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零六节 何处捞钱

第二百零六节 何处捞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而杨国柱和虎大威等高级将领,更是提前知道朝会内容,明白这是崇祯皇帝让秦浩明积累经验威望,为以后掌管福建、广州名正言顺。

    此子风华正茂前途无量,难得他没有以势压人,日后需要帮衬的地方委实少不了。

    接下来几天,陆陆续续有将领跟秦浩明说愿意足额足饷,多为前段时间一起战斗的将领。

    例如杨国柱、虎大威、张松荣等,至于今后的岳丈大人戚纲,更是当晚就决定支持。

    当然,人心各异,置之不理或者尚在观望者也不乏其人。

    不过,于秦浩明而言,已经无关紧要矣。

    团结一部分,打击一部分,历来是上位者分化瓦解的不二策略,最怕的就是铁桶一片,那才无可奈何!

    秦浩明远没有口头说得那么大度,什么不强求,那是故作姿态而已。

    毕竟宣府镇将士不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无法做到如臂使指,方才出此下策。

    吃空饷是大明的毒瘤,他没能力也无法做到在大明全境内割除。

    可他管控范围内或者今后自己建立的军队内,却是绝对不能容忍此类现象存在。

    大明灭亡的原因有很多,可吃空饷绝对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

    克扣军饷屡见不鲜,不堪重负的士兵比比皆是,使得军户的大量逃亡变得司空见惯。

    从嘉靖年间开始,军户的逃亡率已经高得吓人,大量卫所形同虚设,有的卫所竟然只剩下几个人。

    就连滨海前线的辽东、山东、浙江、福建、广东卫所都只剩下百分三十的兵员。

    等朝廷真要用兵开战时,满以为是百万雄狮,其实早就被军官们掏空。

    更要命的是,因为太平已久,将领和士兵的素质都差得惊人。

    有的世袭将领连马匹都不会骑,连旗帜都弄不清楚,平时和同僚喝喝酒、吹吹牛就算是尽职。

    而士兵更是战斗力低下,忙于屯田,乐于领饷,就是不会打仗,上阵后一触即溃。

    而在秦浩明看来,最主要莫过于人心分崩离析。

    文武百官如此,平头百姓更是如此。谁当皇帝,关咱啥事,咱不照样当老百姓吗?

    守城士兵也是如此,没有军饷,咱为什么要卖命?

    史载,闯王大军围城之时,京城守军倒卧城头,“鞭一人起,一人复卧”。

    可大明灭亡,浩劫来临,接踵而来的是数十年残酷的战争,无人能够置身事外。

    明末人口损失惨重,后来才有了“湖广填四川”,具体损失多少?

    从数千万到上亿,不同的统计,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是无数的血泪悲剧。

    一个缺乏信任与共识的国家,势必一盘散沙。

    遇事谁也不肯担责任,谁都想把责任推给对方、一味指责对方,势必最后同归于尽。

    故而,秦浩明决定发挥自己赚钱的优势,先帮助卢象升解决宣府边镇的问题,他日说不定是自己的强援。

    崇祯十二年三月,锦衣卫、东厂和吏部通过数月间的努力,除了走脱范家长子范毓滨不知所向之外,余者皆全部抓获。

    三家三代内合计直系亲属有五百六十余人,罚没所得折银七百五十万两。

    崇祯乐得合不拢嘴,在朔望日临朝的时候,非常大方的把此次建奴寇边的有功将士赏银一律结清。

    天雄军将士按朝廷首级计算,斩首一万六千余,加上有建奴亲王阿巴泰和岳托首级,共得银一百二十万。

    不过伤残将士抚恤金不足,阵亡和受伤的将士有八千余人,却只有区区十万银两,分摊到人头只有近十两,明显不足。

    这还是在三家晋商抄家后,崇祯方才阔气一把,否则,堪忧?

    其实秦浩明想告诉崇祯,再把办案的锦衣卫和东厂等一干人员清洗一番,恐怕还有更大惊喜。

    以三大晋商家资,七百多万水分甚大,概因他们还有大量的不动产?

    奈何人不在崇祯身边,委实不方便之至。再说以崇祯心性,未必就会下此狠手,而邸钞难以讲清前因后果,索性作罢。

    不管怎么说,现在情形比历史上好过太多,倒也不必苛求。

    伤残将士亏空的银两自然要补上,否则,也太令人寒心,也不是秦浩明的风格。

    原先的钱财万万不能动,那是临浦今后的发展基金,杀鸡取卵的事情干不得,还是另想它法为好。

    “戚将军久在边镇多年,可知有什么生财的门路?

    怎地宣府镇一个大商家都没有,连打打秋风都无从下手?!?

    秦浩明刚到宣府镇,放眼所及,多是民生萧条,商业不旺,往来者基本是边关将士眷属。

    一时间竟有无计可施的感觉,咨询别人不方便,传出去影响名誉。

    戚纲因有特殊关系,自然无妨。

    “破虏有所不知,宣府乃边关重镇,卢督规定,非特殊原因,商家轻易不允许入驻城内。

    再说马市设在大同得胜堡﹑宣府张家口堡﹑大同新平堡﹑山西水泉营堡。

    虽说路途距离不远,可毕竟多有不便,故而破虏看不到大商家??銮冶吖孛骋滓越叹佣?,可以说此处就是他们的主场?!?

    没有其他人在场,二人也就随意许多,并未在称呼上多做计较。

    戚纲仔细的把情况介绍清楚,同时揣摩秦浩明生财究竟是何意?

    难道是想抢劫或者敲诈商家不成?

    切莫因小失大,他现在只是一个暂代总督,尚为转正,若是被御史言官抓到把柄可就不妙矣!

    “马市贸易有朝堂派地方官员进行监督和管,听巡抚委派布、按二司管粮官,分投亲临监督,并差拨官军用心防护。

    破虏若有什么想法,尚需注意隐蔽才是?!?

    可以说,戚纲比秦浩明还在意他的官位升迁及稳固。见秦浩明听完情况,两眼发出不正常的光芒,急忙提醒道。

    “我至于这么可怕吗,难道朝廷法度都不放在心上?”

    秦浩明故作不满的瞥了未来丈人一眼,笑嘻嘻的说道。

    “可怕,将士们都在背后议论你,说你和卢督不一样?!?

    戚纲老老实实点点头,诚实的说道。

    “说我什么?”

    秦浩明可是很在意将士们对他的看法,急忙开口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