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八十一节 壮哉,天雄军

第一百八十一节 壮哉,天雄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阎应元落落大方站起来,清清嗓音开口说道:“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纵观历次建奴寇边劫掠大明,皆深符孙子兵法之要义。

    反观大明军队,被动防守,对大炮极为依赖。

    可火炮固然威力大,攻击力强。但是致命缺点是移动力差,如果一味依靠火炮,在野战中反而会拖累部队。

    再加上往往兵部制定作战计划,据是在脱离战场的情况下,如何能跟得上瞬息万变的战场复杂情况?

    古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安有千里而请战者乎?

    可现在倒好,兵部事事预先设定行动计划,然战力、速度皆不如建奴,焉有不败之理?

    伤其十指,莫若断其一指。

    朝堂若能下定决心,统一帅令,聚京畿周围几省之兵,毕其功于一役,用人力、物力跟建奴死拼。

    只要消灭建奴大部分人马,则建奴今后断然不敢入侵大明。

    如此,再徐徐发展军力,或许强弱易手,当可横扫边患?!?

    “精彩!元亨言之有理,可谓一针见血,鞭辟入里。

    然则大明早已病入膏肓,财力、物力、军力已非太祖、成祖时期可比,况且今上也无此魄力?!?

    虽知阎应元说毕其功于一役的事情,大明根本不可能做到,但有此见识眼光,秦浩明还是拍手大声称赞。

    只是最后一句话却有些大逆不道,若被御史言官知道,少不了一个悖逆的罪名。

    董长青老神在在,面如古井,波澜不惊。秦浩明的心意他若还不能了解几分,只能说是太过愚钝,不堪造就。

    其他人却是首次听闻,脸色多少有些异样。

    不过现在社会动荡,遍地都是反贼,比不了太平年间对皇权的敬畏,再说秦浩明可是他们的上司。

    只不过是首次听闻有些不习惯,多听几次就好了,温水煮青蛙嘛!

    “不过即使兵马再多,无敢战之兵也惘然?

    崇祯二年,建奴入关,包围京师,天下勤王兵马四十万云集京师四周,还不是让建奴安然离去?

    反而是粮草军饷供应成了严重的问题,幸好有毕尚书勇于任事,方才解决,若不然……”

    副千户赵大友年纪大些,明白当初卢象升作为大明府知府前往北京勤王的场景。

    许多地方部队根本没有战斗力,乱哄哄一片,基本属于当地民团,便是百万人也无用,徒增后勤压力而已。

    “可惜毕尚书去年驾鹤归去,大明少了一位称职的户部尚书,后继无人,朝廷财政问题恐怕要更加糜烂矣?”

    阎应元黯然失神,难过的说道。

    秦浩明默然无语,毕自严委实是大明少有的能臣干将,若他在,或许大明和可以多支持几年也说不定。

    毕自严从崇祯元年开始任户部尚书,掌管全国财政。在财源枯竭、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他精心协调、精打细算,支撑明朝财政近十年,功在社稷。

    毕自严到任时,明朝国库早被挥霍一空,国家每年赤字达一百三十余万两白银。

    财政崩溃,大明朝廷只得向百姓大肆苛敛,三饷加派使百姓困苦到了极点。

    毕自严从抓节源开流着手,首先提出裁汰冗兵、兴复屯田,地方官吏以经济发展速度来考核,他的建议得到崇祯皇帝的称赞。

    其后,他广泛征求朝廷老臣的意见,系统地提出了十二条条解决财政困难的措施。

    包括增加盐引,令晋商运粟实边,裁汰冗兵冗役,检查军饷虚冒,开发京东水田,清查天下隐田,兴办军屯等项,皆得允行。

    为了杜绝地方官侵吞赋税银两,他亲自主持编订了赋役清册,颁行天下,严格监督审核,使贪腐现象得到部分控制。

    原来的官屯地亩因年代久远皆被势家豪族侵占,赋税收不上来,毕自严不畏困难,亲自主持核查清丈了官屯地亩,明令按亩起科,增加了部分收入。

    在他的精心谋划下,冗兵冗费略有削减,虚报冒领、贪腐侵吞大大减少,国家赋税收入增加,毕自严因此深得崇祯皇帝倚任。

    然而,随着大明王朝内忧外患日益加重,明朝财政状况也不可逆转地日益恶化,毕自严虽竭尽全力也难力挽狂澜。

    故而,再对大明修修补补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砸烂了重建,方有希望重新崛起。

    一瞬间,秦浩明坚定自己的信心,大明不是没有人才,关键是在用人。

    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无需判别何人可用,何人有才?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从培养开始。

    猛将必拔于卒武,贤相必起于郡县。

    只要把忠于自己的将领陆续培养起来,等势力大成之后,自然有人才投奔。

    现在却是凭空臆想而已,在这些大才眼里,你算哪根葱?

    “你们有谁知道天雄军的来历?或者说卢督问什么把他的军队叫做天雄军?”

    既然有了别样心思,秦浩明目视着众人,缓缓的开口问道。

    碾子、赵大友、浩子包括董长青和阎应元皆目目相觑,难道不是卢象升创建吗?

    天雄军名字威风,所以才叫,莫非不是?

    望着他们疑惑的目光,秦浩明喟然而叹!

    所以说历史总是被湮没,才区区两百多年,同一朝代的历史居然都被掩盖,更何况是几百年以后,不同的朝代?

    “这里面牵涉到一段朝廷密辛,作为天雄军一员,你们必须知道。卢督只是再次创建它,而不是这支部队的缔造者。

    奈何牵涉皇家,故而有些事情只可以做,却不可以说?!?

    秦浩明语气低沉,可心中的热血却在沸腾,犀利的眼神环绕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跳动着火热的光芒。

    终其一生,一定要和他们一起,再塑天雄军军魂。

    “天雄军是徐达将军缔造,把他发扬光大的是继承者蓝玉将军!”

    不管众将疑惑、兴奋、不解的目光,秦浩明带着无限的敬意继续说道:

    “没错,就是因为“谋反”被斩的蓝玉将军。这也是为什么你们不知道天雄军来历的原因?”

    “同是天雄军的统帅,同是天雄军的军魂,同是五凤坡下杀出来的安徽袍泽。

    有人说徐达谦,蓝玉狂。徐达抡马勺,蓝玉吃小灶。徐达宽仁,蓝玉好杀。徐达专情,蓝玉荒淫。徐达善终追谥,蓝玉获罪横死。

    两个性格命运迥异的人,却是一生的亲密战友,聚在同一面战旗下,踏过前后相继的征尘,成就了同是战神的美名。

    青年的徐达把战刀交给少年的蓝玉,老年的徐达把天雄军的命运,连带未完成的梦想,统统交付给了中年的蓝玉。

    终在捕鱼儿海的风沙滚滚间,插上一把沉默的匕首?!?

    秦浩明带着无限的缅怀,说起二人间的区别。

    闭着眼睛,无视众人的表情,他缓缓的说起蓝玉和天雄军的故事。

    安徽定远人蓝玉。这个人说复杂却简单:冷血无情的沙场猛将,无师自通的骑兵战专家,数次天雄军经典战役里攻城拔寨的急先锋。

    从娃娃兵到将军,从将军到元帅,十五世纪与徐达比肩的杰出军事家。

    说简单却更复杂:胜仗打了一箩筐,抢男霸女的恶事也干了一箩筐。

    敌人面前足够嚣张,同僚面前更嚣张,朱元璋面前还嚣张,终嚣张到被抄家灭族,死了也免不了喷口水。

    喜欢他的人说他是民族英雄,国家栋梁,讨厌他的人骂他是乱臣贼子,骄兵悍将。

    徐达带领的天雄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独独放到蓝玉身上是例外。

    经常是大军过处寸草不留,占开封,一把火把蒙古中原王府烧个干净。

    当然是奇珍异宝全抢光后再烧,克邯郸,抢东西我还抢人呢?

    城里蒙古王公家的女眷统统分给战士们“共妻”。

    个人生活也腐化的厉害,胜仗打的多,国难财发的更多。

    相传家里妻妾成群,汉族的少数民族的都能编支娘子军,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翻牌子。

    高兴一晚上翻好几回,据说比朱元璋等帝王过的还滋润。

    杀人当然更不眨眼了,古人云:杀降不祥,蓝玉答:不祥个头。

    每攻下一城,先忙着抓给蒙古人当过差的汉奸,逮着就是一刀宰,行军路上抓了俘虏,嫌带着走累赘,也大都拉出去砍了。

    最瞠目结舌的就是洛阳会战,一支逃跑的蒙古军被他包围,白旗都挂出来了,蓝玉大手一挥:不许投降,就地消灭。

    更过分的当然就是捕鱼儿海战役后的那件事,凯旋回朝的路上,蓝大帅多灌了两壶庆功酒,晚上竟摸进了被俘的蒙古皇后的绣房。

    一番云雨后,蒙古皇后不堪凌辱,竟上吊而死……

    荒淫,残暴,禽兽不如,几百年来,多少道德夫子们摇头晃脑的骂。

    禽兽,外加在皇帝面前也敢嚣张,这样的跋扈将军谁家主子能容?

    最后遭罪灭门,貌似也再正常不过了,后世的军事爱好者说起此事,经常大叫自毁长城,可放在当时,道德夫子们就俩字评语:活该。

    但就是这个活该倒霉的“禽兽”,偏偏又干了许多道德夫子干不出的好事。

    比如洪都会战,蓝玉奉命率军截击敌增援部队,行军路上恰遇一群扶老携幼逃荒的难民。

    蓝玉当即下令,拿出军粮救济难民,让百姓们放开肚皮吃。

    亲卫弱弱的问句咱吃啥?蓝玉一瞪眼:一顿不吃你就打不了仗啦?

    结果,两千士兵的口粮被灾民们吃个精光,战士们饿着肚皮向敌人发起冲锋,大获全胜。

    再比如说纪律问题,都说蓝玉纵兵抢掠,可都忘了,他抢的全是王公贵族,平民百姓家从来不碰,谁碰就灭谁。

    某次一个救过蓝玉命的亲兵奸污民女,气的蓝玉大骂:没能耐的才欺负百姓家。拖出去剐了。

    积善院的设立更是功德无量,蓝玉军每到一处,都命人搜找战争中失去双亲的孤儿,设积善院集**养,每日三餐好吃好喝,并重金请先生教习读书识字。

    闲暇间,蓝玉常来积善院巡视,有敢克扣孩子伙食的一律重办,更常和孩子们一起玩耍取乐。

    每每此时,活泼泼的欢声总荡漾在蓝玉满是疤痕的脸上。

    笑语里的孩子们很难想到,眼前和蔼可亲的“蓝叔叔”,竟是战场上杀伐无情的死神。

    至于发战争财的事也值得一说,多少年来蓝玉抢的多,可花的更多。

    死难的将士遗孤,多年来几乎都由他出钱救济,供养成人。

    那场摧毁了整个蒙古帝国的捕鱼儿海之战,出征前蓝玉下令,查一查所有的十五万士兵,有尚未婚娶的赶紧给张罗着讨老婆成亲,钱不够我来拿。

    折腾完了方才上路,副将王弼不解,蓝玉长叹:此战九死一生,让弟兄们都给家里留个后吧。

    几百年前,十五万来自中原的汉人北征蒙古,然后是沙尘暴,狂风,骤雨,恶劣的草原环境,接着是断水,断粮,迷路,绝望。

    却没有乱,没有溃乱,只是一路咬牙走到最后。走到沉默的捕鱼儿海畔,然后是决战,不世奇功。

    追随他们的将士相信蓝玉,他或许残暴,或许荒淫,却带走了一颗跳动的心,追随他的目光,就追随住一个不死的魂。

    也许他不是一个好人,也许他最终的悲剧是恶有恶报。

    但是只有经过刀光血影的人才会懂:他是一个军人,负起天雄军的军魂。

    他的战刀,永远指向敌人的前沿。这些,道德夫子们不会懂,也懒得懂。

    所以道德夫子们就更不懂,为什么在大明朝立国后,这个禽兽还一次次上奏章要求北伐蒙古,他们说这叫“邀功贪战”。

    他们也不懂,为什么这个禽兽,会为了死难将士的抚恤金问题一次次在朝堂上咆哮,他们怀疑这禽兽在吃空额。

    他们同样不懂,为什么这个禽兽喜欢拿自家的钱出来救济人,他们说这是收买人心,肯定想造反……

    毫不夸张的说,蓝玉要干的事情,或许他秦浩明会干得更过分。

    “而本将,就想做天雄军的继任者蓝玉?!?

    临到最后,秦浩明睁开眼突然一字一顿的对着众人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