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九十七节 三年之期

第一百九十七节 三年之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秦爱卿,若是朕让你总督福建、广东两省,你觉得要多久可以解决郑家之忧?”

    崇祯思忖片刻,方才对着恭恭敬敬坐着的秦浩明问道。

    “什么?陛下可否再说一遍?”

    饶是秦浩明大胆,思维活跃,心怀大志,自诩见多识广,可也被崇祯皇帝的话震惊得满脑晕乎乎。

    委实不敢想??!

    总督在大明为地方最高级长官,总管一省或二三省,总督和巡抚合称督抚。是大明最高地方军政长官,上马管军,下马管民。

    但总督权力较巡抚大,地区巡抚位于总督之下,亦有总督兼巡抚者。

    另外总督辖区较巡抚广,一般都在一省以上,甚至还有管辖五省、七省者。

    总督级别较巡抚高,总督一般为从一品到正二品,巡抚为从二品,地方总督多由部院正官中推选。

    在大明政治中,总督举足轻重,入则为朝廷显官,出则为一方军政之首,故时人称文帅第一重任。

    总督有权决定徒刑的判决,对流刑、充军、发遣可以做终审判决,只需报请刑部复核即可。

    明代正统末至景泰初,除于谦、王骥先后以兵部尚书、南京兵部尚书总督京师、南京军务外,地方亦多派总督。

    这些总督因事而设,事毕即撤。

    自成化五年两广再设总督后,其职始专,近于定制,但终非地方正式军政长官。

    地方总督多由部院正官中推选,以尚书、侍郎任者,亦加都察院正官职衔。

    “怎么,秦爱卿胆怯了?刚才激将朕的勇气去哪里了?”

    崇祯笑眯眯的望着不停摇头犹自不信的秦浩明,心中竟然颇有几分成就感。

    “战场与建奴厮杀微臣尚且不怕,缘何胆怯?

    实在是怕资历威望不够,难以服众,无人肯听命于微臣,下面人推诿扯皮,如此有负陛下厚望??!

    要知道,微臣只是一个秀才,从未在朝堂呆过,更不要说什么部院正官?

    恐怕陛下的中旨也会因此被内阁驳回?”

    秦浩明苦着脸,向崇祯解释。

    他可没有自负到自己王八气一震,便令这些官场老油子们臣服,除非大杀四方?

    “陛下,秦将军言之有理??!他在朝中无任何根基,怕是要被掾属拿捏???若是天天纠结于人事问题,则误事矣!”

    卢象升一脸忧虑,大明官场黑暗,软刀子杀人并不逊于战场厮杀。

    师生、同年、利益、党派,组成一张张看不见却实实在在的大网,令深陷其中稍有不慎之人瞬间碾为齑粉,委实凶险异常。

    “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

    卢爱卿无需忧虑太甚,朕就是秦爱卿的最大根基?!?

    崇祯非常霸气的对忧心忡忡的卢象升说完,继而转过头来对秦浩明大声呵斥,

    “该你操心的操心,其他像中旨被内阁驳回事情,关你什么事?

    秀才怎么了,宣府新任总督陈新甲难道不是秀才?

    资历威望不够,难以服众,无人肯听命,朕赐你尚方宝剑,只要你敢杀,即使屠尽福建、广州官场朕也替你顶着。

    当然,你若无把握则算,千万不要像袁崇焕用五年平辽的谎言蒙蔽于朕,否则……”

    接下来是崇祯阴测测的狞笑,傻子都明白他意思,若是再次蒙骗他,下场则和袁崇焕一样。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其实若非秦浩明此次大胜建奴,给足他勇气,他绝不敢再次弄险,即使秦浩明说的都有道理。

    另外,他也想用秦浩明的锐气给死气腾腾的大明官场注入活力,故而方有此举。

    “三年时间差不多,可大同边关怎么办?”

    纠结,委实纠结!

    对秦浩明而言,谋取大同并不是单单封锁晋商,而是多重考虑在里头。

    一则,他其实想分化拉拢部分蒙古部落,或用金钱或用武力,让他们和建奴自相残杀!

    二则,想利用大同边关训练一支大规模的骑兵队伍,重组无敌的天雄军。

    三则,他还是想痛痛快快杀建奴,那才是热血男儿该干的事情。

    可总督福建、广州两省好像也能快速发展实力,鱼和熊掌,实在难以兼得!

    哪曾想,话刚一出口,崇祯皇帝毫不留情的说道:“秦爱卿是不是打了几场胜仗,觉得大明离不开你?是否连卢爱卿都不看在眼里?”

    “陛下慎言,绝无此意。微臣有今日之成就,一切有赖于陛下和卢督赏识,饮水思源,不可顿忘!”

    秦浩明一脸讪笑,崇祯言辞怎么越来越锋利了,难道是混熟了吗?

    同时,他也明白崇祯的想法,卢象升原本就是宣大总督,陈新甲自然要把位置重新让出来。

    这样他就放心了,卢象升的能力自然没有任何问题,无非就是见识和手段不如他这个穿越者而已!

    以二者的关系,他的建议卢象升听得进去。

    秦浩明难为情的模样,顿时惹得卢象升和崇祯哈哈大笑。

    “秦将军可要把事情想清楚,切莫纸上谈兵,误了陛下家国大事?”

    虽然对他有信心,可卢象升还是觉得要谨慎些,毕竟这关系到秦浩明的生死大事。

    “多谢卢督提点!”恭敬的对卢象升行了一个敬礼,继而转向崇祯说道:“三年之期,微臣说到做到,绝无半分拖沓。

    否则,微臣自刎谢罪!

    另外,福建、广州官场四品以上官员微臣不会滥杀一个,大臣们真有什么罪状或者不当之处,微臣会用奏疏说明原因,送回京城由陛下亲自处置。

    可有几点,万望陛下答应?!?

    “秦爱卿不妨尽管说,朕洗耳恭听?!?

    崇祯满面春风,大手一挥,龙袍一甩,甚有气势。

    实则内心暗自松了一口气,无它,因为听到秦浩明承诺不会杀一个四品以上大臣之故。

    他委实怕秦浩明年轻气盛,一朝大权得手便把令来行,不管不顾乱杀一气,坏了国家根基。

    一如当初袁崇焕杀毛文龙,彼时是崇祯二年五月。

    崇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

    作为一国之君,崇祯或许有些地方看不透,但基本的战略眼光不缺,所以他非常明白毛文龙的作用和功劳。

    便如当初叶向高称赞毛文龙,用兵之道,贵在出奇,班超以三十六人定西域,耿恭以百人守疏勒,皆奇功也……

    今幸有毛文龙,此举稍得兵家用奇用寡之法。

    但想到毛文龙既已死去,当时又必须依靠袁崇焕扫平建奴,故而就以赞扬的态度下诏书褒奖他。

    不久又传旨公开毛文龙的罪行,用以稳定袁崇焕的心。

    袁崇焕斩毛文龙后,可说是为后金长驱南下解除了后顾之忧。

    三个月后就发生了建奴兵临北京城下的“己巳之变”——建奴约十万精兵绕道蒙古,由喜峰口攻陷遵化,直迫明都北京。

    把崇祯肠子都悔青,当然,这也是他杀袁崇焕的最主要理由之一。

    如今秦浩明识大体,懂进退,顾大局,明圣意,自然让他龙颜大悦。

    “此事若要成功,首先需要保密,便是兵部尚书杨本兵也不可让其得知,不知可否?”

    秦浩明小心翼翼看了崇祯一眼,轻声说道。

    “准!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

    “其次,四品以上官员微臣不杀,可是一些小史微臣手可不会软,概因容易败坏社会风气?!?

    “准!不肖官吏,畏势而曲承?;裱皿?,生端而勾引。嗟此小民,谁能安枕?”

    “再次,恳请陛下答应微臣有临机决断之权,兵部杨本兵的行文微臣一概不听,可否?”

    “秦爱卿这是何意?杨爱卿还是有才名的,虽不能事事正确,但有些建议还是中肯?!?

    说到这里,崇祯满脸不解,没听说二者有什么很深的矛盾啊,缘何秦浩明三条中有两条提到他,分明是积怨很深。

    “杨本兵才具是有的,但性子狭隘,格局小眼光浅,处事失之公允。

    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倒也没有什么,可是作为朝堂重臣,特别是深得陛下赏识,却是朝廷大祸。

    微臣对于他有些作法实在不敢苟同,既然如此,不如敬而远之为好,以免起了争端让陛下为难,那微臣可就该死了?!?

    秦浩明低着头恭谨的回道,眼里却闪过一缕寒芒。

    虽然因为自己的原因卢象升没死,可是仇该报还是得报,特别是他连颜继祖都不放过,更是引起秦浩明怒火。

    目前他圣眷正浓,不奢望一次打倒他,可是抓住机会上些眼药,那也为将来做准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