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一十九节 班底心思

第二百一十九节 班底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崇祯十二年初夏的雨水稍微密集一些,几乎三五天后总有一场大雨相约而至。

    雨点仿若串成一条线的珍珠,从天而降绵延不绝,让江南之地笼罩在烟雨朦胧之中。

    新落成的秦府随着迤逦的山势,逐渐走高,在周围小平房的衬托下,显得愈发的巍峨高耸。

    秦家便一如这刚建好的秦府,蒸蒸日上兴旺发达。

    有着肥皂巨额利润为基石,万余亩良田为底气,如今秦家村加上四处招收的人数已逾五千人多人,其中包括八百人的护卫队。

    单纯从底蕴上说,或许不如临浦的一些世家,但从实力上说,却已经可以说是当地首屈一指的豪强。

    特别是随着李惊蛰带来秦浩明已经贵为宣大总督后,秦家更是如日中天,无人胆敢有丝毫小觑。

    “雨停后,把那两个吃里扒外的在校场杖毙,然后送给叶家少爷?!?

    今年十九岁的张云,天天练武不缀,早已长得高大魁梧。兼之长期掌管几千人的队伍,神态间多有威严,无复少年的羞涩。

    站在秦府的楼台上,听着周围簌簌的雨声,朝身旁的护卫队百户方培伦淡淡的说道。

    叶家少爷觊觎秦家的肥皂不是一两天的时间,索求参股不成,之后手段百出??上丶乙逊俏羧湛杀?,皆难以奏效。

    无计可施之下,竟然买通两个第二批加入秦家村的流民,妄图盗取秘方。

    只是他不知道,张云对肥皂的秘方何等谨慎?日日巡防,不敢有丝毫倦怠,就唯恐有宵小铤而走险。

    不等他们有出府的机会,才把其中两道程序和原料藏起来的两人,早被张云人赃俱获。

    方培伦躬身应了声,自去安排。

    雨势越来越大,周边楼台中正在闲聊的卢欣荣和余佑汉见张云安排完毕,也通过甬道走了过来。

    “云哥儿,最好通过叶家小姐,让叶家老爷知晓此事。最重要的是,此事是否叶老爷授意,这对我们来讲非常重要?!?

    年方二十六的卢欣荣,颌下留起时下文人流行的长须,站在高山楼台中,颇有几分羽扇纶巾的谋士模样。

    他是有官职在身的天雄军六品赞画,虽说在大明多如牛毛,可是在有人提携的情况下,风云而上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在这片土地上,这个年代,是有史以来商业较为发达的一个时代。

    商人的地位有所提升,财富的囤积、贫富的差距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地步。

    但在家国制度下,这一切并不会给人造成太大的冲击,因为有财富不见得会拥有无限的资源。

    而权力在这个年代是最实在的东西,一个身价几万两的官员,是不会去羡慕一个身价几百万两的商人。

    无论从能够得到的资源、得到的享受、得到的尊重等任何方面来说,都是前者占优。

    张云胆敢把人杖毙后交给叶家少爷,是因为有秦浩明几省总督官职在身的缘故。

    否则,即使他有八千护卫队,也不敢如此,除非造反。

    这也是为什么南安郑芝龙,有人有钱,却还要接受熊文灿的招安,当一个小小的海防游击。

    “是,伯玉兄。待会云自去禀报嫂子,让她传信给叶家小姐?!?

    官场上的事情,或者说形势上的掌控,张云对卢欣荣非常认同。

    应该说,自从卢欣荣来到秦家村,处理的每件事让张云佩服才对。

    不要看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如他自己所言,百无一用是书生。

    可张云知道,那是自谦。

    卢欣荣处理事务举重若轻,算计人等三步一计。

    往往张云看起来很纠结的事情,他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理顺,仿佛原本就应该如此一样。

    秦家村能走到今天的地步,他功不可没。

    “现在雨水较多,垦荒暂时告一个段落。伯玉倒是要赶紧把冶铁作坊搭建起来,秦督对此甚为重视?!?

    张云话音刚落,余佑汉赶忙插言。

    “唔,此乃大事,不可疏忽。伯玉前阶段已经联系临浦几家炉首,四月份应该可以动工建设?!?

    卢欣荣神色古怪,既有几分骇然几分激动和几分思虑,各种表情混杂在一起,令人摸不清头脑。

    别人云里雾里水中看月,不知具体情形。感觉秦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兴之所至,到处乱撒金钱。

    只有他身历其境亲自筹谋,许多信息涌入脑海,闲暇之余,细细梳理,方理清其中脉络。

    于是,几个关键词便跃然纸上。

    乱世、海船、铁器、粮食、人马、钱财、训练护卫队,更有曾经作过的诗词,若有三万骑,天地换新颜。

    此间种种,不要说他,便是张云和余佑汉也有几分了然。

    再加上弱冠总督,今后发展下去如何?

    好像已经不难猜测!

    狡兔得而猎犬烹,高鸟尽而强弩藏?

    好像也不是秦督的性格可以隐忍!

    害怕吗?踌躇吗?困惑吗?

    当然都有!

    告发吗?

    除非族兄卢象升上奏朝廷,不然靠他没有半分威力。但事不至于此,要走这步,退出即可,隐居山林也不错。

    但不甘心!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天下硝烟四起,内忧外患堆叠沓至,可朝廷有何作为?

    若不是秦督只身北上,他的族兄——天下兵马大元帅,卢象升恐怕已经殒身为国矣!

    他一生才学自认不输他人,可竟然不容于应天府国子监,耳边充斥的皆是空谈之言。

    不若此,仿佛显示不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

    当然,他也可以北上,托庇于族兄卢象升,但他不屑,若此,则泯然众人矣!

    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尊卑由金钱地位来决定,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

    他卢欣荣有自己的傲骨,更愿双手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天地,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

    否则,他当初也不会离开国子监,想回老家归隐。

    但不可否认,若是秦督也如四处的大明境内反贼,现在就扯着旗帜造反,他肯定是有多远跑多远,敬谢不敏!

    开玩笑,那是找死,智者不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