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零四节 秦浩明的第一把火

第二百零四节 秦浩明的第一把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宣府为边关重镇所在地,设官莅事,必有常所。

    秦浩明的总督府位于衙门街中段路北,坐北朝南,东西宽三百米,南北长八百米,占地几千坪。

    建筑群主从有序,布局对称,前朝后寝,左文右武。

    大明万历二十六年、四十八年间,均有过大规模的增建改筑。

    左翼有观风楼,右翼有演武堂,前有照壁。衙门内,沿中轴线自南而北有仪门三间、牌坊一座、大堂五间、宅门三间、内宅五间。

    仪门外之东西厢窑各七间为赋役房,大堂前东西厢各十一间,为吏、户、礼、兵、刑、工房。

    大堂两旁设赞政厅、銮驾库各三间,宅内各层均有东西厢房。

    衙署东部有衙门大堂,自南而北又有钏楼、土地祠、寅宾馆、侯祠、粮厅和花园。

    西部有申明亭,往北有重狱、女狱、轻狱、洪善驿、督捕厅和马号。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梢运?,总督一职位高而权重,军事、民事一手抓。

    视察完关隘,卢象升拜别众将,带领亲卫随从返回宜兴老家替父守孝。

    而宣府镇,也迎来秦浩明当家作主的时代。

    新官上任三把火,仅在沉寂一周时间后,正当众将以为秦浩明会偃旗息鼓,不欲多生事端,安安稳稳混他资历,平平安安等待过渡之际。

    秦浩明的第一把火猝不及防的降临,并且是砍在曾经与他同生共死的众位将领身上。

    “众位将军,本督有幸和诸位中大部分人染血沙场建功立业,正是有你们的帮助,方有本督今日。

    这杯酒首先献给曾经伤亡的战友们,祝他们一路安息?!?

    总督府宴客厅,宣府镇守备以上的各路将领齐集,整整三桌人,参加新任总督举行的就职晚宴。

    一身大明常服装扮的秦浩明,手举酒杯站在主位,向众将说祝酒词。

    说完,秦浩明神色肃穆,缓缓的把酒洒在地上。

    众将皆禀然,依令而行。

    “第二杯酒,本督独饮,感谢诸位将军往日的帮忙和厚爱?!?

    滋溜一声,一饮而??!

    “第三杯,请诸位将军共饮之!”

    “诺!共饮之!”

    众将给秦浩明这三杯酒讲得心里暖暖的,特别是留守宣府的将领们,新来的都督人不错,估计是暂代的原因?

    可是秦浩明接下来的话让宣府镇大大小小将领脸色皆变。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后宣府镇的粮饷将足额发放,并且概不拖欠?!?

    酒酣耳热之际,秦浩明仿佛不胜酒力,摇摇晃晃站起来大声宣布。

    不等众位将领欢呼雀跃,秦浩明又迅速接着说道:“但有个前提条件,足额发放者,一律不许吃空饷,可否?”

    可否个屁?

    一石激起千层浪!

    方才闹哄哄兴高采烈分成三桌的三十几个将领,顿时面面相觑鸦雀无声,脸上精彩至极。

    多少有些香火情的虎大威、杨国柱脸色铁青,便是连一贯交好的张松荣、杨廷麟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倒是岳父戚纲一会望向众将,一会看看秦浩明,有心讲点什么,最终只是化为长叹!

    大家都以为有原先的战斗情谊在,秦浩明又呆不久,理应相处愉快,和和气气才是,哪知一出手如此狠厉,他们有何话可说?

    “秦督,您是刚到军中,不了解情况,我们宣府镇在大明可谓是吃空饷甚少的队伍,此事……此事卢督也是默许的?!?

    众位武将都不讲话,军中赞画杨廷麟怕犹自微笑的秦浩明像个愣头青,不知大明军队情况,交恶整个宣府众将。

    出于负责任的态度,他苦涩的吞了吞口水,小声的朝这位意气风发的少年总督说道。

    可以说,想清查大明吃空饷的问题,这是全大明军队中的一个禁忌。

    当初他被杨嗣昌贬嫡宣府镇,有心想干番成就,最初也想清查吃空饷问题。

    哪知被全军将领所恶,要不是卢象升一力护之,估计被暗杀了都有可能。

    事后,卢督更是亲口承认,连他也没有办法,只是尽量减少吃空饷的程度。

    不要说清查吃空饷,便是连文官检阅部队都不行。

    因为只要一检阅,大明军队内部的便暴露无遗,吃空饷,苛扣军粮,贩卖军械,以老弱充数,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

    这些东西只能是欺上瞒下,心照不宣。

    一旦让文官进行检阅,那么这些便会暴露无疑,而文官又往往拿这个来做文章要挟武将。

    因此,凡有检阅的时候,武将们都用各种办法来推脱。

    比如当初在皮岛坐镇的毛文龙,就坚决抵制山东上司的官员检阅他的部队。

    后来袁崇焕担当蓟辽督师,拿着尚方宝剑,才能对毛文龙的部队施行检阅,弄清了毛文龙真正实力,因此也给毛文龙带来了杀身之祸。

    这样的例子在大明,在以文官统御武将的时代比比皆是。

    也才出现了武将畏惧文臣如虎狼,恨文官如寇仇,文臣视武将如猪狗似贼偷如此紧张的关系。

    “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将。倘若军队、尤其是将领腐败成风,则存亡之道危矣?!?

    秦浩明背负着双手,绕着三桌缓缓的走了一圈,才回到原地毫不留情的开口说道。

    他如何不知道这是军中禁忌?如何不知道大明军队俱是如此?如何不知道连卢象升也没办法解决?

    不要说现在,即便中后期,便是如戚继光、毛文龙等名将也是如此做法。

    如当初袁崇焕上明崇祯皇帝:文龙一匹夫,不法至此,以海外易为乱也。

    其众合老稚四万七千,妄称十万,且民多,兵不能二万,妄设将领千。

    也就是说,士兵只有四万七,却虚报十万,多吃了一倍的空饷。

    可搞笑的是,袁崇焕自己也吃空饷,也和蒙古、建奴交易。

    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逻辑。

    如此看来,整个大明都是如此,似乎不虚报不吃空饷也不行。

    不患寡而患不均,概指如此!

    “卢督有所不知,请听末将给您细说内情?!?

    秦浩明话得如此,存亡之道,命在于将都出来了,虎大威碍于旧情,决定还是和他好好沟通再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