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零一节 崇祯的手段

第二百零一节 崇祯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高端洁雅,君子器具!”

    君臣二人在朝堂上一问一答,傍若无人。

    只是用意太过明显,卢象升居然自贬抬高秦浩明,满朝文武若是还有人看不清,早就被大明官场啃得尸骨无存。

    联想到最近的朝堂动态,再加上一贯和卢象升不和的杨本兵居然也是抬轿之人,众位朝臣心里暗自嘀咕,如此这般究竟为何?

    秦家少年郎军功卓越,封赏是应有之意,用得着如此用意叵测吗?

    究竟是什么样的位置,需要君臣几人联手为他造势,这才是他们想知道,或者疑惑之处?

    “赞!此子能得卢督如此赞许,想必有过人之处。

    不若进封为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副都御史,总督福建、广州两地,陛下以为如何?”

    没等他们疑惑太久,首辅薛国观站出来朝崇祯皇帝说道。

    撕——

    饶是百官有些心理准备,也被薛国观说出来的话惊诧到,随即议论纷纷。

    堪堪二十岁的两省总督,这让在场许多白发苍颜奋斗一辈子的老臣情何以堪?

    “万万使不得,秦家小子不过区区一个秀才,侥得邀天之功,朝廷已经破格提拔为指挥同知,缘何骤然又委以总督之职?

    岂不闻人才如树木,须养之数十年始可用矣?”

    太仆寺卿谢三宾不顾其它,急忙跳出来说道。

    要说大明朝堂中谁对秦浩明恨意最大,当属此君无疑。

    暗恋多年的柳如是被区区一个士子多夺,令他引为生平大耻,恨不能把秦浩明除之而后快!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意料,此子崛起之迅速,令人诧目惊舌!

    短短几个月功夫,名闻大明朝野,特别是军功之甚,令人颇为忌惮。

    然毕竟只是一名从三品的武将而已,谢三宾倒也无惧。

    可若贵为总督,已然从武将跨入文臣行列,特别加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副都御史头衔,却是他所不能抗衡。

    故而,明知今日薛国观所言不过是秉承圣意,他也要站出来阻击,否则,大势去矣!

    “谢大人所言极是,秦将军虽然才具无双,然毕竟少年心性,不如先历练几年,方堪大用?!?

    行人司官员吴昌时乃复社成员,平时为人精明。谢三宾是东林党魁钱谦益的学生,他自然出言复议。

    “臣等附议!”

    多名东林党人站出来说道。

    崇祯坐在龙椅上一言不发,阴鸷的眼神紧紧盯着这些酒囊饭桶。碰到问题他们束手无策,清谈、空谈比谁都厉害。

    自己前戏已经做足,又有首辅薛国观帮衬,原本认为理应水到渠成,竟然还有不开眼的跳出来,真是不知死活。

    “荒谬!尔等冥顽不顾,冢中枯骨。建奴寇边,不知替圣上分忧,成天空谈误国。

    现如今,难得有国之栋梁挺身而出,连战连捷,令建奴仓惶北逃,尔等却又百般打压,究竟是何用意?

    秦将军的功勋,尔等但有一分,无需他人多说,陛下都将赏赐于你们,可尔等行吗?”

    关键时刻,见崇祯有发怒的迹象,一向善于察言观色的首辅薛国观大喜,急忙站出来大声叱喝一众东林党人。

    当然,不管是否有圣意在,今天也是他身为首辅的第一个提议,自然要借机树立威望。

    否则,今后将难以挟制这些桀骜的东林党人。

    “陛下,此事群臣既然有争议,不若暂时搁置,先讨论卢总督和祖总兵的封赏如何?”

    吏部尚书商周祚向来刚正不阿,既瞧不惯只知阿谀奉承的薛国观,也看不起只知清谈的东林党人。

    他原本不欲多加掺和,可今日讨论的职位俱跟吏部有关,并且都是部级正院岗位,吏部根本无权擅断。

    但崇祯皇帝事前并没有和他沟通,故而他也想今日把此事决定下来,以免日后被群臣诟病。

    双方在秦浩明的事情上僵持不下,他索性迂回侧击,一件一件解决。

    “卢爱卿以方叔、召如虎之才,矢岳飞、韩世忠之志,阻建奴寇边、扫荡之功于国势溃败不可收拾之日,殊为不易!

    今日,进卢爱卿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总督宣府、大同、保定、山东、河北军务。

    诸位爱卿可有异议?”

    边亭下的中书舍人运笔如飞,崇祯皇帝则双眼扫视群臣,睥睨不可一世。

    最终,犀利的眼神落在搅屎棍谢三宾身上,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谢三宾等一众东林党人。

    枪打出头鸟,皇权霸气此时如同山岳一般压得东林党人喘不过气来,让他们暗自叫苦不迭。

    “臣等无异!”

    卢象升功高劳苦,资历威望均高,尚未有不开眼者敢于顶撞。

    加之自身品节无暇,即使是闻风奏事的御史言官也没有任何挑剔之处。

    “谢陛下恩典!

    然微臣父丧在身,先前国家动荡,为社稷被夺情起复。如今国事稍微太平,恳请陛下允许微臣回家守孝,以全忠孝?!?

    百善孝为先,大明对孝道的讲究更是历朝历代之首。

    卢象升此言一出,即使崇祯贵为天子,如果没有其他特殊情况,只能应允。

    卢象升和东林党人一贯交好,见他们不知死活阻挡此事,唯有用此事让崇祯皇帝不至于为难,迁怒东林党人。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

    朕不敢有丝毫诋毁,然国事艰难,大明需忠孝之士维护,君之后,可有安排?”

    自古忠臣多孝子,君选贤臣举孝廉。

    事出突然,卢象升所言所语,崇祯始料未及。

    但很快,崇祯皇帝便反应过来。

    卢象升此举是要牺牲自己,既要保全东林党人,又要让秦浩明上位,委实用心良苦。

    但此事对崇祯来讲,小事尔!

    卢象升回家守孝,又不需几年时间,三五个月后,再下旨让他起复便是。

    “微臣离开后,秦将军熟悉天雄军军务,可以代替!”

    “如此甚好,进封秦指挥使为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副都御史,暂代总督宣府、大同、保定、山东、河北军务。

    卢爱卿职位不变,准许回家守孝半年。

    祖总兵加兵部郎中衔,威武大将军,领大同总兵一职?!?

    崇祯一锤定音,再也不顾其它东林党人。

    在他看来,先让秦浩明过渡三五月,找机会再让他总督福建、广州便是。

    如此,朝堂再无话可说。

    只是,对于谢三宾,崇祯皇帝却是“简在帝心”。

    不可讳言,通过秦浩明的介绍和部署,福建郑家已经成为崇祯战略上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他重点防御对象。

    而谢三宾,崇祯则认为他误事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