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五十三节 抽丝剥茧

第一百五十三节 抽丝剥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破虏奉令探勘敌情,寻求战机。不意途中听闻刘都督在此,临时起意才……”

    做戏做足,秦浩明挠着头,故意略显尴尬,一副见到仰慕之人情不自禁的模样,让旁边的董长青暗自佩服。

    秦将军能文能武也就罢了,想不到表演功夫也一流。自己与之相比,刚硬有余,失之柔软。

    长此以往,恐因性格误事,有失秦将军重托。

    “哈哈……秦老弟何必故作姿态,弟也是天下豪杰,斩敌酋岳托、阿巴泰,天下谁人不知,何人不晓?”

    刘泽清为人虽刚愎自用,喜欢听奉承话,但同时也是一个审时夺度活络之人。

    秦浩明示好之意如此明显,二人又没有过节,他自然也是舌灿如莲,竟然兄弟相称。

    如此,他犹自觉得不足以增加双方关系,驱马小跑几步来到秦浩明跟前,一脸推心置腹小声说道:

    “听哥哥一言,秦老弟最好就此止步,前方凶险,望自珍重!”

    “哦,还请教刘都督名言,前方究竟出了何事?破虏感激不??!”

    秦浩明双手作揖,脸上庄重无比。

    心里却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好像想到什么,一时之间难以把握。

    “具体的本督也不知,总觉得心里发颤。这不,索性和将士们出来打猎散心?!?

    刘泽清咧嘴苦笑,一脸诚挚。

    若不是看在秦浩明乃军中新贵,连这些话自己都不会说,缘何敢道出实情?

    不过今日里碰见他,说了这番话,日后倒是好有个推脱之辞。

    “请教刘大哥,德州漕运总督是谁?不知都督可熟悉?”

    秦浩明打蛇顺棍,立马跟刘泽清兄弟相称,实则却是想了解一下信息和他的真实意图。

    大明的漕运总督可谓是实权和油水颇为重要的岗位,关系到北京城几百万人口的日常供给。

    从万历时代开始,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市场行为日益增多,南北物资交流的需求大增。

    漕运一方面带动刺激了运河沿岸商业活动的发展,另一方面,漕运本身越来越商业化。

    先是漕运中私带货物,由少到多。朝廷见禁不住,转而主动明确允许漕船北上时可以附带一定的货物,漕船南返时允许载客运输。

    这种漕运政策的变化是明朝政府务实的做法。

    一方面,漕船走私已是既存事实,没法遏止。另一方面可以补贴漕工的生计。同时,官绅大贾们也有这种需求。

    漕船所带货物数额日益增长,漕船贸易日趋活跃,运河沿岸兴起了很多商业城镇。

    如通州、直沽(即天津)、沧州、德州、临清、徐州、淮安等。

    南方的丝绸、茶叶、糖、竹、木、漆、陶瓷等源源不断运往北方,北方的松木、皮货、煤炭、杂品等也不断由运河南下。

    大运河虽为漕运所开,但当时代对之有商运需求时,大明政府也与时俱进使之成为商运之河、民运之河。

    但同时不可避免的随之产生腐败,并且多为大商家所利用,八大晋商就是其中得利的一员。

    那意味着京杭大运河建奴在关键时刻也可以使用。

    这也是秦浩明放弃大量粮食的诱惑,一路尾随范永斗、王登库、梁嘉宾商队,所想要顺藤摸瓜的最主要原因。

    “熟悉,当然熟悉,是倪宠参将,也是当初的老兄弟了。怎么,秦老弟需要老哥做些什么,尽管开口?”

    刘泽清认为军中新贵估计要夹杂什么识货,因此大包大揽满口应承。

    在他看来,秦浩明通过几次大战,肯定是缴获颇丰,听说这位新贵是江南人,自然是要把物资运往南方。

    此等小事,他自然是责无旁贷。

    倪宠?刘泽清?

    秦浩明心里默默念叨,终于知道心中奇怪的感觉来自哪里?

    崇祯十一年,清兵南下,京畿戒严,局势严峻。

    山东巡抚颜继祖奉兵部尚书杨嗣昌之命,移驻德州。

    他带领一标人马仅三千名,在五十天内被调防三次,兵疲马乏,最后才令其专防德州,原防地济南由此空虚。

    颜继祖鉴于前沿兵力少、战线长,数次请求增援,而刘泽清、倪宠诸将都逗留不进。

    崇祯十二年正月,清兵攻克济南,德王朱由枢被俘。

    颜继祖兵少力弱,无法兼顾济南。朝臣交章抨击,颜继祖归咎杨嗣昌指挥错误,自请撤职归乡,奉养父母。

    崇祯皇帝不许,将颜继祖逮捕入狱,最后斩首示众。

    再联想到刘泽清起先说的前方凶险,心里发颤,打猎散心。

    狗屁,他这是要临阵脱逃??!

    历史上崇祯十二年二月,鞑酋多尔衮率军饱掠后,不正是从山东北返至天津卫,渡运河东归吗?

    三月初九,建奴从青山口出关,退回辽东。

    至此都清晰明了,自己还奇怪,建奴何时有海军了呢?

    梁家族人没有骗自己,三百艘海船是真的,不过不是用来运粮食,那是用来运兵,用来运建奴??!

    “刘大哥真是慧眼如炬,确实有些事情需要倪总督帮忙,不知能否帮忙引见?”

    秦浩明心中惊涛骇浪恨意如潮,脸上却要装得若无若无其事,甚至还要对刘泽清多有奉承,委实痛苦。

    计划没有变化快!

    不用问也知道,多尔衮一定利用杜度拖住卢象升,自己率领偏骑,过新河、清河、夏津、高唐直扑济南府。

    德王朱由枢的生死他没有兴趣,可是堆积如山的财物他却相当有兴趣,许多是华夏的瑰宝,不能让多尔衮如此容易得手?

    “老弟客气,持此物件,倪宠会给本督几分薄面?!?

    刘泽清哈哈大笑,接着解开随身的一块玉佩,递给秦浩明,一脸的傲然。

    他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倪宠不管曾经还是现在,都是属于他的下属。对于他的话,刘泽清当然有把握。

    官场中人,花花轿子众人抬,指不定哪天谁帮谁?

    “感谢刘老哥相助,他日必有回报!破虏就不再不打扰,改日再见!”

    秦浩明那里会跟他客气,场面话说完立即告退,实在是军情如火,所有布置据要改变,哪有闲工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