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五十四节 怒火中烧

第一百五十四节 怒火中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皎月残阳,并存于天际,预示着德州的夜晚愈加热闹。

    有了京城大运河沟通南北,让过去贫瘠的县城很快散发出活力,成为山东唯一能比肩济南府的大县。

    南来北往的商人操着不同口音的官话,行走于德州勾栏瓦舍,更是让德州在战火中显出畸形的繁荣。

    城内外店肆酒楼鳞次栉比,市不以夜息,十分繁盛。

    正如诗曰:“十里朱旗两岸舟,夜深歌舞几时休?!?

    沿着运河两岸数十里,除了大明朝廷设立的常盈仓、常平仓、预备仓,其他皆是各地客商在此设立的仓库。

    即水通则漕运,水浅则储仓,设粮仓于运河沿岸。这样,漕船既不停滞,漕粮也无损耗,极大提高漕运量。

    其中尤以范家仓库最为显目,占地几十顷,且防守极为严密。

    进入范家仓库范围内,混杂在范家族丁中的王世选总算松了一口气,于他而言,任务顺利完成。

    顺着水道,只要两三天便可抵达天津港,扬帆出海。

    范家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其隐藏在暗地里的力量比一个中等县城的府衙都强。

    “卸粮!”

    主事的是范家族内优秀旁家子弟范海亮,三十多岁年龄。

    一路从小厮、跟班干起,历经近二十年,直至范家德州掌柜,上下内外都是他一手打理,各种事务经验丰富。

    “王将军一路辛苦,请带将士们先去洗漱,我已经命人准备好热水饭菜,这里怕是要忙到半夜?!?

    范家身份特殊,搬运粮食都是用自家脚行的人手,并没有假手漕帮。

    “感谢范掌柜,此处便有劳?!?

    在范家面前,王世选一个投降建奴的降将还真没有叫板的力量。人家如此做派,只能说是做得漂亮。

    “我待会就去找倪参将开具漕运文书,王将军明日随运陶瓷的船出发,只是要委屈将军和将士们充当范家家丁,还请恕罪?!?

    范海亮做事滴水不漏,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

    王世选连称无妨拜谢离去,留下七、八百人在挑灯夜战搬运着十多万斤粮食。

    仓库内,范家帮佣把建奴四处劫掠的粮食重新包装,改散装为标准麻袋盛装,上面还有范家印记。

    如此,到了后期再改民运为官运,集装化、系统化运输,船只编组等等,自然就洗白无虞,端的好手段。

    范海亮入内左右巡视,满意的点点头,吩咐身边的跟班仔细盯着,自己到账房取两千银票揣入怀里,朝外走去。

    距离范家仓库约五里地左右,德州城门外,运河两岸有一片繁华的商业区。

    德州漕运衙门便设在此处,里面驻有大批理漕官吏、卫漕兵丁。

    漕船到达这里后,需接受漕台衙门的盘查,千万艘粮船的船工水手、漕运官兵在此停留。

    南来北往的商人在此进行货物交易,旅客也在此盘桓,……更大大提高了德州的商品需求量,促进了商业的发展。

    不过今日不同以往热闹景象,漕运衙门一片萧杀,三百精锐老卒簇拥着一个少年将军,骑在马上威风凛凛。

    德州漕运衙门规格类似王府,甲第宽敞,门馆壮观。

    只是门前的漕丁被杀气所摄,有些畏畏缩缩,满脸赔笑。

    马上的少年将军正是秦浩明,在路上匆匆稍作安排后,他便急速赶来德州漕运衙门。

    之所以有了刘泽清的印信,还摆出如此大的阵势,他是存了志在必得的态势。

    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倪宠若是答应他的要求便罢,若不然,说不得要用霹雳手段。

    虽然这是无奈之举,后遗症众多,但事急从权,无二法。

    将近一刻钟,漕运衙门小门呀吱打开,一个身形偏瘦的中年男子跨门而出,态度谈不上有多恭谨,只是自言是倪总督的幕僚,有请秦将军单身入见。

    时下,漕运总督权威重,有亲辖武装部队,还有水师营。

    仿地方总督、巡抚之“督标”、“抚标”,而称之为“漕标”。

    漕运总督所亲辖“漕标”共分本标左、中、右、城守、水师七营,兵额三千四百余人。

    但漕督的品轶不比地方政府真正总督,辖制武职官佐,最高才为从二品的副将。

    那还是节制鲁、豫、苏、徽、赣、浙、鄂、湘八省漕粮的总督。而倪宠虽为参将,真正的品轶才从三品,和秦浩明一样。

    同级军官来访,并持有他曾经上官的印信,居然府衙大门都没有打开相迎,还要单身“入见”,倪宠之狂妄,可见一斑。

    秦浩明脸色一沉,也不理倪宠幕僚,只是对亲卫大声喝道:“打开中门,但有阻挡,一律先绑起来?!?

    同时,对旁边的亲卫浩子点点头,执行第二套方案。

    “咻——”

    一声尖锐的嘶鸣在暗夜中想起,急促而乍然!

    一支穿云箭,誓死来向见!

    接着地面传来声声震动,只要上过战场的人都知道,那是大队骑兵奔驰引起地表的共鸣。

    很快,余佑汉率领他的千人铁骑森然赶到,团团围住漕运衙门。

    此时,大门也在倪宠幕僚的目瞪口呆中缓缓打开。

    “前头带路!”

    秦浩明跳下马,杀气腾腾对幕僚大声厉喝。

    敬酒不吃吃罚酒!

    倪宠如此做派,惹起秦浩明心中的怒火。

    连一仗都不敢打的人物,在他面前人五人六装大蒜,自己若是还要委曲求全,岂不作践吗?

    “吾乃巡漕御史李振东,尔等是何方将士,竟然强闯德州漕运府衙,莫非想造反不成?”

    终于,闹了半天,一个身穿大明常服,脸颊肥鼓鼓的男子对守卫漕运大门两侧的将士大声喝问。

    为监督漕运,大明专设巡漕御史,负监察之责,权力极大,不受漕运总督节制,直接向皇帝负责。

    有权弹劾总督,分赴稽查,襄办漕务。品秩不高,但职权令人忌惮,可风闻专折密奏之权。

    “李御史莫要血口喷人胡乱栽赃,倒是本将军要向天子参奏一本,今天的事情你也脱不了关系?!?

    天下乌鸦一般黑!

    秦浩明可以断定,这个李御史一定同倪宠沆瀣一气上下其手,故而他的话模棱两可,先把这个李御史拿捏住再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