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一百九十八节 颜继祖的作用

第一百九十八节 颜继祖的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崇祯原本有些疑虑的眼光逐渐柔和下来,少年骤登高位,还没学会官场中的妥协,善恶之间,讲究的是爱憎分明。

    然也只有这种锐气和冲劲,不讲究妥协,方能有意想不到的的效果。

    说句实在话,崇祯是个急性子,总想收到奇效。

    而要想收到奇效,就得启用奇人,要想启用奇人,就得从新人中发现人才。因此,崇祯总是喜欢启用新人。

    这是崇祯的性格和用人方式之间的逻辑关系,包括此次用秦浩明作为福建、广州总督便有此意。

    “杨爱卿实心任事,廷臣所少,而才又足以济之。使廷臣不以门户掣肘,俾得专心办贼,未必无成。

    然秦爱卿既然不喜,为免将帅不和,意气之争而误事,朕会让杨爱卿退让,希望秦爱卿莫负朕意?!?

    最终,崇祯虽然和了一把稀泥,但还是答应秦浩明的请求。

    应该说,从他内心希望朝臣拧成一股力,特别是卢象升、秦浩明和杨嗣昌三人。

    但他知道只是奢望而已,这些年群臣间吵吵闹闹,早让他身心俱疲,相忍为国只是一句空话。

    “谨遵圣意!”

    秦浩明暗叹一声,长久建立起来的关系,杨嗣昌在崇祯心中还是坚不可摧。适可而止,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

    重头戏已经尘埃落地,剩下的则是崇祯勉励的一些话语和交代布置。

    例如让秦浩明把麾下的天雄军带到福建,免除福建、广州两省两年粮赋用于练兵等等。

    同时也意味着,第三年必须见分晓。

    “今日暂且谈到这里,二位爱卿回去好好休息,改日再谈。

    至于秦爱卿近段时间不妨在京城四处逛逛,领略风土人情?!?

    崇祯有些疲惫的揉揉脑门,几个时辰的长谈无疑耗费他许多精力。

    “微臣告退!”

    “微臣告退!”

    秦浩明和卢象升二人行礼告退,在宫中当值的小黄门带领下,出宫而去。

    “去会同馆?!?

    卢象升是地方官,在京城没有自己的府邸,至于秦浩明就更不用说。

    于是乎,他们只能在宫卫的带领下到兵部衙门所属会同馆借宿。

    会同馆也就是俗称的驿站,专以止宿各处夷使及王府公差及内外官员。里面一应俱全,有宴厅、后堂,以为待宴之所。

    还有专供高级官员使用的马、驴、牛、船夫和轿夫,看具体情况设置。

    依据规定,一般重要处需马八十匹、六十匹、三十匹,非重要处则为二十匹、十匹、五匹。

    并且各个驿站还要储备充足的粮食,以供过路差人、官员食用。

    大明对驿站的管理十分严格,虽然裁汰了许多地方的驿站,但京城的则一直保留着。

    它们有着不同的称呼,在京称会同馆,在外称驿站,会同馆最初设在南京,永乐时期迁往北京。

    正统年间定于南北二部,北馆为六所,南馆为三所,设立大使一员,副使二员,内设副使一员分管南馆。

    至崇祯年间,兵事增多,兵部所属的会同馆逐渐扩大。

    兵部会同馆在澄清坊大街东,正统六年盖造,弘治五年改作,有房三百七十六间,东西前后九照厢房。

    卢象升显然是会同馆的???,轻车熟路的要了两间文昭阁的上房,其他随同侍卫则要了十五间武成阁的大通铺。

    即使是深夜时分,会同馆的值班副使听闻卢象升到来,还是亲自起床,把他们一行人招待得妥妥当当。

    卢象升可是大明的柱石,职位长期在巡抚、总督、兵部尚书、督帅等位置上轮流转,整个大明还没有人胆敢在礼节上对他有懈怠。

    应该说,会同馆的房间比后世的星级酒店套房一点也不遑多让,一水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笔墨端砚等文房四宝摆放得整整齐齐。

    对于高级官员,热水也是全天供应。

    秦浩明舒服的躺在盛满热水的宽大木桶中,恹恹欲睡。

    此时,门口传来阵阵敲门声。

    “稍等片刻!”

    秦浩明高喊一声,抓过毛巾匆匆擦拭,莫非会同馆高级官员还有安排侍寝不成?

    否则,这都什么时候了,卢象升也劳累一天,断无可能再来敲门聊天。

    纠结,该不该腐败呢?

    患得患失间拉开房门,却是颜继祖一袭朱红色长衫,双眼通红,依稀有几分憔悴,站在门口。

    看来,他是特意等秦浩明谋求一醉,旁边还有会同馆人员提着食盒和酒水。

    “深夜叨扰秦将军,尚望恕罪?;蠲?,老朽不知如何感谢?”

    待人员摆好碗筷走后,颜继祖深深作辑九十度行礼,意态恭谨。

    鬼门关上走一遭,能当天从刑部牢房走出来,没有遭受折磨并且官复原职,皆拜秦浩明所赐。

    “颜大人客气,都是卢督功劳。小子不过恰逢其会,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秦浩明轻轻避开,开口说道。

    大恩不言谢!

    颜继祖没有过于纠结,王承恩已经把过程全部说了一遍,可眼前青年将军却没有挟恩自重,令他更加感到敬佩。

    “经此一事,老朽万念俱灰,实不愿再呆在大明官场,稍作安排,便向天子乞骸回归乡里?!?

    双方坐定,杯酒下肚,颜继祖摇头喑声说道。

    大明官场委实黑暗不堪,刘泽清、倪宠之流避战,反倒相安无事。

    而他要不是秦浩明帮忙,估计定无幸理。至于说山东官场诸位官员署名,那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淫浸官场几十年,他太明白其中的门门道道。

    “颜大人其实不必如此,只是偶有挫折,还不是逢凶化吉了吗?

    大人理应为越挫越勇,为山东百姓谋求福祉。

    再说,刘泽清、倪宠之流也有赖于老大人压制。否则,他们还将继续祸害山东百姓?!?

    双方有了这份恩情,秦浩明讲话无疑随意了许多。

    不过,话讲到这里,他心中隐约一动,一个新的想法渐渐形成。

    德州府乃是颜继祖治下,若是有他帮忙,无疑比倪宠更加可靠,同时也更方便渗透。

    “老矣,如今大明礼乐崩坏,人心黑暗,怕是没有他们的手段及下作,斗不过他们喽。

    更何况,倪宠和本抚互不统属,刘泽清和本抚同级,难矣!”

    颜继祖摇摇头,敬了秦浩明一杯,多有惆怅。

    大明在三司职权向巡抚、总督集中的同时,对巡抚的各种制约力量也是存在的。

    宣德、正统间,一面向各地派遣巡抚和镇守文臣,一面又渐渐派驻镇守中官。

    因而在部分地区形成了总兵、中官、文臣三镇守并立的新三角关系。

    嘉靖以后,总兵地位下降,镇守中官撤回,但在制度上,总兵和巡抚仍是平级关系,边镇又时时复设中官镇守。

    因此,在边境地区,总兵和中官仍然是对巡抚的牵制力量。

    山东虽说不属于边关,可天灾不断,自然起义不断,相当于准边关。故而,刘泽清总兵的位置比较关键。

    “老大人此言差矣!寒窗苦读十几年,方有巡行天下,抚军按民,力求青史留名!

    倪宠不统属也罢,刘泽清同级也好,可认真说起来颜大人还是他们的上官,岂能容此无耻之徒继续逍遥?

    实不相瞒,天子今日召见本将,令吾总督福建、广州两省,故而本将无暇分身。

    否则,吾必让此二人身败名裂,锄奸卫道!”

    秦浩明一面慷慨激扬说服颜继祖,一面脑海里思索着如何让他鼓起斗志。

    “噫!可喜可贺,不料天子如此看重秦将军?!?

    颜继祖倒吸一口凉气,不到二十岁的两省总督在大明可是独一份??!

    当然,前朝继承功勋的贵家子弟不算,单凭一己之力的也只有秦浩明了。

    “尚请老大人予以保密,本将也知道天子如何说服群臣?”

    对这件事,秦浩明非常好奇,崇祯究竟有什么手段让朝堂诸公屈服?

    “天子少年登基,手段不缺,不可小觑。秦将军安心等待即可,无需顾虑太多。

    不过要在福建、广州站住脚,必须掌握海防部队。

    举贤不避亲,老朽是漳州龙溪县人,有一个内侄是月港海防游击,秦将军到时候可以见一见,看能否使用?”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本将正发愁没有海师人手,请老大人介绍?”

    秦浩明拍手哈哈大笑,同时也知道如何让颜继祖继续呆在山东。

    “老朽明日家书一封给秦将军,秦将军先看看再说?

    老朽内侄叫楚暮羽,楚家在漳州海澄颇有根基,应该对秦将军有所帮助?!?

    颜继祖脸色颇为平淡,但言语间有些傲然,看来他这个内侄可用,否则不至于如此。

    “大赞,本将也要给颜大人介绍一位青年俊杰!”

    秦浩明笑眯眯的对颜继祖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