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一十三节 另类连蒙

第二百一十三节 另类连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那仁朝克图是杜尔伯特部落头人,常年游牧于游牧于嫩江两岸,属于漠南蒙古小部落。

    他的名字在蒙语中是光辉的太阳,意思是智者。

    杜尔伯特部落有青壮三千余人,这些年他带领族人左右逢源,谁强跟着谁,倒也让部族在乱世中得以绵延。

    此乃小部落的无奈,需要仰仗他人鼻息,方可保留族人存活。

    若不然,强大如蒙古草原的林丹汗,拥有八大营、二十四部,其势力东起辽西,西至洮河,士兵强盛,威震河套以西,横行于漠南。

    可如今不也烟消云散,尸骸都不知在何处?

    故而,这些小部落对于大势力间战争的走向特别敏感。

    此次寇边大明他们部落也有出五百青壮参加,原本想跟往常一样,定是饱掠一番满载而归。

    哪成想回来的族人还不到半数,且基本没有收获。

    据参战的部落族人讲,大清此次损失两位亲王贝勒和几位固山额真,实乃大败!

    威震大草原的岳托竟然被大明枭首,皇太极正准备派人和大明谈判,想要取回岳托和阿巴泰的首级。

    身为智者的他敏锐感到,或许风向有变。

    所以他带着五百匹骏马远道而来,就是要看看风向如何?不料却被大明官军羁押于此。

    面对草原众多头人的愤怒咆哮,大明只有一个千户模样的军官拔刀呵斥,想死的站出来。

    关闭马市如此重大事情,竟然连总兵、巡抚、都督都没有出面敷衍一二。

    大明变了,变得强势而霸道,难道是此次胜利的缘故?

    “大人,大明礼部官员求见?!?

    那仁朝克图正在思索间,看守前院的族丁前来禀告。

    “让他进来吧!”

    那仁朝克图没有逞强,叹口气,整理身上的袍子,淡然说道。

    人都被他们单独囚禁起来,相互间想通气都不可能。说是求见,不过口头说得好听罢了。

    再说,他也想知道大明是如何说法?

    “那首领安好,本官乃宣府礼部计功郎中林虎,此次因为清理建奴细作一事,连累诸位头人,尚望海涵?!?

    林虎摇身一变,由拿刀的军人变成文质彬彬的礼部官员,只是临时借来的文人官袍明显小了一圈,有点不伦不类。

    好在此前那仁朝克图从未和大明官员打过交道,竟未看出破绽。

    “为了区区几个细作,竟然关闭马市,限制我等自由,难道大明便不怕我们草原铁骑南下?”

    那仁朝克图狐假虎威,大声厉斥林虎,实则试探大明此次的意图,端的老奸巨猾。

    “大胆,真当吾等大明将士军刀不锋利吗?建奴何等嚣张跋扈?

    可至今鞑酋阿巴泰、岳托的脑袋尚在旗杆上高挂,莫不成你也想一试?”

    林虎寒着脸,拍着太师椅手柄,毫不客气的大声恐吓。

    一个小小部落的头人,竟然胆敢威胁比之强百倍的大明,简直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林大人真是眼里容不得沙子,一句玩笑话竟然当真?!?

    那仁朝克图哈哈大笑,居然就此乖乖认怂,竟然无半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林虎见那仁朝克图翻脸跟翻书一样快,心想秦督果然说得不错,对付草原民族就是要以硬碰硬,千万不可跟他们怀柔。

    以至于他们得寸进尺,认为汉人好欺。

    “唉,本官年浅,竟然没有听出那首领的玩笑之意,惭愧!呈上来!”

    林虎不以为意,拍拍手命令随从递上精心准备的礼物,这才是他今天到此的目的。

    做工美轮美奂的锦盒,内里用红丝绸铺垫,一看便知其中的礼品价值不菲。

    “此乃福寿膏,只有宫内大富大贵之人才能享用,常服延年益寿,身强体壮?!?

    林虎双手小心翼翼捧着做成条状块,约莫半斤重,散发出阵阵香味的鸦片膏,向一脸好奇的那仁朝克图说道。

    “福寿膏?倒是从未听说,林大人此举何意?”

    那仁朝克图摸着表面光滑柔软,油腻感极强的鸦片膏,诧异的问道。

    先将他们羁押,再又送什么补药,大明朝廷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明与建奴势不两立,草原部族原本夹在中间苦不堪言。

    现如今,你们见大明势弱,基本倒向建奴一边,令大明着实为难。

    扪心自问,若是大明朝廷永久关闭马市,没有我们汉人的铁器、食盐等生活必需品,你们怕是难以度日。

    可真若此,草原民族和大明势必烽烟再起,让双方百姓生灵涂炭。

    故而,朝廷准备和草原部落重新交好。由你们提供马匹,我们提供草原所需的生活物资和福寿膏,岂非两全其美?

    至于建奴和大明,你们只要做到两不相帮即可。

    当然,你们若是愿意偶尔狩狩猎,一个建奴的人头,大明愿意给五十两纹银或者等量物资,如何?”

    林虎边说边想,也只有秦督有如此魄力,同草原民族联纵抗衡,不顾钱财。

    但是不得不说,方法却简单而高效。

    “两不相帮?五十两纹银?”

    果不其然,那仁朝克图抿着嘴唇,偷偷看了一眼林虎的脸色,犹疑的问道。

    经此一战,大明真的变了,变得自信而有霸气。不像以前,总想着以夷制夷,利用草原霸主林丹汗与建奴厮杀。

    前几年,林丹汗率领的察哈尔蒙古在漠南蒙古各部中势力最强,成为挟持和威胁各部的宗主。

    诸部不堪其苦,故漠南各部的蒙古人与他长期存在着较深的矛盾。

    他们希图借建奴力量抑制林丹汗,摆脱其统治。

    而建奴则利用此种矛盾,通过威胁利诱和联姻、联盟政策,积极拉拢蒙古各部。

    并利用诸部的军事力量,采取扶此抑彼各个击破的策略,征服与之相抗衡或不愿归附于他的蒙古部落。

    并进而利用蒙古诸部与察哈尔蒙古的矛盾,集中在其统率下,建奴和蒙古诸部的联合军事力量,多次打败了林丹汗的攻袭。

    与此同时,大明王朝为抵御建奴政权的进攻和骚扰,削弱、打击建奴的反明势力,也积极支持林丹汗与建奴的战争。

    在大明王朝庇护下,林丹汗独占大明给蒙古各部的岁赐,每年可得到明朝赐银八万多两,并通过控制与大明的贸易通道,坐收渔人之利。

    可惜后来袁崇焕任蓟辽督师,上书朝廷取消其资助,遂让建奴做大并且打败林丹汗,统一整个漠南蒙古。

    否则,大明的形式当不至如此危及。

    “两不相帮,并且不扶持盟主,诸部只要有马匹和建奴人头,大明便立刻付清物资,概不拖欠!”

    林虎斩钉截铁,言之灼灼。

    此乃秦督临时改变的策略,原本他想抢一把迅速扩充实力。

    哪成想他如此信赖这个叫福寿膏的东西,临时改变主意,转为放长线钓大鱼,并且说获利更多。

    此时,驿站内正有十几个像他一样的礼部人员,同时做同样的事情。

    “好,杜尔伯特部落愿意成为大明的朋友。

    林大人,能具体说说这个福寿膏的好处吗?”

    此事左右对部族都无坏处,至于杀不死建奴,那看以后情况再说。

    目前还看不出形式,不用考虑太多。那仁朝克图自然满口答应,接着才问起鸦片的事情。

    至于说考虑毒药之类的东西,根本不可能。

    现为阶下之囚,大明若是真要杀他们,用得着多此一举吗?

    “吸食福寿膏之后,耳目聪明,心神清爽,乃是真正的快乐源泉。

    朝廷赏赐仅有半个月的量,只要几次以后,那首领就知道它的好处啰。

    来,那首领请躺在榻上,本官教那首领如何吸食?!?

    林虎一脸神秘向往的模样,实则是机械的背着秦督教给他们的说词而已。

    扯开外面的包装,里面有一根用竹木做成的烟枪,把一小块鸦片膏装进烟枪点火,然而恭恭敬敬递给那仁朝克图。

    “林大人请一起,一起?!?

    那仁朝克图热情的邀请林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