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二十一节 骑兵训练

第二百二十一节 骑兵训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南方风雨交加,北地却赤焰千里,天气一日热过一日。

    粗粗用栅栏围起的五灵谷,既是养马之地,同时也是张松荣训练骑兵的场所。

    “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骑兵,就必须要一匹合格的战马。所以,先驯马,是你们走出的第一步。

    虽然马通人性,但毕竟是兽类。要想使它更好地接受你们的意图,使马的力量发挥出来,应当以人为主,尽量沟通人马之间的关系,致使人马—体化。

    但此事并非轻而易举,需要对战马进行细致、耐心的调教,使它们信赖大家?!?

    新开辟的演武场,放着许多木棍、横栏等一类训练战马的东西。

    刚刚招募的四千骑兵,在两百多位由张松荣亲自精心挑选出来帮忙,精于骑术的天雄军将士带领下,十几人为一组,认真听着讲解。

    秦浩明和张松荣二人骑着高头大马,一路巡视新兵训练情况。

    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他们没有一次性招募一万骑兵,而是打算一批一批的形式培养训练。

    应该说,此举除了有求精之外,还有钱财方面的考虑。

    组建骑兵委实耗费银两。

    按时下大明兵制,卫所兵饷银一两五钱,其中还多有克扣。

    募兵基本在二两到三两间,不同地方不同兵种间略有差异。

    而骑兵,无论在大明哪知部队,一律五两纹银,足额足饷概不克扣。否则,根本留不住人。

    不过,其他部队多由自己的亲兵担任骑兵。但人数较少,比较有名的关宁铁骑也不过几千人而已。

    起初,秦浩明还抱着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才好。

    哪知,当张松荣列出粮饷清单及骑兵配置时,他才发现想简单尔!

    饷银自不用说,属于每月固定开支,必不可少。

    还有将士们的制服、武器、食物等关于后勤保障类的,也是一笔比较大的开销。

    只不过这些同战马每天的食物相比,小巫见大巫矣!

    经过张松荣细细讲解,秦浩明才知道,战马除了吃青草、干草、麦秸等粗饲料之外,还得给它喂精饲料,就是料豆、麦子和麦麸,这样它才有力气。

    也就是说,人吃差点没关系,战马是一定得喂饱、吃好。

    另外,虽说为了培养将士们和战马的感情,一般由战士亲自喂养。但不可避免的,总有不方便或者休假的时候。

    故而,还需最少每五十匹战马配备一个后勤人员,也就是俗称的马夫。

    再加上为了保证马源,战马的疾病处理等,还需要马医若干名。

    所以说,组建骑兵队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怪不得以前长听说人吃马嚼,耗费过多,果然如此!

    从五灵谷中的训练可以知道,有将士,有战马,并不是等于有了骑兵部队。甚至,刚招募的将士连一个骑手都不算。

    组建半个月来,他们连骑马奔驰一次都没有,所做的只是在增进人马间的感情。

    通过爱抚,为其解痒,提供洁净饮水,加草添料,并时常洗刷,从而解除马匹恐惧心理,增加人马间情感。

    “大家注意看我的动作?!?

    烈日炎炎,一个身穿山文甲的年轻百户骑在马上,牵着缰绳,指使胯下战马左转、右拐、前进、后退、加速、减慢等,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竟无半分违和。

    战马仿佛和他融为一体,无分彼此。

    “有谁知道其中的奥秘,不妨说出来?”

    一整套动作下来,年轻百户干净利索跃身下马,朝他负责的一组新兵大声问道。

    “好像是牵动缰绳?”

    “马镫也有踩了几下?”

    “我好像看见殷百户有拍战马的鬃毛?”

    ……

    北地边民,多多少少都跟马有打过交道,只是不精通而已,没有系统性的训练。

    姓殷的百户问起,他这一组十几个新兵一人一语,倒也基本把实情说得差不多。

    “很好,看得出来,大家很用心。

    殷百户夸赞一句,接着开始解释动作的要领。

    “驯练战马的高难度动作,离不开马具。持别是衔、镳、辔三者互相联系,组成骑兵和战马沟通的渠道。

    起先我所做的动作还比较容易,今后大家还要学习让战马卧倒。

    简单来说,就是牵动一侧缓绳,传导给马镳、马衔、对马的齿龈、口角产生难以忍受约压迫感,强制战马卧倒。

    卧倒后,立即缓和缰绳,解除镳衔对口角、齿龈的压迫,同时对马给于表扬或酬赏,包括食物酬赏等。

    如此耐心调教,久而久之,大家一旦牵动一侧缰绳,马就立刻卧倒。

    至于左转、右拐、前进、后退、加速、减慢等,通过和战马特殊动作,甚至语言等来实现,却是比训练卧倒容易得多?!?

    殷百户口齿清晰,思路灵活,逐一把几个动作反复交代清楚。

    接着,十几个将士按他的吩咐,亦步亦趋的练习起来。

    “对,牵动一侧缰绳……马头偏斜……压迫齿龈口角……卧倒……缓和—侧缰绳……解除对齿龈口角的压迫……表扬或酬赏?!?

    殷百户极为耐心,手把手一一纠正或者教导将士们的动作。

    “张将军,那个百户是那个军中的?”

    殷百户优异的表现,引起秦浩明的注意,指了指他的背影,朝边上的张松荣问道。

    “崇祯七年的百户,叫殷雨昂,衡水人,骑射功夫相当不错,是王朴的手下。

    因没有钱财进贡,被王朴一直压在百户位置上,末将注意他好久,刚好趁这次机会把他拉到骑术团来?!?

    张松荣无奈摇摇头,军中这种事情多如牛毛,要是没有秦浩明的命令,他也毫无办法。

    “晋升为千户,调到中军,替补余佑汉位置?!?

    如此人才,理论扎实,实践丰富,秦浩明如何能放过?

    刚好磨合一段时间,找个机会,让他到临浦当马术教头。张松荣当然也不错,不过级别太高,调配需要经过兵部,麻烦!

    粗浅的训马他也知道一点,无非是在马的中枢神经建立信息贮存,即记忆。

    马的信息贮存,虽不如人那样容易,但比其它家畜方便得多。

    可要他实际操作,比之殷雨昂却是多有不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