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九十一节 周皇后的智慧

第一百九十一节 周皇后的智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秦浩明在见到王承恩亲自出马,就大抵明白崇祯复杂的心情。

    无论是自己还是攻讦自己的御史言官,崇祯皇帝都没有完全信任,故而命王承恩押解进京问话,其目的是在?;に?。

    如此看来,凭借此次建奴寇边之军功,自己已经简在帝心。

    锦衣卫的赫赫威名,早已随着岁月的流失,无复魏阉时期的凶名。

    兼之济南府百姓群情汹涌,众人竟被堵在省府衙门寸步不得进。

    知晓崇祯心思,秦浩明底气充足,心内无惧。笑语晏晏走出门外朝四周百姓行礼,恳请众人勿陷他们于不忠之地。

    济南百姓闻言皆默然,无言让出一条仅一人宽的小路,更有些妇人暗自哆泣抹泪,让场面竟有几分悲壮感人。

    可落在暗自观察的王承恩眼里,则是另一番味道,此子识大体,忠心皇上。

    当值的锦衣卫穿戴着饰以小旗的头盔、对襟的罩甲,腰间悬挂宫禁金牌和佩刀,手持斧钺,威风禀禀的押解着三人朝京畿奔驰而去。

    一路上,秦浩明还饶有闲情逸致和卢象升探讨,缘何不可一世的锦衣卫天子亲军竟然沦落到捕头待遇?

    秦浩明所言委实让卢象升哭笑不得,更是暗赞他有异于常人,值此时刻?;瞿蚜现?,居然风轻云淡,笑看人生。

    试问,天下几人可以淡然处之?

    进入皇城,未及休息,王承恩先带着卢象升觐见崇祯皇帝,让秦浩明在乾清宫暖阁等候召见。

    至于颜继祖则暂时押入刑部大牢,等待事态进展。

    宫门口有一个当值的小黄门,负责看管朝廷“重犯”。

    既来之则安之,大内皇宫也不是随便可以进出。秦浩明背负双手,索性仔细认真观察大明历代皇帝安居办公的地方。

    乾清宫为黄琉璃瓦重檐殿顶,坐落在单层汉白玉石台基之上,连廊面阔九间,进深五间,饰金龙和玺彩画,三交六菱花隔扇门窗。

    殿内明间、东西次间相通,以扩大室内空间。

    后檐两金柱间设屏,屏前设宝座,东西两梢间为暖阁,后檐设仙楼,两尽间为穿堂,可通交泰殿、坤宁宫。

    殿内铺墁金砖。殿前宽敞的月台上,左右分别有铜龟、铜鹤、日晷、嘉量,前设鎏金香炉四座,正中出丹陛,接高台甬路与乾清门相连。

    “皇后娘娘驾到?!?

    一声破锣的公鸡嗓音响起,门口小黄门跪伏地下,秦浩明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正在犹豫间是否下跪迎接,周皇后已经在侍女的搀扶下跨进暖阁中。

    “本宫特意来看看威震大明的少年将军,秦将军无需多礼?!?

    周皇后披着霞帔凤目涟涟,观之秦浩明年方弱冠,唇红齿白,斯斯文文书生气。

    更兼此时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仿佛普通市井间的后生小哥,缘何是声震大明杀人如麻的少年将军?

    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

    “谢过皇后娘娘?!?

    周皇后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

    秦浩明眼角一扫,作辑行礼间看了个真切。

    这位周皇后实际上比崇祯皇帝还受人尊敬,她曾多次劝诫要善待子民??上С珈跏贾杖衔约罕惶煜氯怂?,最后民心大失。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是非曲直,自有公断!”

    命人赏了一个锦墩给秦浩明坐下,周皇后端庄娴雅自顾坐在暖阁正中御塌,举止优美。

    崇祯接人待物及其处事一向刚硬,失之以柔和。故而,极易让文臣武将心生怨恨。每到此时,总是周皇后出来转圜一二。

    此次建奴寇边,秦浩明居功至伟,再无第二人与之争锋!

    然朝廷封赏未定,御史言官却纷纷群起而攻。她恐秦浩明年轻气盛,不堪忍受,故而今日过来安抚。

    “若是能如此,自然是好??汕遄侨葱枳员?,方有今日在此面见天子,不意先得皇后娘娘教诲,一饮一啄,岂非天意?”

    秦浩明语气无喜无悲,波澜不惊,难得小小年纪,城府稳健,周皇后竟然不知他的真实想法。

    此言顿时令周皇后啧啧称奇,不由暗叹此子能够成为一方将帅,威震大明,实非侥幸。

    她过来没有其他目的,崇祯皇帝和卢象升原本君臣相宜,之前却因和议问题有所争议。

    如今建奴北逃,可谓大功告成。理应多点时间,让他们君臣二人借此机会交心,抹平之前的间隙才好。

    知夫莫若妻,以崇祯的性格,想要让他在尚有疑虑的情况下,对秦浩明有优待那是几无可能。

    可偏偏秦浩明不同常人,惊才绝艳横空出世,建不世功勋。

    更难得的是,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他无党无派,孤身一人,出身寒门,没有高楼门第之见,可谓白纸一张。

    此等人才,必须成为皇上的左膀右臂。故而,她亲自出马安抚,以免让人心寒。

    “如此说来,戚小娘子和柳姑娘真是好福气,得觅如此佳婿,夫复何求?

    可若要说起来,倒是柳姑娘慧眼识珠,独具慧眼。在秦将军尚是落魄士子时,便一眼相中,你可切莫辜负人家。

    到时本宫要恳请皇上,赐其诰命,成就一段佳话才可?!?

    周皇后和声细语,没有讲什么政治,只是家长里短,款款而谈,让人如沐春风,并无半分上位者的盛气凌人。

    “感谢皇后娘娘,却是不敢!

    若得有情人,愿为田舍郎。朝牧青牛去,暮采野花回?!?

    秦浩明脸色微红行礼致谢,对于男女之情不知如何说,索性诗以明志。

    不过,周皇后如长嫂般的殷殷细语,让他心中暖流阵阵。

    “娘娘,皇上有请秦将军觐见?!?

    二人正相谈甚欢之际,秉笔太监王承恩轻轻由侧门步入暖阁,低头禀告。

    “秦将军,那本宫便不打扰,你跟皇上好好说清楚事情真伪即可。

    大婚之日,本宫有礼相送?!?

    周皇后一看天色已暮,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聊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微微展齿一笑,吩咐秦浩明注意,便带领一众太监宫女袅袅离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