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八十五节 初露锋芒

第一百八十五节 初露锋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多尔衮状态不对,身旁的杜度知之甚祥。

    按之前的商议,今天攻击济南府的目的有二。

    一则试探济南府的守卫情况,看是否能一克而定。二则怕明军封锁消息,城内细作不知他们已经到来。

    可现在瞧多尔衮的形式,分明是把祥攻当实攻。

    济南是大明省府,城防严密,比不得其他县府。在不明情况之下,如此不顾一切地大规模进攻,有可能要吃大亏。

    奈何多尔衮不知受到明军什么刺激,而主帅的威严在将士面前需要维护,哪怕是错也得硬着头皮进行下去,否则今后如何带兵?

    好在自己是副帅,进攻命令已经下达,不方便更改,可让哪知队伍担当主攻还是可以的。

    正白旗的勇士不能有太大的损失,死鬼岳托的镶红旗则无关紧要。至于今后皇太极会如何,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巴尔库,机不可失,此战便由你主攻,带领你的旗人为岳贝勒报仇,本贝勒等你的好消息?!?

    杜度挥舞着双手,朝侍立身旁的镶红旗固山额真大声吼叫,一脸的慷慨激扬。

    “镶红旗的勇士,为旗主报仇?!?

    急切间,神经有点大条的巴尔库未做多想,一马当先呐喊着。

    战鼓声声,旌旗蔽野,尘土遮天,擂鼓呐喊的声音一直传到几十里外。

    利用人多优势,多尔衮、杜度一面命令士兵挖掘地道攻城,一面用冲车猛烈地撞击城门。

    大明将士顽强抵抗,建奴没能把城攻破。

    多尔衮又命令士兵推出十多丈高的楼车,企图靠近城墙。

    阎应元亲自指挥明军,张弓射箭,发射各种火器,狠狠打击建奴。

    战斗打得激烈的时候,城上的箭和炮石就像雨点一样地发射出去,建奴被打死打伤无可计算。

    多尔衮亲自督战,企图凿城而入。

    顽强的建奴士兵,头上顶着挡箭牌,冒着箭石火器,带着攻城器械,前队倒下,后队又跟了上来,谁也不敢有丝毫退却。

    反观明军,依仗济南府城墙高大,个个奋勇争先,士气如虹。

    在这种形势下,阎应元审时度势,认为明军利于速战速胜。他命令炮手们对准后建奴密集的地方,开炮轰击。

    只见炮声响处,烟火腾空而起,建奴血肉横飞,一片一片地倒了下去。

    多尔衮阴沉着脸,不为所动。目光朝济南府高大的城池巡视着,那是在寻找秦浩明??!

    不用说,此时秦浩明在他心中,错骨扬灰亦难解心头之恨。

    杜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狠狠心,带着自己的部曲亲自指挥攻打阎应元镇守的北门。城上矢石如雨注,建奴不敢接近。

    副帅杜度大怒,命令部曲中九员勇将先驾云梯攻城。

    阎应元夷然不惧,命令城上将士以长枪刺之。

    建奴上将五死四伤,有的身中三箭,有的被劈去头颅,有的堕下摔成齑纷,有的被火箭烧死。

    杜度更怒,传令十营内选猛将几员,步军三万,扎云梯十张,分十处上城,如有退者立斩。

    三万军造浮桥十条,一齐渡过外城河,分十处登云梯上城。

    阎应元沉着应对,让济南府各位文官分别指挥,城上用砖石掷下,以长枪拒敌。

    一时间乱石纷飞,炮火连绵,双方死亡不计其数。

    一建奴大将自恃勇猛,穿着三层甲,腰悬两把刀,背上两把刀,手执双把刀,亲登云梯,跨上城垛,执刀乱砍。

    城上守军用木板抵挡,以枪刺其身,竟不能入。

    阎应元持刀大声喊道:“刺他的脸?!?

    于是众人纷纷刺其面,一个勇猛的天雄军将士手持铁钩镰,用力钩断其喉管,割下他的头,将其身子抛落城下。

    其他建奴齐来抢尸,城上梆鼓齐鸣,砖石小箭如雨点,清兵又伤亡千余人。

    天色渐渐昏黑,在硝烟弥漫中,建奴的进攻暂时被打退。

    是晚,阎应元亲自到伤兵营,熬药斟酒,温言慰劳伤员。

    并跟布政使张秉文商议,购置棺木,殓葬战死将士。

    此举,顿时让天雄军将士从内心迅速接受认同他,皆言秦将军慧眼如炬,能识人用人。

    夜色如墨,多尔衮手举火把,站在伤兵营外,听着账内建奴伤兵的哀嚎,心中充满无限的恨意。

    他并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明知秦浩明是为了故意激怒他,然而最终还是难以忍受,继而中计。

    他一个人静静的站着已经小半个时辰,脑海里细细的思索着秦浩明故意为了激怒他而写的信件。

    问题的根源让他细及生恐,若是其它事情倒也罢了,可一件件一桩桩俱是最为隐秘之事,且都是他无法忍受之事。

    秦浩明一个从江南出来的秀才将军,缘何得知这些连大清高层都未必知晓的事情呢?

    “镶红旗此次损失极大,伤亡近三千余人,回去皇太极怕是要大做文章?!?

    杜度掀开牛皮帐篷,走到多尔衮身边,摇摇头脸色复杂向他汇报伤亡情况。

    “今天负责守城的将领是谁,难道就是那个秀才将军吗?”

    多尔衮答非所问,皱着眉头,仰望着无边的暗夜,似自言自语,又像在询问杜度。

    阎应元今天的表现可谓惊艳,滴水不漏,在他们如此拼死的情况下,济南府居然没有丝毫破绽。

    多尔衮一直密切关注着城池上防守的将领,冥冥中觉得阎应元不像是秀才将军。

    如果不是,难道大明又有其它不世之材?

    “应该是吧?今天攻势如此汹汹,济南府岿然不动,真没听说大明还有其它什么人才?”

    杜度不确信的回道。

    大明的一举一动,他们知之甚深??梢运?,北地边关但凡有什么名将,他们都摸得一清二楚,只有南方,或有疏漏?

    “也是,若是大明多几个像秦浩明一样的将士,我们就要考虑千万别惹大明?!?

    多尔衮的声音有些惆怅。

    开战至今,损兵折将无数,可连秦浩明是谁都不知道。相反,对手好像非常了解他们,连大清皇家密辛都清清楚楚,委实可怕!

    “贝勒,济南府来人!”

    二人正探讨棘手问题之际,亲卫带着欣喜过来禀告。

    “速速带到帅帐!”

    多尔衮狂喜,急忙朝亲卫吩咐。

    “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