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九十二节 胆大包天

第一百九十二节 胆大包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皇上和卢督沟通得不错,心情甚好。秦将军无需担忧太多,诉清实情即可?!?

    王承恩小心上前两步,低声对秦浩明说道。

    秦浩明点点头,目露感激并且颇为感动。

    纵观大明宦官中,只有王承恩才是真正忠于崇祯皇帝之人。

    除了煤山上生死相随外,崇祯十七年李自成兵围京城时,也是他在宫门咬指尖代崇祯写血诏:

    各路上众总兵细听根苗,李闯贼犯神京江山不保,眼见社稷付与水漂。

    望众卿秉忠心星夜来到,统雄兵与李贼速战交。但愿得兴义师把贼来扫,凌烟阁绘图青史标名。

    见秦浩明承情,王承恩内心欣慰不已。

    他没有其他想法,自己的生死、富贵跟今上荣辱与共。值此乱世,大明需要将帅之才征伐四方。

    他要做的,只是替皇上笼络人心即可,别无他想。

    夜色蔼蔼,悄然一片,乾清宫内一灯如豆,地下崇祯俊拔的身影被拉得斜长,微微的烛光映着那张俏脸异常地冷峻。

    卢象升则仿似老僧入定般,微闭双眼坐在御椅中一动不动。

    此刻情形,若不是王承恩之前暗中透露消息,秦浩明一定会以为二人谈崩了。

    而现在这副光景,不用说也知道,这是崇祯皇帝想给自己下马威,卢象升全力配合。

    “微臣叩见皇上,宫内光线过暗,不利于身体健康,为国家社稷着想,恳请皇上加大宫中用度,增添火烛?!?

    秦浩明跪伏在地,言辞恳切,语气微黯。

    “起来吧!”

    秦浩明一句话,便戳中崇祯内心深处,故作冷厉的龙颜瞬间柔和下来。

    朝堂大臣天天盯着内帑,皆言国库空虚,恳请削减宫中用度。然则对于兴兵以来,帑藏空虚的现实情况则闭口不谈,装傻充愣。

    自己也算是个节俭的皇帝,内帑中没有一分钱是用在个人享受上。但满朝文武自诩忠君,却没有一人像秦浩明般说一句公道话。

    王承恩取过火折子,亲自把另两个烛台也点上,屋内顿时亮堂起来,不复先前之清冷。

    端坐如僧的卢象升心里暗自赞许,看来此子不单战场可以称雄,情商也足以应付波谲诡异的朝堂争斗。

    秦浩明没有其他大问题,什么杀良冒功、护卫德王不利至死等不过是政敌攀附而已,自己已经替他向天子说明。

    唯有掠夺德州大户钱财需要他自己解释清楚,毕竟其中的过程自己不知晓。

    不过卢象升心里笃定,那就是纵使是真,秦浩明也不会贪墨钱财用于己身。

    大节无损,其他小事尔!

    “说说吧,究竟是什么情况?”

    崇祯把御史言官弹劾秦浩明的奏疏单独罗列出来,检出其中罪责条款单独写在纸上,由王承恩递给他。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皆是无稽之谈!”

    秦浩明只是随便绕视几眼,便放下手中的纸张,冷笑哼哼。

    “感谢皇上维护微臣,讲完颜巡抚之事后,微臣自会向皇上解释清楚?!?

    出乎崇祯意料,秦浩明浑然没有把御史言官的指责当作一回事,反而要替颜继祖求情。

    不过这小子也知道自己维护他,倒不枉自己直接押解他进京的一番苦心。

    “德王乃朕的叔父,阖府竟然身死建奴之手,颜继祖作为山东巡抚,护卫不利,自然责无旁贷。

    此事自有朝廷法度章程,无需你赘言。

    你还是向朕说清楚自己的事情?!?

    颜继祖有没有罪,其实崇祯心里一清二楚。

    奈何德王乃皇室宗室,皇家威严必须维护,尚需给天下人一个说法,颜继祖的身份无疑是最好的替罪羔羊。

    故而杨嗣昌上报此事,他当即应允。

    如今秦浩明想横加干预,崇祯原本柔和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起来,并且马上阻止。

    秦浩明愕然失神,想不到崇祯如此决绝,竟然不让他有机会为颜继祖求情。

    他不由将眼神飘到卢象升身上,却见后者面容苦涩,微不觉察间摇摇头,显然是他跟崇祯沟通过此事,但同样被否决。

    “事关皇上清誉和民心,微臣不敢无视,以免酿成大祸有损皇上威望。微臣斗胆,请皇上容微臣讲完?!?

    正面不行,那就剑走偏锋。

    无论如何,不能让颜继祖无故惨死,而刘泽清之流反而安然无恙,没有天理嘛!

    秦浩明一脸正气秉然,打着为了崇祯的旗帜说道。

    “你若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莫怪朕治你欺君之罪?!?

    自己的屁股都没有擦干净,到有心思关心他人,不识好歹。

    崇祯面如沉水,阴鸷的眼光毫不留情的紧紧盯着秦浩明。

    “不怪皇上怪罪,说句诛心之言,济南府得失关微臣什么事?自有山东各府总兵及大臣承担职责。

    若得守,于微臣而言锦上添花而已!若失守,则不论如何皆死无葬身之地!”

    秦浩明目光坦荡,当着崇祯的面,毫不客气直指事情的本质。但此举,也足以说明他的无私及一心为大明,不较生死。

    旁边的卢象升听了冷汗津津,此子委实胆大包天,当着帝尊的面,百无禁忌,什么话都敢讲。

    不过这一手迂回侧击显奇效,却是比自己起先堂堂正正叙事来得更震撼人心。

    听到此处,崇祯立马明白颜继祖在其中的关键。

    果不其然,秦浩明脸色悲愤继续说道:

    “颜巡抚忠心国体,贵为一府之尊,老迈之年竟然亲自哀求小子驰援济南府,其心日月可见,天地昭昭!

    况且,颜巡抚依兵部调令,连续往返德州、济南府两地三趟,花甲之年连骑马都是在冒死而为,何罪之有?

    锦衣卫拿人那天,济南府百姓层层而围,悲及而泣,足见其声望民意。

    纵观颜巡抚此间种种,微臣和颜大人无亲无故,只是有感于他昭昭大明心,可如今竟落个开刀问斩的结局,试问,岂不令人心寒?”

    说完,秦浩明掏出怀里一沓往来于兵部的公文函,轻轻的摆放在崇祯御案上,眼眶微红,再无一言。

    响鼓不用重锤,点到为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