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七十六节 别有他用

第一百七十六节 别有他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无非破虏有眼无珠看错人而已,有何大惊小怪?

    再说了,祖将军若是真要干一锤子买卖,又何须从破虏手中捞钱,那岂非掉了身份?”

    秦浩明淡然一笑,目光里俱是真诚,一副自己绝不会看错人的模样。

    委实,对于祖宽这样统兵一方的将领而言,还真看不上区区几万银两。

    真要有心,随便找个机会敲诈富户或者纵兵劫掠,许都不止这个数,又何必明着贪墨同样是带兵的同僚将领?

    那岂不是替自己结下死敌?更何况秦浩明带给祖宽的是他无法拒绝的升官发财之路?

    秦浩明的方法说来也简单,那就是诱之以利!

    即以五十两纹银从祖宽手里收购一个鞑虏首级,并且检验之后还给他,让他再向朝廷邀功请赏。

    诚如之前所言,祖宽的部队是有战斗力,岂容平白浪费兵力?

    祸水东引,这就是秦浩明针对祖宽定下来的计策。

    大明军队里有很多兵油子,这些人并不是怀惴着保家卫国的崇高理想来参军。

    对他们而言,当兵只是一份职业,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职业而已。

    到军队中来,就是为了领每月微薄的饷银,犯不着上阵玩命。

    若是抛开道德的角度,他们如此做也无可厚非。大明支付他们的粮饷已经力有不逮,时常不能按时发放。

    既然如此,他们除了劫掠别无他法?

    可劫掠也不是没风险,大明毕竟是一个中央集权政府,祖宽他们行事也不能肆无忌惮。

    而自己的这个方法,则为他们找到一个长期的财富来源。若是推广开来,整个边关的将士都行动起来,想必皇太极也头疼不已。

    “好好好!不意老弟竟然有如此大魄力,祖某别的不行,但战场杀敌却是从来没有怂过。

    生平以往只服两个人,祖大帅是本将恩人,暂且不说。而另一个则是卢督,他是祖某入关之后,第一个所佩服之人。

    今后,怕是还要再加上破虏老弟?!?

    轻摇着三万两银票,祖宽连声叫好。

    “本将不知你所图为何,但能拿出这份真金白银出来购买鞑虏脑袋,除却官家之外,破虏是大明第一人。

    这活,我们辽东边兵接下?!?

    “大善!”

    秦浩明抚掌大笑霍然站起,难以自抑脸上的喜色,“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秦某生平之志乃荡尽胡寇,护我汉家天下。若此,性命尚且不顾,区区浮财何足道哉?

    祖将军,就是破虏平生所图?!?

    大话漂亮话祖宽不知听过多少,可言行一致的却很少见。

    怔怔看着秦浩明英气蓬勃的侧影,祖宽心里有一抹触动,忍不住有感而发,“祖某有幸从一僮仆爬到今日位置,那是踩着兄弟们的尸体一路上来。

    世人皆说祖某边兵蛮横无理,劫掠成性,可朝堂大佬们又有谁替他们考虑过半分?

    估计在他们的眼里,我们只是一块抹布,用的时候揉一揉,不用的时候扔在哪里都不知道吧?

    蝼蚁尚且贪生,可我们怕是连蝼蚁都不如?

    兄弟们天天拿命挂在裤腰带,有今天不知是否有明天?

    许多兄弟没有家人没有妻儿,甚至还有许多兄弟连女人味道都没有尝过,就此离去。

    每当兄弟们受伤哀嚎着死去,祖某便心如刀绞,哀叹世道不公。

    若不是放心不下他们,以祖某身资,跑到江南当个富家翁岂不快哉,何苦拼死拼活左右不讨好?”

    祖宽五大三粗的汉子,仰着头眼眶里泛着泪水,不胜唏嘘!

    秦浩明心里默然无言,拍怕他宽厚的肩膀,不知如何劝慰,心里沉甸甸。

    俱是带兵的将领,他能够明白祖宽内心的感受,也相信这绝对是祖宽的心里话。

    直到离开祖宽的营地,秦浩明的脑海里还反复回顾着他的一席话,悲壮而又凄凉,慷慨而不浅露。

    这完全颠覆了秦浩明心里对他一贯残暴不堪的形象,竟然有些无以适从。

    设身处地扪心自问,自己若不是穿越人士,是否也会如他一般?

    遭遇如此不公,自己是否能保持初心。

    不过秦浩明最终还是摇摇头,屠戮大明百姓,无论是何原因,皆不可饶恕。

    只不过,他的心里存了另一个心思,若是祖宽侥幸未死,把他的部队用于对外战争倒是一把好手。

    祖宽历城营地距离济南府快马只需半个时辰,秦浩明赶到城门口一箭之地时尚未及饷午。

    不过,一群扶老携幼逃荒的难民让秦浩明的部队停下马来。

    “元亨,拿出军粮救济难民,让百姓们尽量吃饱,不要让他们四处走动。

    大有,去办入城手续,叫城头执勤的官员过来。如果胆敢耍威风,告诉他们,后果自负!”

    秦浩明无声叹气跃身下马,肯定是守卫济南府的大明将士驱赶,以免其中有建奴的奸细抑或影响防守。

    从军事上的角度来讲无可厚非,不过这样一来,其它无辜的百姓却要跟着遭殃。

    片刻时间,赵大友带着一个绿袍七品文官过来。

    “本官乃山东巡按御史宋学朱,见过秦将军?!?

    来人拱手作辑,不卑不亢。

    “下官秦浩明见过宋御史?!?

    别看秦浩明是从三品,可在这位七品文官前,还是得称下官。

    无它,大明监察御史均为正七品官,品级虽然不高,但奉命巡按地方时职权和责任却非常重大。

    巡按御史代天子巡狩,可见其位高;大事奏裁,小事立断,可见其权重;凡政事得失,军民利病,皆得直言无避,可见其职宽;御史犯罪,加三等,可见其责之严。

    “本官代表济南府全城百姓感谢秦将军义举,冒死驰援?!?

    宋学朱并未摆谱,还是深揖一礼,微感心酸。

    建奴自畿辅南下,本兵杨嗣昌檄山东巡抚颜继祖移师德州,于是济南空虚,止乡兵五百,莱州援兵七百,势弱不足守。

    山东布政使张秉文一面流星快马,急报朝廷,请求援兵,一面动员城中百姓拿起武器保家卫国。

    可他们连章告急于朝廷,兵部杨嗣昌无以应,督师中官高起潜听说拥兵临清不救,大将刘泽清、倪宠等亦观望。

    可怜山东武官个个溜之大吉,只剩下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职行政官员,率济南百姓守城。

    天天盼着朝廷的援军到来,现在居然是外省的将领率军来救,如何不让他感慨万千?

    “当不得,此乃破虏本分。宋御史,让百姓们进城吧,否则碰到建奴难逃一死?

    军人若不能保家护民,要之何用?”

    秦浩明急忙扶起宋学朱,沉声说道。

    宋学朱哀叹一声,目视一脸期盼的难民,似有难言之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