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零九节 挖墙脚

第二百零九节 挖墙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圆月皎洁,高悬天际,让独石口毅发显得幽静清冷。

    此时此景,若是文人墨客在此,携一古琴,抚一首名曲,该是何等惬意逍遥。

    奈何独石口乃边军关隘,俱是赳赳武夫,自然无此情趣,所谈也皆是打打杀杀之事。

    “独石口处在冀北山地与坝上草原的交界线上,是沽水入塞的山口,是望云古道由草原进入山地的隘口,更是大明宣府防御辖区内北路防区须倾全力而防御的关口。

    而沿此蜿蜒前行,山海关乃关内外交通枢纽,地势最为重要。建奴兴起后,以此地驻兵最多。

    设总兵和经略负责镇守,驻守边镇的军队称为边兵。总兵官领正兵,副总兵领三千人作为奇兵。

    游击也领三千人往来防御,为游兵,参将则分守各路要塞,东西互相策应,为援兵。

    秦督若是想长途奔袭,殊为不易。且一路上关隘众多,地势险要,对骑兵的要求非常高。

    若此,兵力少,有被敌人围歼的危险。兵力多,肯定失去奇袭的效果,没有意义?!?

    张松荣驻守独石口经年,和戚纲二人配合防守北路,任务最为艰难。

    也正因此,对宣府边镇的整个防御了如指掌。

    “如此看来,想要再立奇功恐怕难矣?!?

    秦浩明双手把臂,在他看来简陋至极的军用地图前走来走去,脑海里却高度盘旋,如何才能有点收获?

    否则,三五个月转瞬即过,岂不浪费时间?

    不过对于张松荣,他却动了心思。

    作为跟随卢象升重新创建天雄军之一的元老,张松荣除了在军中威望极高,更重要的是他能练兵,尤其是训练骑兵。

    自家的事情自己知道,玩些战术战略可以,可是训练冷兵器时期的骑兵,单是排兵布阵便难倒他矣。

    当然,如果是训练热兵器队伍,则又另当别论。

    “张将军,训练一支骑兵队伍要多久?和鞑虏有些什么分别?”

    此次作战,自己都是捡现成的便宜,且都是天雄军的精锐,故而才有此惊天大功。

    若是让自己训练骑兵,养马都不会,如何谈及训练?

    可骑兵在这个年代,委实缺不了,即使有火枪大炮。

    除非跟大明一样,被动防御。若是想要追击打歼灭战,没有骑兵队伍,无异于痴人说梦。

    “秦督,这里面要分几种说法?!?

    说到骑兵,张松荣独眼中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人身躯一挺,焕发出慑人的丰姿。

    “大明骑兵主要用途是抵御蒙古和建奴骑兵,而不是凌虐步兵。只要牢牢把握这个大方向,练兵时才不会徒耗无用功。

    而蒙古和建奴骑兵既有不同又有相同的地方。

    不同之处蒙古骑兵灵活,速度快。

    建奴骑兵在骑术上多有不堪,甚至比不上大明军队。但他们军中身披重甲,悍不畏死。

    相同地方在于,他们都是从小练习射箭,这方面大明军队则远远不及。

    故而,末将首先是训练大明将士骑马砍杀本领,特别是砍杀敌人的骑兵。

    然后是尽快转弯本领,具体就是最后一排向后转,第二排向后转,以此类推,一直到头一排向后转。

    这是为了还击敌人骑兵集群从后面袭击我军骑兵集群,要具备类似步兵单兵原地向后转的能力。

    做到这两点,需大半年至一年左右。然而也只是勉强成军,有一战能力而已,难称精锐!”

    张松荣将大明、蒙古、建奴骑兵三者相互比较,听其语言中对蒙古骑兵最为推崇。

    秦浩明点点头,他其实明白其中的区别。

    大明是农牧民族,蒙古是游牧民族、建奴是渔猎民族。故而,要论骑兵全面性,自然是蒙古骑兵胜出。

    在没有得到蒙古草原之前,建奴比大明还不堪,整天在山里打猎,水边捕鱼,何曾有骑兵一说?

    “那如何能称精锐?要多少年才能训练完毕,并且成军?”

    秦浩明继续问道。

    “好的骑士,上马不踩镫,一跃而骑上;下马不踏磴,—跃而下。

    由甲马换乘乙马,勿需先下甲马再上乙马,只要跳跃—下就可完成换乘。

    另外,世人皆知,将士在马上、远不如在地上稳重。

    马一旦走动或狂奔,特别是在越天堑,登丘陵,冒险阻,绝大泽,驰强敌,乱大众之际,仍能稳坐在马上,才算得上好骑士。

    为此,在马上颇需要掌握平衡的锻炼,否则就有落马的危险。

    大明某些不经严格训练的骑兵,临战前因紧张、害伯而落马者,有之。

    战马急速前进中由于平衡不当而落马者,亦非罕见。

    战斗中仅几个回台,因抵挡不住猛烈打击而落马者,多之。

    种种现象均说明其骑术之不精。

    骑兵不仅需要稳固地骑在狂奔于坎坷之途的马上,而且在马身上还得活动自如,练就—套复杂的动作。

    如向前后左右开弓射箭;挥动武器,稳准狠地打击对方。

    对于敌方迅猛的劈砍刺,能够稳妥地躲闪避或档或拨或架。

    如此,方能称之为精锐!可必须得三五年的功夫,才能有此境界?!?

    张松荣对骑兵的见解委实深刻,句句精彩。只是一句三五年功夫的话,让秦浩明脸色黯然,心情低落。

    是啊,千万不要全盘模仿游牧民族,一则没有那么充分的骑马练习时间,二则也没有那么多战马资源。

    蒙古人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可不是一句妄语。

    不分男女,自幼就练成一套马上的活动本领,不鞍而骑并不稀罕。

    他们甚至能在马身上连续活动两昼夜,趁马吃草的机会,坐睡在马背上。

    另外,战马的损耗委实太大,没有源源不断的战马供应,骑兵队伍的规模终究有限。

    所以说敌酋皇太极的战略眼光委实高明,不顾一切的攻下蒙古草原,并且和他们时代联姻笼络蒙古人。

    既获得优良的骑兵,又得到源源不断的优质战马。

    否则,深山老林中,何来的战马?又如何有建奴的重装骑兵?

    “不过秦督也无需忧虑,要是面面俱到,各种战术动作齐全,委实不易,甚至时间上也不允许。

    但是我们大明骑兵不需要向蒙古骑兵一样,只要分成若干个群体,各自有侧重点地训练相应战术动作,再加以配合使用,则一二年便可为精锐。

    至于分成几个群体,每个群体各自侧重点是什么?

    甚至个别战术动作各个群体全都根本无需练习,末将心如明镜?!?

    张松荣整个人散发出强烈的自信,侃侃而谈。

    “大善!”秦浩明双手拍掌大声赞道。

    华夏人才何其多也,可总由于各种原因惜被湮没。

    便如眼前张松荣,随着历史上卢象升死去而籍籍无名。

    可卢象升乃文人将领,靠看几本兵书是无法训练骑兵的。

    可想而知,卢象升作为统帅,负责协调朝廷经费、粮饷、战马等高端事务,而具体的事情肯定是由张松荣来完成。

    从天雄军将士的口中,便可知今日他这番话绝不是纸上谈兵。否则,便没有天雄军今天的战斗力。

    如此大才,只是一个区区参将,驻守独石口经年,岂非浪费?

    就是他了,未来自己军中的骑兵总教头,无论如何,一定挖到自己的夹带里。

    “现今大明,可否有可能组建当初大汉无敌铁骑?”

    得陇望蜀,秦浩明微笑着继续考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