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一十八节 你挡路了

第二百一十八节 你挡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做点什么?”

    李惊蛰满脸讶然,社会体制如此,传承千年,自己能做什么?

    “一人力薄,众人力长!唯有联合天下商家,规范行业规则,形成合力,方能在今后社会有一席之地。

    其中,肩吾可以担任商业会长一职,与朝廷一道打击取缔无良奸商,树立商业体系,自然将赢得社会尊敬?!?

    商业是今后社会发展的趋势,历史上由于建奴取得政权,让明末的商业发展进程被迫中断,以至于社会发展落后西方世界。

    让一度领先社会几千年的华夏落后西方几百年,让人扼腕叹息!

    李惊蛰如果能言行一致,用于任事,倒是他计划中的一个不错人选。

    “行业不同,规模不等,人心各异,何其难也?”

    秦浩明的理念让李惊蛰眼前一亮,心情火热。但随即想想自己的实力,朝廷的派系争斗,很快摇摇头颓然说道。

    现在每个商家后面都有朝廷大佬罩着,纵使秦浩明全力支持,也不过是在区域内争霸而已。想要拓展到大明全境,毕竟力有不逮。

    很好,秦浩明暗自点点头,不盲目不自大,善于思考,有前途,值得慢慢培养。

    “莫为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

    喝酒,今后的事再说。边关苦寒,比不得金陵繁华,肩吾请多担待?!?

    秦浩明洒然一笑,端起酒杯,现在讲这些为时过早。

    不过,留一个火种在心中,随着实力的发展,野心将不可自抑。

    商人逐利的本性不会变,最具有侵略性,扩张连锁往他国发展,倾销商品,都商业的特性。

    或许,这也是当今汉人最需要的特性。

    “秦督说笑,肩吾走南闯北,风餐露宿,享过福,吃过苦,可没有秦督想得这般娇贵?”

    李惊蛰夹起大块的牛肉,腮帮子不停的咀嚼着,只是所夹牛肉过大,甚是费力。

    秦浩明看来暗自好笑,是个好强人。

    春夏交替,北地夜晚微有凉意。

    席间二人不以为意,一个健谈,一个倾听,仿似多年的至交好友,呡一口酒,就着大块的牛羊肉,倒也不亦乐乎。

    听到张云这小子天天叫嚣着要跟他一起上战场,还特意托李惊蛰带信告之。

    满满的几页纸都是阐述同一个问题,而对于开荒垦田等民事只是一笔带过。

    秦浩明的心里充满暖意,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这个时代是永恒的主题。

    是要让他四处磨炼一番,没有从将卒做起,怕将来成就有限。

    也不知这小子把护卫队训练得如何?

    柳如是则只有短短一页纸,满满的思君之情跃然纸上,业尾泪痕点点。即使秦浩明心坚如铁也不由得柔肠百转,辜负佳人矣。

    只不过这个叶绍梅怎么一回事,为何会出现在他们的私信中?

    卢欣荣和余佑汉的信件则由于保密需要,不便详列数据,故而只有短短几个字,一切安好,勿念!

    不过临浦他是放心的,卢欣荣有统筹全局的能力,余佑汉知兵事,性格沉稳。

    而张云有冲劲,肯吃苦能学习听得劝,有卢欣荣和余佑汉的辅助,无堪大忧!

    就是董长青一人有伤在身,在山东德州独立打拼,性格耿直,身边只有百余天雄军,才让他心里挂念。

    好在两地相距不远,若有事情,赶赴方便。

    “好,好,好!到时还要劳烦肩吾带几封回信?!?

    组建自己的通讯网络迫在眉睫,不然误事矣!

    “愿意之至!”

    崇祯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济南府码头。

    芦苇轻摇,星夜黯淡。河边的杨柳在黑暗的风中摇曳着,老鸹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河边的芦苇丛中,百余人隐匿此中,只有低沉的呼吸声。

    董长青身穿黑衣匍匐在阴冷的河泥中,将腰刀横亘于头前,手弩放在右手边,耳里听着溪溪河流水,心里沉思着。

    他是二月初带伤赴任山东正五品守备,之后驻防德州。

    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发现要想在德州发展,倪宠的存在,已经严重阻碍他前进的道路。

    或者说,有他在,德州没有他的事情。

    作为河道总督,倪宠和他互不统属,双方兵马地位相差无几。

    然而,事情并不是兵马多寡的问题。

    倪宠扎根济南、德州多年,故旧下属无数,关系错综复杂。

    德州府衙、商户、帮派及地方大户,俱以其马首是瞻。

    故而,刚驻守德州府的董长青,自然被众人无视。想从哪里收点?;し鸦蛘咚翟诘钡夭季?,皆绕不开倪宠。

    应该说,因为有把柄在秦浩明的手中,且他又高升宣府总督,倪宠平日里对董长青礼节上从未缺过。

    德州怡月楼首席红牌,怜月姑娘也是在他的张罗下,敲敲打打送进德州守备府为侍妾。

    可惜,这一切不是董长青所要的。

    快速掌控德州府,形成临浦和宣府之间的中转站,这是当初秦浩明给他的任务,时间是一年半。

    如果不是倪宠在德州势力根深蒂固,董长青有考虑过徐徐图之。

    奈何时不我待,双方若是在今后争地盘的时候,起了龌龊,恐怕想下手,就有人会开始怀疑。

    早晚要做,还不如在蜜月期,在外地来得方便。

    突然,前方传来老鸹声声急促的喊叫。

    “什么人!”

    负责前头探路的河道士兵刚喊出的瞬间,前方黑暗中风声迎面而来。

    下一刻,他已经紧紧的捂着喉咙跌落马下。

    马声长嘶——

    随着阵阵呼啸声,三轮手弩打击后,倪宠的卫队瞬间稀稀落落,许多人跌入马下。其中不乏有战阵经验的亲卫自动滚落马下。

    遇袭伊始,倪宠哗的拉开了车帘,火光划过眼帘,收缩的瞳孔中映出前方的景象。

    一瞬间,前方几辆马车轮轴飞舞,已经倾斜在了半空中,其中一匹奔马也已经四蹄翻飞。

    刀光从前方划过了这畜生的侧身,延伸过驾驭马车的那名士兵,血光已经冲天而起,在低速奔行下,看来就像是朝他眼里扑来。

    而最前方的,还是那已经在倾斜的车体上借力的黑色身影,身影在空中放大,双手握刀,已经做出了全力挥砍的姿态。

    跃过五六米的距离,在马车疾驰中,瞬间拉近!

    倪宠身边的御者已经全力拉出了刀,然而还没能摆出适合阻挡的姿态,金属相触,火星一闪,血水冲天而起。

    “是谁?”

    黑暗中不停想起倪宠亲兵的喝问,可惜没有回答,只是残留的火光中传来阵阵的腰刀入体的声音。

    轰然巨响,人影如同炮弹般的贯穿马车,半个车厢碎裂飞舞在河道上。

    两道身影滚落地面,迅速拉远了与马车的距离。

    其中穿黑衣的男子手驻腰刀,缓缓的站起身,身上流着血,那是旧伤复发的缘故。

    另一道人体已经跌落地下,骨折肉碎,远远的留在了道路上抽搐着,浓稠的鲜血朝周围蔓延开去。

    “为什么?”

    倪宠望着并没有蒙面的董长青,嘴边血水潺潺,眼中不甘的问道。

    前面,人数越来越少的亲兵拼死想杀过了救他,无奈,穿黑衣的人不仅人数比他们多,战斗力也比他们强太多。

    “你挡路了?!?

    董长青无奈的叹息一声,手中腰刀一挥,无边的黑暗瞬间涌上倪宠心头,再也无任何知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