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八十二节 战刀所向,皆为汉土

第一百八十二节 战刀所向,皆为汉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至此时,秦浩明终于赤裸裸地说出了心中的部分愿景。

    值此乱世,绝不能收敛锋芒,唯有锋芒毕露,方能显贵人前。

    作为升斗小民,单凭一个秀才身份便想行商大明,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想想江南多少家族关系盘根错杂,自己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穿越人士想崛起,被人吞了都不知是怎么回事,真当现在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为此,他不惜当文抄公,在应天府文人中声名鹊起,渐渐流传整个江南地区。

    但这些和他心中的梦想相比还远远不够,为此,他又和卢欣荣、董长青、余佑汉四人北上战地。

    凭借对历史的了解,说动卢象升借其三千兵马。

    之后,一斩甲喇额真阿伯泰,二斩饶余贝勒阿巴泰,三斩右翼军统帅岳托,挟赫赫不败之战功,扬名于大明全境。

    可以说,现在的他方具备一定的实力聊以自保,可以筹谋布置一些产业而无虑其他家族虎视眈眈。

    秦浩明的话说得在场每个人心血沸腾,悠然神往,哪个男儿不热血?哪个男儿没有梦?又有谁不想显贵人前留名青史?

    “愿为将军手中最锋利的战刀,永远指向敌人的前沿,屠神杀佛,至死无悔?!?

    最先出言复合的反而是刚刚加入的阎应元。

    不知为何?秦浩明的一言一行总能打动他的内心深处?;蛐?,自己的内心一直渴望建功立业吧!

    “好!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上百万,即为雄中雄。

    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我辈热血好男儿,岂能今人输古人?

    惟愿与尔等,战刀所向,皆为汉土??赝?,俱为汉人?!?

    秦浩明眼里斩钉截铁,话语间杀气腾腾。

    “战刀所向,皆为汉土??赝?,俱为汉人?!?

    原本少言寡语的董长青双眼狂热,嘶声大吼。

    一直以来,他有些茫然,不知此生究竟有何追求?

    更多的,所言所行皆出于报恩的目的,帮助秦浩明。

    直至此时此刻,他方知自己一生的理想为何?有什么比得上建不世奇功,扬威域外来得诱人?

    若此,人生何憾?

    “战刀所向,皆为汉土??赝?,俱为汉人?!?

    “战刀所向,皆为汉土??赝?,俱为汉人?!?

    “战刀所向,皆为汉土??赝?,俱为汉人?!?

    ……

    赵大友、碾子、浩子、董长青、阎应元皆右拳抚胸,热血在心中流淌,口里低声喝叫,仿佛在宣誓。

    秦浩明亦是如此,眼角间微有湿润。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不论历朝历代,汉人永远名将辈出,不论出身地位。

    便是天雄军的前身,徐达、蓝玉,一个放牛娃,一个十五岁的农家娃,不是照样把强大的蒙元杀得上天入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现在的建奴无论从哪方面来讲,跟蒙元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谁知现在连大名都没有的碾子、浩子将来会不会成为名闻天下的英雄人物?

    ***********历史证明,每当外敌入侵的时候,揭竿而起总是平民百姓。而享受荣华富贵的功勋世家,却多有不堪。

    无它,被优渥的生活腐化堕落矣!

    既如此,自己又何妨用手里的战刀杀出一片新大明?

    说实话,只有来到这个年代,秦浩明才知道,为什么大明朝堂市井皆没有当建奴是强大的对手,即使是在屡战屡败的情况下。

    无它,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后,若没有汉奸的帮助,建奴永远不可能取得汉家天下,这是毋庸置疑。

    而他要做的,只是带领天雄军将士屠光建奴,修理汉奸而已。

    恰如那句: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宁教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名。

    虽千万人吾往矣!

    “秦将军,不知是否如此,末将总觉得中山王活得太过窝囊,没有蓝玉将军的霸气?!?

    董长青蹙着眉,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

    实则在他心中,徐达和蓝玉,卢象升和秦浩明,一前一后两个缔造者,两个继承者性格几乎如出一辙。

    一个内敛,一个锋芒。一个窝囊,一个霸气。一个堂堂正正,一个计谋百出。

    之所以说卢象升窝囊,他可是比任何人都知道,如果没有秦浩明,最初卢督可是抱着死志。

    “不!不过是方法策略手段不同矣,也可以说是政治智慧?!?

    秦浩明摇头喟然而叹,目视着同样感兴趣其他四人沉声说道。

    大明初期最著名的军事家,朱元璋的亲家,永乐皇帝朱棣的岳父,为人正直爱抚士卒,军纪严明的好干部。

    放牛娃出身却打下大半个中国的功勋级统帅,被明太祖朱元璋赞誉为万里长城。

    官至最高爵禄的魏国公,大明朝右丞相,如今却被董长青说成窝囊,让秦浩明的心里涌起一股悲哀。

    战争年代显贵一时,和平年代却活得像乌龟,面对朱元璋的猜忌,后半辈子小心谨慎夹起尾巴做人。

    天天斟酌着态度,老朱面前陪小心,胆战心惊的混了个善终,也有人说是被朱元璋赐蒸鹅毒死,虽说不知是否正确。

    但徐达后期如履薄冰的窝囊样,却是不争的事实。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百年的岁月跌荡,傲立沙场的荣光是很容易凋零的。

    倒是和平年代的唯唯诺诺,在坊间口耳相传。

    特别是被后世戏说调侃的历史剧一拍,让人信以为真。

    陈芝麻烂谷子的香气里,是动不动冲朱元璋叩头作揖口称死罪的徐达,是听见圣旨就吓得打哆嗦冒冷汗的徐达,是临终前对着那只子虚乌有的蒸鹅鼻涕眼泪哗啦啦流的徐达。

    不再天下无敌,战无不胜,却只是一个担惊受怕,窝囊可怜的老头。

    然而在历史的掩盖下,实情果真如此吗?

    踱着方步,秦浩明游走在董长青他们身边,缓缓的诉说起这段尘埃往事。

    也不跟他们讲大道理,只是讲了几个小故事。

    追随徐达征战半生的爱将张祖彦在“胡蓝”案里被牵连,扣了个“谋反”的大帽子,彼时朱元璋搞肃反杀红了眼,挨刀是跑不了。

    张妻四处求告,奈何老战友们俱给杀怕,全躲了不管。

    都不管徐达管,安慰张妻:别哭,老张的事就是我的事,老张要是救不过来,你就是我亲闺女。

    可“管”也有“管”的办法,徐达一不冒死喊冤,二不绕弯子讲好话,只是请假在家,连续三天请神汉跳大神。

    别人问缘由,答:老张冤枉,我超度他。

    话传到朱元璋耳朵里,正一脸阴森森卷袖子杀人的老朱竟孩子似的扑哧乐了,乐完亲写公文,赦张祖彦无罪。

    再就是天雄军里赫赫有名的“长索骑”,大约一千来人,是徐达专门招揽擅长杂耍的江湖能人异士组建。

    主要军事技能是拿绳索套人,纵马疾驰间,只要是活物,绳索一飞逮啥套啥,比西部片的牛仔还牛仔。

    世人皆称奇,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支部队的真正使命——救伤员。

    无数次你死我活的战役里,这支部队冒死冲入敌阵,解救围困中的伤员战友。这大抵算是人类战争史上最早的“战地救援队”。

    救援队是徐达的宝,偏偏朱皇帝瞧上了他的宝贝,出征前要调几个人进宫给后妃们演杂技。

    圣旨下,向来听指挥的徐帅磕头作揖,却是咬死了不接旨,口称“皇上调臣一人,沙场多无数冤魂”。

    人到底是没调走,直把老朱气得跳脚骂脏话。

    由此也成就了天雄军的另一威名:纵横数十年,无论绝境,无论胜败,无论前进撤退,从未抛下一名受伤的战友。

    就连吃饭也有学问,战场生活风餐露宿不容易,在明朝当将军的大都有自己的小灶,唯独徐达没有。

    不是没有过,而是嫌搞特殊,亲自砸了。

    一日三餐,端只农村大海碗溜达着,跑到士兵的锅里一起抡马勺,蹲在一处边吃边和大家拉家常,热气腾腾其乐融融。

    有次老朱来检查工作,目睹此景后心有不忍,特命御厨烧了几个小菜送来改善生活。

    徐达谢恩,转头就跑到大锅边,把小菜全倒进去,招呼将士们一道来改善生活。嘴里还不停的高八度嚷:皇上赏大家的。

    要说最不正常的却是婚姻生活,徐达一生沙场风流,情场却本分的像古董,别说讨小老婆,连二奶都不包。

    二十四岁那年,在朱元璋的府第邂逅了名将谢再兴之女谢闻莺,一见钟情下互赠情物,订下终身。

    而后明媒正娶,夫妇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蜜月还没度完,晴天霹雳硬生生砸下来。岳父谢再清火线投敌,当了老朱的叛徒。

    火冒三丈的朱元璋撒网抓人,女儿女婿自然跑不了。

    谢闻莺深明大义,为保丈夫安全,主动划清界限搬出徐府,每日素装淡饭,就等着大内侍卫进来抓人。

    等来等去却等来了找上门求妻子回家的徐达,谢闻莺忍痛闭门不见。

    徐达却倔的吓人,一不砸门二不喊情话,只是标准的站军姿立在谢家门口,不吃不喝整整三天三夜。

    终于晨光熹微间,扇门轻推,肃立徐达面前,是妻子红肿的眼,芊芊玉手抚过丈夫憔悴的面颊,温暖的泪珠臻然而下。

    界限当然是划不清,不几日,负责肃反的锦衣卫上门抓人。

    耀武扬威的说半天,徐达一不争辩二不动气。

    待对方说得口干舌燥,忽猛抽刀砍断大堂里的太师椅,然后轻笑,硬邦邦的扔一句话:谁抓我老婆,我就让他变这个。

    无数次战场厮杀凝聚的杀气,把一众锦衣卫吓得脸色惨白,说完扔下手里的军刀扬长而去。

    锦衣卫回去哭诉,朱元璋却也只是叹息一声:算了,由他去吧。

    就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太平日子过到了和平年代,大家都忙着三妻四妾风流快活,却唯独徐家夫妇情深意重,恩爱相守。

    无奈天不开眼,五十岁那年谢闻莺仙逝,悲痛的徐达日日浇愁,终因纵酒过度身染毒疮。

    每日发病起来巨痛锥心,摔盆砸碗癫狂不止。

    每每此时,细心的老家仆总机灵的递上一物,只要此物在手,徐达立时气息喘匀,双目茫茫然静思,静思间泪满衣襟。

    然后任由痛刺骨髓,却总能安然睡下。

    此物不是灵丹妙药,却恰是三十年前,夫妻二人第一次邂逅时,谢闻莺含羞相赠的锦帕……

    谢闻莺若在天有灵,此情此景她会笑么?一生遇人如此,夫复何求。

    陷绝地,不抛弃希望。血雨腥风的肃反,不抛弃朋友。刀光血影的战场,不抛弃袍泽兄弟。相濡以沫的家庭,不抛弃结发妻子。

    人生的每个脚印,或豪气千云,纵横捭阖,或唯唯诺诺,如履薄冰,却一样的连成了三个钢铸铁打的字——不抛弃。

    这样的人,窝囊吗?

    明洪武十四年,这颗心终于似一支燃尽的火炬般熄灭了下去,八月初六徐达病逝。

    朱元璋闻讯痛哭彻夜,啼不能言,登位数十年所未见。发丧后,自登基起从未休息一天的老朱,罢朝一月以示哀悼。

    大明九边城关尽挂白幡。追认中山王,表彰如此,隆重如此,悲痛如此,徐达当得起。

    再看徐达的墓志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妇女无所爱,财宝无所取。智勇之资,负柱石之任,忠志无疵,昭明乎日月。

    壮怀激烈的文字,渗透了一个沉甸甸的词语:军魂。

    活着是一颗心,死去是一个魂,活着的徐达是天雄军的心,死去的徐达是天雄军不灭的魂,魂灭了,才叫真窝囊。

    华夏有将如此,真乃壮哉!

    讲到这里,秦浩明凝视着眼泛泪光若有所思的几人,仰着头默然无语。

    微微抽动嘴角,仿佛轻轻一笑,只是怎么看都有几许惨然。

    话讲到这里,下面的就不方便对他们讲,但无碍秦浩明独自回顾。

    后世,建奴统治神州大地,对华夏实行文字狱,掩盖一切事实。

    如此一来,赫赫有名的天雄军就此被他们轻松抹去。当然了,天雄军的创造者和继承者更是让他们说得多有不堪。

    而相反的,充斥荧屏的都是野猪皮的先祖赫赫无敌武功,更是恶心的创作出什么“满人不过万,过万不能敌”的无耻鬼话,很少蒙骗了一些对历史不了解之人,悲乎?

    再加上现代某些人不太关心大明正史,倒是一门心思的钻起“八卦”,逮一只蒸鹅八卦半天,八卦出唯唯诺诺窝窝囊囊的徐达。

    倒是一水之隔的倭寇,把徐达奉若神明,摸着点徐大帅的皮毛就端着刺刀杀进来,精雕细刻的徐达玉牌像,在半个世纪前的中国战场四处招摇。

    轻抹眼睑的泪痕,秦浩明收起一颗飘荡的心,坚定心思,有他在,自叫世间再无建奴和倭寇!

    “怜妻如何不丈夫,道是无情却有情。

    每个人的性格不同,行事手段也不相同。但相同的是:徐帅和蓝帅都是天雄军的军魂。

    尔等下去后仔细思考,如何凝聚自己部队的军心?如何成为军中楷模?”

    秦浩明轻叹一声,细细说道。

    说实话,卢象升现在创立的天雄军没有军魂。

    历史上随着他的死去,这支部队也就逐渐消散在历史的尘埃中。

    而他秦浩明,就是要凝聚这支部队的军魂,为大明,为华夏,留下一支赫赫威名的百年雄军。

    如此,方不枉此生来大明走一遭。

    PS:今天有位喷子,说小生皆是YY,大明灭亡,说什么都没用,如此说似乎有理。

    但小生想说的是,作为一名写明的作者,使命是传承汉家文明文化,这就是小生写此书的目的。

    所以,小生回复:有本事你叫网站封掉我的书,即使封掉,小生身为汉人,也要换个马甲写明。哈哈哈……该死的螨虫。

    不说了,继续求票!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