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二十九节 家宴

第二百二十九节 家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秦浩明的话戚纲只听了下半段,就已经老脸微红。

    平日里,他见到更多的还是秦浩明杀伐果断的性格,何曾想说起情话来也是一套一套。

    果然,这风花雪月,卿卿我我还真就是文人的擅长。

    不过从中可以看出,双方彼此都满意,他也就放下心来。

    这是一顿真正意义上的家宴,戚家根深叶茂,子弟众多。但随着当年戚少保四处征战,族人也就遍地开花。

    戚纲的先人选择在宣府落地生根,传到他这一代,子嗣不旺,让他颇为苦恼。所以,他基本上都在宣府,很少回江浙老家。

    两男四女六个人,一桌人还不到,显得有点不协调。就这,还包括婉儿和戚纲的两个小妾。

    原本她们是不方便上桌的,但如果就三个人吃饭,未免有点凄凉。

    故而,在秦浩明的极力建议下,戚纲最终同意她们坐在一起。

    “岳母大人心疼女婿,这一桌菜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如大家都喝点小酒,婉儿和两位姨娘相陪,岳丈以为如何?”

    第一次见面,大家终归有点拘谨,戚婉如恪守大家闺秀之风,食不言寝不语。戚纲两个小妾更是因为地位原因,基本不敢说话。

    如此一来,就只有戚纲和秦浩明,以及戚夫人偶尔插一两句话,气氛显得有点沉闷。

    作为现代人,秦浩明自然无时人般的封建思想,更没有初次见到岳父、岳母般的唯唯诺诺。

    口里这样说着,那边却指使下人去拿酒杯。

    “也好,就依破虏之言?!?

    戚纲点点头,从善如流。

    当然,也是秦浩明的身份摆在那,故而算不上僭越。

    酒是最好的润滑剂,这话委实没错。随着你敬一杯,我敬一杯,气氛渐渐融洽起来,原有的生疏不复。

    众人笑语晏晏,谈笑风生,渐渐的有一家人的感觉。

    “姑爷身份特殊,事务繁忙,定亲的吉日还要你亲自挑选才好?!?

    戚夫人瞧了戚纲一眼,笑容皑皑的说道。

    戚家早已挑选出几个黄道吉日,等待秦浩明敲定。如此优秀的姑爷,整个戚家从上到下都相当重视,说是高攀也不为过。

    “其实都可以,由各位长辈做主,破虏孤身一人,方便得很?!?

    秦浩明笑笑回答。

    说道此事,戚婉如脸色绯红,内心告诉她要离开此处,可是自己却极为不舍,只是手捻衣角一言不发。

    “如此也好,也不需要议亲、小礼等那么繁琐,索性全部由戚家准备,姑爷只要送上定亲凭证,觉得如何?”

    定亲前议亲,议亲始议小礼,在大明普通人家,婚姻是需要讨价还价的。

    一般四洋红或六洋红,即绸缎衣料四至六件,金戒子、金耳环等等。

    聘礼则小礼三十六,中礼六十四,大礼一百担。

    定亲后,男方将上述礼品用杠箱抬到女方。女方回礼多为金团、油包及闺女自做的绣品等。

    以秦浩明如今的身份地位,戚家哪里会去在意这些?

    不过戚夫人口中的这个定亲凭证,却是整个戚家最在意的。

    男方送过书,俗称红绿书纸,纸张两层外红内绿。女方送回贴认可,俗称文定。

    如此,再到官府记录在案,即受官府承认并?;?。同时,也意味着正妻的身份确定,无人撼动。

    故时下夫妻吵嘴,妻子常说我是有红绿书纸的,以此提醒丈夫,自己是正妻。

    继文定后择吉迎娶,都是应有之意。

    “一切依岳母大人意思,然……”

    话还未说完,然刚出口,五人的眼神全部齐涮涮的汇聚他身上,下面的话就此打住。

    “贤婿放心,柳大家为你侍妾的事情,婉儿她们已经知晓?!?

    戚纲挥挥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以秦浩明如今的身份,别说三妻四妾什么的,多少都可以。

    不如此,在官场甚至宗族内部,都会让人瞧不起,认为你能力不够。

    多娶女子是为了家族繁衍,一个家族人丁旺盛,才能多出人才,才能保持强大。

    在大明,不是你个人强别人就怕你,没得一个宗族的支持,哪怕你一个人再强,想出头都难?

    自家闺女只要有正妻的名分,其他无惧。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其实破虏并非烂爱之人,因缘巧合之下和柳大家走在一起。既如此,破虏有责任和义务让自己的女人幸福。

    故而,小婿希望家宅内部……”

    秦浩明是面对着戚婉如说这番话,当然话依旧没说完,可意思却非常明显。

    理解起来就是外部可以让戚婉如为正妻,内部希望平等。

    现场气氛陡然一沉,戚纲脸色不豫,时下法律如此,他不明白秦浩明为什么要特立独行?

    “秦郎请放心,婉儿并非善妒之人,比之柳姐姐孤苦伶仃,婉儿不知何等幸运?

    能得秦郎为夫,是婉儿的福分,不必苛求!”

    戚婉如轻吐檀口,声音婉转悠扬,似水如歌,特有的江浙口音带着吴语的柔暖,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让人倍感舒适,心旷神怡。

    更重要的是她无争无求,才是让秦浩明最为看重的地方。

    当然,同时也可以说明戚婉如的聪明之处。

    秦郎身份地位注定不可能像普通百姓一样,一夫一妻。

    若真只娶自己一人,她也会被世俗逼死。

    大明有七出之说,丈夫不纳妾,妻子会被称为妒妇,败坏三从四德。

    况且,秦郎孤身一人,没有兄弟姐妹,正是要多子嗣,才好开枝散叶,父亲的苦恼她是知晓的。

    既然如此,何不与人为善,保持家宅安宁,想来更能得到秦郎的尊敬和宠爱吧!

    “婉儿!”

    望着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的戚婉如,秦浩明心里一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贤婿,难得婉儿如此大方,将来可切莫辜负??!”

    自己女儿都如此说,戚纲唯有长叹一声,语重心长的对秦浩明说道。

    “请诸位长辈放心,小婿此生定不辜负婉儿,一定让她终生幸福?!?

    秦浩明毫不含糊大声应道,即是承诺,也是心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