    崇祯十四年二月,周延儒入阁,刘泽清深知周延儒乃是贪鄙小人,因此乘机钻营以图东山再起。

    他计算周延儒从家乡宜兴北上的行程,从临清赶到扬州,并且日具塘报呈相君的幕府,而且准备楼船,邀请周延儒由水路北上。

    周延儒从水路入京,刘泽清全身戎服亲自护送,并且送二万两黄金作为路费,周延儒异常高兴。

    八月周延儒进京后,刘泽清果然被重新起用为山东总兵。

    “末将秦破虏参见刘都督,久仰大帅威名,因此冒昧求见,望莫怪罪!”

    最终,在特殊目的的驱使下,秦浩明带着董长青等百人来到刘泽清军中。

    一路上,刘泽清的将士面上多有菜色,甲胄不全,只有极近,他的亲兵方有些精锐的模样。

    反观秦浩明他们,人人着甲,铳箭傍身,顾盼之间,威风凛凛。

    “不敢当!啧啧,到底是天子厚爱,装备和武器都特殊照顾,让人羡慕??!”

    刘泽清此时只有四十左右,额下长须飘飘,身材略显肥胖,可在全身山文甲的抱箍中,反而显得威猛壮硕。

    只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酸意冲天,没有一点度量,足以说明人品不是太好。

    虽说彼此并无统属身份,可他的品轶官职俱高于秦浩明,并且在军中年轻将领中说这种话,失之厚道。

    草包!

    秦浩明心中暗自腹诽,脸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依旧一副无限仰慕的神情缓缓说道:

    “不敢,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虚有其表而已。

    比不得将军当年铁厂之战,一天一夜,胜之!更有登州战役,登梯越墙,据是实打实的鏖战,破虏不及多矣!”

    客观的说,任何成功都需要拼搏,人家也是努力过的,才可以躺在功劳簿上享福。

    秦浩明说的这些,都是他的成名战。

    首先,大明因为觉得刘泽清是一个将才,朝廷任用他为辽东的宁远、前卫防备,后又升为山东都司佥书,然后加官为参将。

    崇祯三年,后金军攻打铁厂,想占据这里来切断丰润城的粮道。

    援守三屯的总兵杨肇基派刘泽清前来援助,在离铁厂还有十五里的地方遇上后金军,展开一场激战,从清早打到中午,不分胜负。

    后来他得到增援,一起转战到遵化,前后夹击后金军,大胜,进入城中。

    后来评定战功,被提升两级当了副总兵。

    崇祯六年,被提拔为总兵。是年冬天试任左都督,在恢复登州的战役中他立了战功,得以转正。

    “好汉不提当年勇,俱往矣!

    不知秦将军此次越过河北进入山东地界究竟有何事,可需要帮忙?”

    秦浩明在他的将士前提前自己当年的英勇事迹,刘泽清面有得色。

    投桃报李之下,问起秦浩明的来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