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一十四节 谋夺牧场

第二百一十四节 谋夺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天子赏赐之物,本官哪有这等福分。被言官知道,少不了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那首领还是请自便,无需顾忌本官。

    请小心一点,第一次吸食怕是有点呛人,几次以后习惯了便好?!?

    林虎摇摇手一脸的苦笑,故意用艳羡的目光盯着他手里的烟枪,无限神往。

    一起吸食,开什么玩笑,此物能沾吗?

    不说秦督严厉警告,纵观他如此做法,宁愿为了此物耗费大量精力财力为之,便知这个叫福寿膏的东西,委实比什么毒药都可怕。

    听秦督讲,概因若是毒药,只一人生死尔,不会连累他人。

    可福寿膏就不同,一家吸食,毁一家。一族吸食,毁一族。若是一国吸食,则毁一国。

    那仁朝克图自得笑笑,别看他牛逼哄哄,到底是官身不自由??!遂也不再勉强,自顾吞云吐雾起来。

    很快,宣府镇驿站不同庭院间时常传来一两声咳嗽声,并伴有淡淡的烟雾袅袅飘起。

    此等小事,当然是由林虎和刘三他们来做比较适合。

    并且,秦浩明打算留这些部族头人半个月,务必让他们把每天吸食福寿膏的好习惯带回蒙古草原才是。

    而秦浩明身为大明几省总督,既不方便也无需亲自动手。

    只不过,他自身也几无片刻得闲时间。

    虽然因为他注定是宣府镇过客,许多关于文官的事务他很少过问,只将工作的重心放在武备上。

    可毕竟许多事务要经过他的同意或者签字等,让他不厌其烦,却又无可奈何。

    幕僚书办他倒是有招了几个,但刚刚伊始,不知其心性如何,也不放心重用。

    “不妥,不妥,此事传扬出去不仅婉儿名声尽毁,便是你也担不清关系。

    明日过来吃饭,定亲以后就方便了?!?

    秦浩明异想天开,竟然提出要让未婚妻戚婉如帮忙掌管官印,负责盖章。戚纲把脑袋摇破,愣是不答应。

    在他看来,秦浩明此举无疑是离经叛道,委实荒谬至极。

    “唉,那当本督没说?!?

    简单的事情复杂化,道德传统在这时代根深蒂固,不可逾越。

    秦浩明唯有无奈叹息一声,和张松荣一道前往宣府城外,挑选养马的牧场。

    此次马市缴获的货物,除了将牛马由官府留下,其他一律交给大明商人贩卖。

    其中牛分配到下属县区,用于农田耕种。此次鞑虏寇边,农田大多荒芜,正需大量耕??鸦?,播种农物。

    而一万五千多匹马中,除了淘汰三千多的驽马,尚有上等战马一万两千骑。

    “养马一定要高寒之地,才能养好马。

    并且养马不能一匹一匹分散养,要在长山大谷,有美草,有甘泉,有旷地,才能成群养,才能为骑兵出塞长途追击之用?!?

    张松荣手脚并用,带领秦浩明爬上宣府镇北面高山。蓦然,前方出现一个狭长的谷地,横亘在大家眼前。

    “敢情宣府的养马场所早就在你心中,便是待此一时而已?!?

    秦浩明抚掌大叹,庆幸自己找对人。有如此优秀的骑兵教练,组建大规模的无敌骑兵并不是一句空话。

    而他,只要保障后勤即可。

    “自古有天下国家者,莫不以马政为重。故问国君之当者,必数马以对之。

    太祖即位初期,令其下太仆及诸牧监各令修职,毋怠所事。

    因此,定都金陵之时,他便令应天、太平、镇江、庐州、凤阳、扬州六府,滁、和二州民牧马。

    但以上诸地皆为长江下游的农耕区,牧地狭窄,又无专业牧民,仅以农民兼营,其数量远不足以供军事之需?!?

    张松荣对大明马政虽没有表明意见,但听得出来,还是颇为不满。

    秦浩明摇摇头,明白他已经算是客气,或者说不敢议论大明国策。

    朱元璋登基后认为马是重要的战略物资,马匹的多少决定着国力的大小。

    应该说,这种判断非常有道理。

    在冷兵器时代,战马不仅是冲锋陷阵、克敌制胜的保障,也是驿站、后勤的主要战略投送工具。

    直接关系到战争的胜负,因而备受关注。

    大明建立三十多年后,全国的马匹存量才两万三千七百多匹,数量之稀少,难以想象。

    朱元璋急于求成,增加战马的数量,因而出台了大明马政。

    组建御马监,同时由官府和民间同时喂养。

    故而,大明从朱元璋开始,百姓养马就像纳税一样,成为重要义务。

    其饲养方式也不尽相同,比如,官府交给你一匹母马,明年你必须交一匹小马。

    母马不死你就得年年交幼崽。但谁能保证母马年年怀孕,且必须生产呢?

    可官府不管那一套,你交不上,就得赔偿。这就相当于官府存款在你这里,年年收取旱涝保收的利息。

    又比如,官府把良马寄养在你的家中,有了差池,原价赔偿。

    但谁能保证马匹没个头疼脑热,生老病死呢?可大明官府不管那一套,马匹比你祖宗还金贵,后果自负。

    同时百姓养马基本没什么回报,而马匹又很贵,动辄二三十两甚至五六十两,相当于一般中等家庭全年的收入。

    后来为了减少老百姓的负担,朱元璋采取轮养政策,一家养不起,左邻右舍凑一块,十来户养一匹马。

    愿意是好的,老朱体贴百姓,这样你们就可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群策群力,取长补短。

    但乡民可没老朱想象的那么善良,实际操作中,谁的弟兄多,势力大,谁就不用出钱出力。

    谁家里穷,孤儿寡母谁就多干活反而增加了穷苦人的负担。

    到了明末,愈演愈烈,成为许多百姓揭杆造反的原因之一。

    “秦督,目前虽有五灵谷草场暂时容身,但此地过于狭窄,若是马匹数量增加,恐怕就难以容纳?!?

    张松荣未雨绸缪,对秦浩明说道。

    “附近可有朝廷牧???”

    牧场的具体位置他并不知晓,故而只有问专业人士。

    “有几次,但都掌握在御马监手里。尚为就任的高公公就是御马监的秉笔,恐怕不易?!?

    张松荣蹙着双眉,担忧的说道。

    应该说,大明北地并不缺牧场草料场。

    如占地二千六百余顷的顺义县北草场、占地一百二十八顷的安州草场等皆是。

    但问题是全部掌握在御马监手里。

    御马监的职责是监守仓场、收纳发放草料。

    每场有掌场太监一员,贴场宦官一、二十员,佥书宦官数十员至百余员。

    此外,坝上等象马牛羊房也有规模不等的草料场。

    从宣德二年开始定制,御马监马牛羊草料,均分派于山东、河南、北直隶民户地亩草内征收。

    御马监贴场、签书宦官坐场监收。

    各仓场所收草料的数量是根据在房牲口数量而定的,一般来说,每匹牲口每年平均约配给麦豆等料十石、草二百至三百束。

    可天雄军从卢象升开始,包括现在的秦浩明,好像和高起潜关系都不好,这才是张松荣担心的问题。

    要知道,御马监权利极大,仅次于司理监,号称第二监。

    不说别的,单是高起潜本人,圣眷颇浓,此次战败逃跑,天子也没有问罪,听说只是斥责而已。

    “此事本督来想办法,张将军只要负责训练即可!”

    再难,也必须承担下来,这是秦浩明的风格。

    况且,对高起潜他也挺有兴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