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二十三节 一箭三雕

第二百二十三节 一箭三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此话一出,草原部落头人皆傻了眼,一个个面面相觑,满脸苦涩,猝不及防之下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好好珍惜,切莫暴殄天物?开始怎么不说?

    可怜这月余来,他们每天吞云架雾何等逍遥?想到今后若再无此物,他们心如猫挠,七上八下。

    “秦督,可否向大明天子禀明情况,多贡献些优质战马我等也是愿意的?!?

    此间,那仁朝克图年纪最长,又是头人身份,当然烟瘾也大。他还想着用福寿膏延年益寿强身健体,更好的为部族出谋划策。

    宣府驿站大堂不是太大,那仁朝克图的话传来,众人皆停止躁动,一脸期盼的望着上方年轻人。

    对啊,大明缺马,尤其是优质的战马,这他们都是知道的。故而,就是在战争时期,大明马市也不曾关闭的原因。

    而这,也是草原民族可以拿捏大明的地方。

    “本督只能尽量!”

    秦浩明蹙着眉头,踱着方步走动着,仿佛非常为难,“此物大明也没有,乃是万里之外的暹罗、爪哇、孟加拉国等国,仰慕大明天威而朝贡。

    故而数量不可能太多,怕是难以满足诸位每日需求。

    除非……”

    说到这里,他好像想起什么,低着头,静静的思考。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那仁朝克图活了一辈子,半只脚都是踏进棺材内的人,如何不明白此理?

    如果按眼前这位青年总督所言,福寿膏量或许不大,但应该不至于像他讲得这么紧张。

    否则,场内一百余人,不可能每人出手就是半斤相赠。

    现在如此这般,无非是想索要好处而已。

    “尊敬的秦督大人,为了表示和大明交好的诚意,杜尔伯特部落愿意在下个月马市贡献一千匹优质战马,请大人笑纳?!?

    手快有,手慢无。

    草原的马群如天上浩瀚的繁星,让族人辛劳一点即可。那仁朝克图和鸦片正处于蜜月期,此时哪里能离开它?

    很快,草原众人也反应过来,纷纷七嘴八舌许诺下次马市战马的数量。若是按照他们的报数,粗略一算竟有上万匹之多。

    眼前一幕让一同跟随而来的张松荣和阎应元等将领瞠目结舌,这福寿膏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桀骜不驯的草原野蛮人心甘情愿的拿战马来换?

    只有林虎和刘三等人,总算明白福寿膏的厉害,心里默念着当日秦督跟他们交代之言:

    瘾至,其人涕泪交横,手足委顿不能举,即白刃加于前,虎豹逼于后,亦唯俯首受死,不能稍为运动也。

    沾染此物,他们的生死将由你们一言而决。

    今日所见,委实如此!

    “诸位头人首领,本督代表大明感谢大家的厚意。

    然草原生活不易,多有困顿,诸位不必强求用马匹换福寿膏,用建奴人头对大家而言恐怕更容易些。

    后金士兵战斗力不弱,体谅诸位的难处,用建奴百姓替代亦可。但辽东汉人大明概不接受,当然,若是投降的大明将领,本督则多多益善。

    另外,好叫诸位得知,福寿膏委实不多,大明前期只能和真心交好的部族打交道。

    至于说将来移植福寿膏的种子到大明栽种,那也需经年时间方可。

    言尽于此,今后关于福寿膏如何兑换的事情,诸位可和林郎中、刘郎中多联系。

    恭祝诸位一路顺风!”

    至始至终,秦浩明再三强调建奴人头,话里间的意思更是把斩杀建奴作为和大明交好的重要因素。

    场中不乏聪明人,聪慧者如阎应元和洪迪新更是了然于胸,秦督此举委实歹毒,可谓一箭三雕矣!

    一则此间人多嘴杂,今后总有消息会流落到建奴耳中,可那又如何?

    要的就是你们彼此猜忌,处处防备,如此一来,人心散矣!

    二则草原战马虽多,可部族能力毕竟有限,青黄不接时,总有人会铤而走险,猎杀建奴。

    若此,这个投名状可就坐实了,以秦督的手段,想要脱身恐怕不易。

    三则,草原部落肯定也有聪明人,秦督的意思揣摩之下不难理解,可有用吗?

    今日来者部落头人虽不多,但俱是部族中重要人物,若真的离不开福寿膏,势必相互起纠纷,削弱的还不是这些部落,与秦督何干?与大明何干?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福寿膏确实有此威力的情况下。不过,现场的情况似乎可以说明什么?

    事后,前往总督府的路上,阎应元多嘴问了一句,福寿膏真的如此厉害吗?

    秦浩明笑而不语,只是嘴角的弧度上扬,神情欢快。

    作为现代人,有谁不明白鸦片的威力?

    那是经过数百年,上亿人吸食,得到检验的结果,自不用多说。

    鸦片作为毒品吸食,对人体将产生难以挽回的损害甚至造成死亡。

    刚开始吸食鸦片,初期可以产生快感,让人飘飘欲仙,便如现在的部族头人。

    中期,则无法集中精神、产生梦幻现象,导致高度心理及生理依赖性。

    若是长期使用后骤然停止,则会发生渴求、不安、流泪、流汗、流鼻水、易怒、发抖、寒战、打冷颤、抽筋等戒断症。

    委实是操控人精神的最好的药物。

    “秦督,若是长此以往,大明的马源应可无忧?

    只是今日怎么不让他们在下月马市把战马全部送过来再说,落袋为安吗?”

    回到总督府已近酉时三刻,正是晚饭时间。众人奔波劳累一天,便一起留下进食。

    这也是秦浩明掌政宣大后的风格,民事基本不管,甩手给巡抚宋贤。

    军事倒是抓得紧,但甚少开会,随时随地处理事情。三言两语间,便安排妥当。

    张松荣基本习惯他的风格,因此刚落座,先干了半碗酒聊以解渴,一抹络腮胡,便开口问起心中的困惑。

    “跑不了,要用的时候再说。一万多匹战马,耗费的银两想想都害怕。

    还不如他们先养着,草原水美草场好,省事!”

    秦浩明端起酒杯,示意在桌的几个人不必拘束,随意吃喝。

    口里则淡淡的回应张松荣的话,充满强烈的自信。

    骑兵现在代表着战略投送能力,可以定义为后世的战斗机,如何重视都不过分?

    可在大明能养好马的地方只有两个,一在东北,一在西北。一是所谓的蓟北之野,即今热察一带。一是甘凉河套一带。

    很可惜,目前好像都没有掌握在大明手中。

    百般无奈下,大明唯有延续太祖年间的马政,饮鸩止渴。

    据现在深入了解后的估计,养一匹马所需的土地,拿来种田,可以养活二十五个人,这是在农业社会里要准备战争的一大缺点。

    所以漠南天然牧场被建奴统一后,中原地区想养马,就要从人的嘴里夺粮食去给马匹,代价委实太大。

    从古至今,农耕民族大多用丝绸或生活物资去游牧民族那里换区马匹,战力基本掌握在游牧民族手里。

    可历史证明,一旦农耕民族能够建立起农耕加游牧的复合型帝国,马源无忧,那就可以碾压任何势力。

    如今,他以鸦片为利器,定要把蒙古草原搅得天翻地覆,让汉人让大明的刀锋,重新显赫,不让古人专美于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